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潇潇诗歌

潇潇,诗人,画家。已出版中外文版诗集十多部。作品被翻译成英、德、俄、日、法、波斯、西班牙、意大利、阿拉伯语等多国语言。曾获“闻一多诗歌奖”、罗马尼亚阿尔盖齐国际文学奖、菲律宾2019世界桂冠诗人奖、韩国2020昌原KC国际文学奖特别奖等多项中外诗歌大奖,并被授予罗马尼亚荣誉市民。潇潇的词条被收入欧洲最大的文学词典:《外国当代文学批评词典》(顾彬撰写)。2021年潇潇成为阿拉伯语《那杜华》(Nadwah)杂志的封面诗人。

 

 

 
焰火的音乐
                            ——给F
清早,旧而挥霍的梦又重现了
洁白的床单异常轻捷,洒脱
像我一个冬天的厚雪
随便地散落,招风
看见梦中的死
一生夙愿就轻易成为纸剪
我仅仅倾听到焰火的音乐
从玻璃中游来
短暂地浸入心脏
又非常模糊地疏远了
犹如门外的故人,以及那些伤心事
让我坐在一屋景致中



等候
 
秋天很深了
瓦砾上淫雨霏霏
当种子返回泥土,被凭空的气候
消灭在不露痕迹之中
这样的意外,一个女人
在空空的瓶子中升起
平静地流泪,度过死
一个下午,我在菊花的气息中
等候某一张脸缓缓落下
也许我猛然老丑
收拾起阳台上艳丽的衣衫
而你,一个书信中的过客
遥遥无期,身世悲壮
暴露的危险何时抵达边缘
一只隐藏的飞禽是否死于猝然的早雪
它的羽毛是否比雪还要温暖
但冬天到来,我只能用一首诗等你
当迷乱的菊花洁白,飞满了蝴蝶
幸福就会悄然降临



天葬台的清晨
 
一颗空荡荡的头颅,一阵风
的迁徙,一群飞翔的白骨之灰
手牵着手,吹进了这个黎明
那些走向天边的皮肉
使阳光伸出舌头,急骤升起来
这个世界的最后一次歌唱
是铁锤跃进肉体溅出的火星
她的速度
是手指解开衣裳的一瞬
是某个雨夜之人,万念俱灰的清晨
 
 
 
 
痛和一缕死亡的青烟                          
 
这些年,我一直在酸楚
这朵空空的云中
最喜欢的人,在气候外变冷
在命运里挣扎
一夜之间,被内心的大风吹到了天涯
 
坏消息像一场暴雨越下越大
我撑着伞,雨在空中突然停止
记忆的疼痛从半空瓢泼
我浑身发抖,无处可去
 
一场春天的鹅毛大雪,短暂而诡秘
世界变态,浮在冰凉的水面
我悄悄流泪,雨雪
又在我的脸上下起来
 
伸手触摸,痛和一缕死亡的青烟
从指尖爬上额头
秋天的死皮在冬天的脸上削落
爱,一步跨进了冬天
我用疼到骨髓的伤口斟酒
一生一世,嫁给了空气
 
 
 
 
天堂,镜子
 
今天的心情零下30
风很大,日月山与青藏高原
在虚掩的词语上
呼吸急促
 
似乎难以想象
麻木与肉体开始结谋
夜晚打着喷嚏
像一个服苦役的病人
 
难以想象,青海湖
取下天堂的镜子
把一炉纯蓝的火苗
统统倒进了青海湖底
 
一湖燃烧的颜色啊
静静的,温文尔雅的暴力
零下30度,绝对的蓝色
多么干净,多么惊心动魄
 
仅仅一滴蓝
就把我要命的诗歌
从高处忧郁的湖底,分离了出来
 
仅仅一滴蓝
就大于高空的思想
大于气候中一个女人的命运
 
 
 
 
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
 
——为我的画配诗
 
我把今生的一部分
一笔一笔藏进了这幅画里
 
我与谁捉迷藏
来世高高悬挂在轮回的颜色之上
 
梦朝着时间的反方向漫延
白天成了夜晚的缝隙
疼痛在缝隙中成为爱的一部分
 
正如情爱习惯于在细节中丢失
在客厅中退场
 
如果寒冷是温暖的一部分
活着也是死亡的一部分
 
一瞬间,灵魂在色彩中醒来
一个影子还原成红、黄、蓝
 
我又把生调和成各种绿
把死抽象成漆黑
 
 
 
 
对灵魂说……
 
你要以十万倍的速度快乐
把陈年累月的妄想枷锁
从脖子上取下来,扔掉
 
当你从炼狱的窗口睁开眼睛
一次深呼吸,摸一摸自己的血脉
在灵魂深处最细微最真实的波动
 
有多少杂音来自你假想的敌人
有多少梗塞来自你的血亲
有多少坏死来自你阴暗的部分
 
你不能让一切都成为可能
你只有一副肉身,一颗被逆风吹散的心
在苦难的封底,写上幸福
 
让生活中那些重负不够致命
纯粹为自己活一次
最短60秒,最长下半辈子
 
 
 
 
那一夜
 
那一夜,躲着寒风
我走了一生的弯路,来到你的面前
你用一杯清水,让我坐下,抖落前尘
然后,端出一杯绿茶的距离
坐在我的左侧
 
你越来越紧张、慌乱
偷偷地深呼吸
在一句话的半途停了停
突然抓住我的手说:
“心里早就有鬼,跳得好快”
 
我摸着你满怀小鹿的秘密
才明白
半世情缘悬在心尖
桃花为你在我脸上误入歧途
 
你用了两年的克制来等待
而此时,导火索被你一点燃,我就爆炸了
 
 
 
 
低处的灿烂
                  
                         ——致趵突泉
 
顺着向上的生活哲学
孩子们呱呱落地
就开始仰望,开始追赶
 
我们仰望鸟窝,追赶蜻蜓
仰望山顶,追赶老虎、狮群
仰望另一个星球,追赶光年闪电
 
我们仰望所有,认为的高度
我们追赶一切,认为的远方
受雇于肉体的脆骨,多年劳损
让我们集体患上颈椎病
 
我们随波逐流,巷战,炮轰
虐杀。又赔偿,惩凶
是非黑白
像两根枯藤相互缠绕
 
如果戴上宇宙的望远镜
蚂蚁是我们的亲戚
老鼠、跳蚤、豹子、人类
就是四个卑微的名词
 
所以,请放下我们的身段
弯腰,屈膝
三股清花绿亮的趵突泉
就在阳光下,三朵水灵芝
 
这喷涌、流淌的宝贝
一直在人类的低处
洗涮着我们好高骛远的心疾
 
这低处的灿烂,是我们丢失的
 
 
 
 
的诗有毒
 
这些年,气候与人心
越来越紊乱
像一个妇女
正在更年的经期
 
如果你胆子大
尝尝我的诗吧
 
别担心,我的
色香味美,不烈性
不会一杯要了你的命
 
早晨,它像一杯
玻璃牛奶,又香又甜
仅仅加了一点点
感官的成分
 
中午,端上来一盘
醋和盐水浸泡过的
的餐前水果诗
 
农药残留
98%被冲走
媒体说农药溶解
盐水和
 
不要害怕
进嘴里咬一口
健康要多吃水果
 
的诗是水果之王
杂交了
翻译体的味道
 
傍晚,如果你胆子大
去和雾霾约会
 
你,把我的诗砍掉
一些标点符,虚词
和参差不齐的敏感
危险句子,横过来
就成了隐喻的口罩
 
用我的诗吸毒
用缺席的天空为雾霾送葬
 
 
 
 
轻轻就叫端午节
 
指针跳到00:00
把今天最早的一刻
献给祭祀的端午节
 
祭祀是升起的信仰
是一个人的安慰和记住
 
陷进伤痛,扭曲
陷进黑暗事件,
拨到祭祀
献给投汨罗江诗人
抱过的那一块石头
 
祭祀的时刻到了
丢失了日子的人民
菖蒲、艾叶
香茅、青蒿、粽子
祭祀娱乐
今天用雄黄酒、草药
冲淡人性的悲苦,敏感
排毒忘却
 
祭祀的时针弯曲
日积月累的悲恸
从多年前,到前天大前天
像拥堵、积压的山洪
等候决堤,等候借走
这个名正言顺的节日
等候祭祀
 
等候所有的伤痕、隐痛
在这个允许的日子
祭祀:
 
那个无法呼吸的夜
那个广场上永不消失的空
 
辽阔的痛,微笑
 
 
 
 
死亡交谈
 
我倒空了自己,像一坨
都市扔出来的煤球
,亲爱的死亡
2020年,该精疲力竭了
 
请你坐下来,老朋友
我们推心置腹
 
1990年后,我由隐忍到缄默
也常常向你发脾气
在沉沉的夜色与争执
 
有时与你一起倾听
某一次剧烈的咳嗽
或者等待高烧40度干渴
燃烧后的起死回生
 
布罗茨基说:“作为交谈者
一本书比一个朋友
或一位恋人更可靠
 
我认为,作为一个交谈者
死神你更可靠!我们的交谈
不是语言,也不是灵魂
是有限朝向无穷……的平等
 
 
 
 
子期墓前想到了自己的墓志铭
 
一个写诗、画画的人
灵魂始终在她的手上
死亡只是过客
 
 
 
 

前一篇:陈德胜诗歌            下一篇:北野诗歌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