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马兰诗歌

 

马兰,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河北作协会员,诗作见于《诗刊》《星星》《中国诗歌》《诗选刊》《诗探索》等刊物,并入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流光》。荣获首届艾青微诗大赛二等奖,第三届“诗探索﹒春泥诗歌奖”提名奖,易水诗歌奖,荷花淀文学奖等,入围第八届、第十届“诗探索·中国红高粱诗歌奖”。

 

 

 

万物爱我

 

我说:大地是爱我的。小河哭了

我说:天空是爱我的。细雨落下来

 

清晨,黑暗把崭新的一天交给我们

作为早起的人

我比别人多得了一部分

 

万物爱我

 

我像孩子一样活着

 

 

静如青草,绿过荒地

 

我想收回所有我说过的话

像大风收走落叶

 

一场雪覆盖了雪地上杂乱的痕迹

像一个人有了干净的后半生

 

那些被说出的都是风里的尘埃

尘埃里的风,终将散尽

 

终将散尽——

静如青草,绿过一片又一片荒地

 

就做永不开口的石头吧

风来了,既不点头也不摇头

 

像星星

 

在天上,在黑暗里,眨着眼睛

 

 

感谢

 

原野上有多少荒草

大地上就有多少被忽略的人

 

秋风正沿着草滩索命

坐在路边抽烟的中年男人甚至——

没有了一个牵挂他的母亲

 

游荡在别人故乡的人

与自己相依为命

一个人,叶落纷纷

 

感谢秋风给了荒草相同的命

感谢黑夜,它拥抱了所有的人

 

 

众生

 

那么多的生命从尘世里抽身

寺庙里

众生伏跪,如尘埃落定

 

佛光照临,风停止了吹动——

那也只是短短的一瞬

命还要继续

 

花落了,就结苦苦的果子

风起了,就哗哗地落下叶子

 

 

羊群依然苦恋着鞭子

 

 

大地温暖了所有死亡

 

赞美秋天

红苹果为我落下来

 

众多的生命离去也并非伤痕累累

甜甜的气息让我安静

我活着,不值得万物为我反复死去

 

赞美秋天,赞美最初的誓愿

果实落在大地上

叶子落在大地上

 

 

大地温暖着所有死亡

 

 

 

落上白霜的草叶,草叶上喘息的秋虫

它们有着怎样的恐惧

它们细小的心脏会不会疼

 

只能活一天的蜉蝣

我手指轻弹便是它的一生

生命多么轻

 

只有石头,命硬

匍匐着,为众生让路

我不担心它会死

 

——它已经放弃了生

 

 

一场大雪

 

这奔赴,无声而浩荡

无数的勇士用身躯铺平了来路和去路

与恩人诀别,与仇人决战

花落处

一切都已结束

 

一个人走在大雪中

仰起脸,读天地间这封长长的信

满脸泪痕

——一切还未曾开始

 

天下大白

雪人在大雪中合掌——

 

把羊群赶到最绿的草地上

 

 

每个黄昏都不可忽略

 

草是一截一截变黄的

梧桐树的叶子一片片地落

 

 

冬天,有着太过缓慢的步履——

适合遗忘

 

 

我们欣喜于初春的第一枚芽苞

记住一个婴孩每天成长的样子

却总是忽略冬日的旷野

忽略墙根下那个弯曲迟缓的身影

 

 

黄昏来临

我们又忽略了落日

 

 

我们错过了告别的时辰

 

 

我们浪费着一个老人在人间最后的时日

 

 

鸟鸣洗亮的清晨

 

那鸟儿,必然是站在高处

必然是含了露珠

一声鸣叫,黑暗降下一寸

一声鸣叫,宁静的湖面开出花朵

 

这可爱的精灵

它见证了神性的光辉——

隐去的万物正悄悄显现

 

这弱小的生命

因肩负了使命而雀跃,而欢欣,而鸣啭——

让尘世,一个失声很久的人

 

竟然暗暗叫出了声

 

 

照应

 

悬铃木投下浓密的阴影

巨大的叶子分担了盛夏多余的光芒

被浓荫拥抱

树下,安坐着我的母亲

 

小鸟吃光了我放在窗台的小米

蚂蚁用忙碌安慰着我的疲惫

夜色降临,清凉的黑暗护佑着所有的人

 

万物各有其职,我坦然地安享这无偿的照应

盛大的夜空,布满了诚实的眼睛 

 

 

感恩

 

我来到地球上时,这个星球还没有老去

我有年轻的母亲

 

太阳照耀青草和我

白杨树捧着心形的叶子,我们相互爱着

 

大风吹黄了青草,大风吹落了叶子

大风,把我留下

 

走在这冬日的旷野

一样的荒凉、赤裸、贫穷

我们接受了彼此的诚意

 

是的,经历的一切苦难都是值得的

在大地上生活是值得的

 

 

祝福吧——

 

春天的第一日

轻风摘走了我头上的草屑

抬起头,祝福吧——

 

祝福幸福的枝条

祝福枯黄的草茎

祝福土层里的种子

 

阳光会关照我们从未到过的角落

午夜,将有明亮的神看望受苦的人

祝福吧——

苦难的万物都能活下去

 

祝福吧——

祝福这个世界

就像扶起摔倒的孩子

 

 

吹拂

 

墙根下晒太阳的老人

晒着晒着就没了

阳光依旧照着矮墙

照着矮墙上的枯草

一段时光就此停住,不再移动

 

忙碌的人们依然忙碌

偶然有经过那里的人会看到一个身影闪现

或者,在夜里见到一张生动的脸

过不了多久

他也会轻松地越过那矮墙

重新跟上幸福的队伍

 

只有阳光还在照耀

只有风不断地吹拂

 

 

那些缓慢的生长

 

那些缓慢的生长

你看不到

 

不是麦苗一天天长高

树叶一天天长大

青青的草色一夜间翻过了山岗

而是果实一日日变甜

枝条一点点变硬

秋风里又多了几枚钢针

 

是一个中年人的沉默

 

越来越深

 

 

一样的——

 

在春天,路边的白杨树像个孩子

刮一场春风就长一片叶子

喜欢上一个人就长一片叶子

每一个晴朗的日子它就疯狂地长叶子

 

而今,大风吹

那些叶子在风里翻滚

在土里翻滚

在火焰里翻滚

 

在深秋,我和那些光秃秃的白杨树是一样的

我们一起眼睁睁

 

看着风一点点吹散了那灰烬

 

 

收割后的麦田

 

就这样交出了碧绿、橙黄

也交出了粒粒金子般的时光

阳光下,那垄麦田

宁静、慈祥

 

一切都有了归宿

山在远处,云在山上

大地正被众神摩顶

它没有注意

远处,捡拾麦穗的那个人

弯腰致谢的样子

 

多么虔诚

 

 

前一篇:周鹏程 | 像河一样清澈            下一篇:陈德胜诗歌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