首页 >>赤子诗典 >>巫昂诗歌

 

 

 

自画像(二)

 

 

在西安一个旅馆里

我抱着每晚二百三十元的枕头

放声痛哭

我明白,唯有这样的晚上

我是昂贵的,也是幼稚的

 

我是肥大的,也是易碎的

 


暗物质

 

 

每一次

我都需要全心投入

以此调动出体内

最明亮的部分

所以请原谅

我无法给你唯一

你想要的唯一

是昆虫和家禽级别的东西

 

 

更多的生活,它不在诗里

 

更多的生活,它不在诗里

它不巨大,不柔软

每多吃一顿饭,就消耗掉一整天

每多说一句话,就被电流附体

更多的生活,在通往你家的黑暗楼道里

最后,电灯亮了起来

屋里堆满了各种杂物

左边,厨房,右边,卧室

雪落在外边较矮的建筑物的屋顶上

中午之后,黄昏之前

在雪落下的轨迹中

也许没有烈酒

也没有血痕

不巨大,也不柔软

 

 
创作不应该受限制

 

 

创作不应该受限制

去掉那些刺或枝蔓

爱也不应该受限制

这让你有十分的把握爱一个残疾人

爱一个死于1791年的男性

爱他黄色的眼睛和麻木的手指

他就像爱月亮

那永恒、黄色而麻木的天体

静静地悬挂在眼前

他跟它

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在触摸你之前,我的手是隐形的

 

 

 

在触摸你之前,我的手是隐形的

这不代表我没有手

我的手稳定地固定在它们该在的地方

你以为接下来该有一句比喻句了吗?亲爱的

不,比喻句不足以

形容我的手触碰你之前和之后的变化

那流动的盛宴就在你身上

我先是厨子

后是服务员

最后是食客

 

 

暮 年

 

 

水草长成芦苇的速度

一定比以往慢很多

你走路的速度一定

像被缓期徒刑的罪犯

我们在地球

某个位置上重合的可能性

逐渐地近乎零

你好,朋友

我们后会有期

 

前一篇:毛子诗歌10首            下一篇:哑石诗歌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