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赤子诗典 >>毛子诗歌10首

 

 

 雨中进山

 

 

那些昆虫、蔓藤和苔癣,它们是慢的 

它们像气候中的一块潮湿,慢慢打开 

它们让你雨中进山,或在一首诗里斜身打量 

雨在下,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雨水中,植物的体验也是细致的 

无数的小不点,从一片叶子滚落到另一片叶子 

最后渗进植被,它们的样子无声无息 

让人放心,也叫人爱惜  

 

这样的转化要是在一首诗里继续 

会有怎样的语气? 

山涧升起汽雾,两小无猜的是松果和松鼠 

而雨依旧在下,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 

你走出这格外的地方 

松针回到了时针 

 

 

保罗·策兰如是说

 

 

写作也是一种自尽。而他说:

我只是从深渊中,和自己的母语

保持关系 

 

而他说:我不是去死,是负罪的犹大

走近那根柔软的绳子 

 

而他说:我死于一种

比你们要多的死亡

 

而他说:这分食我的,也是你们的圣餐

——那德语的、犹太的、母亲的疼 

 

而他说:我的金色头发玛格丽特 

我的灰色头发苏拉米斯……

 

他其实什么都没说

一块石头怎会说话呢 

 

而他说:这是在一个“永不”的地方 

这是石头开花的时候

 

 

赌石人

 

 

在大理的旅馆,一个往返

云南与缅甸的采玉人 

和我聊起他在缅北猛拱一带

赌石的经历

——一块石头押上去,血本无归

或一夜暴富 

 

当他聊起这些,云南的月亮

已升起在洱海 

它微凉、淡黄 

我指着它说:你能赌一赌

天上的这块石头吗?

 

这个黝黑的楚雄人,并不搭理 

在用过几道普洱之后,他起身告辞 

他拍拍我的肩说:朋友

我们彝族人

从不和天上的事物打赌

 

 

咏叹调(二)

 

 

活着。从诗歌里获得一点自信

在女人那里,窃取温暖 

除此之外,只有书籍和我保持持久的关系 

它里面的人和事,快和我的生活混为一谈 

还有什么像文字,毁掉又把我唤醒 

想想总有一双鞋,一件衣服和一个日子

陪我化为灰烬 

这使我对一切琐碎的事物抱有悲悯之心 

昨天,又一次去了墓地 

那儿除了安静,什么也不能给我

它们告诉我:死亡,只是生命里的事情……

 

 

束缚:答扎西

 

 

兄弟,我们都被束缚了

这是生物的法则。

空气多自由啊,可从飞机上

我摸到了它的边。它也束缚在

薄薄的大气圈里。

 

有不有不被束缚的。也许

死亡算一种吧,但至今没有人

从那边返回来。所以

死亡也束缚在死里,就像爱

束缚在爱中。

 

尊重我们的局限吧。

但要像加缪一样的给它迎头一击

因为只有勇敢的风,才能掀开

玛莲·梦露的裙子。

只有伟大的音速,才能遇到

伟大的音障。

 

 

夜  晚

 

 

吉尔伯特死了。

他诗歌中出现的那些人,也不在世了。

他们中有大名鼎鼎的金斯堡、布罗茨基

更有他心爱的美智子……

想想一代一代的人,在这个世界上留下欢笑

最后黯然的谢幕

就觉得时间是多么的好多么的软又多么的

不容商量。

而现在是午夜,我把你搭在身上的手

轻轻握住。

我感到我还拥有,他们曾拥有的东西。

 

 

树  木

 

 

它们不使用我们的语言,也不占用

我们的智慧

它们在枯荣里开花、结果

它们各有其土,各有其名

它们跑到高山之上,平原之远

在夜里,它们会跑的更远 

 

它们砍下做栋梁,就成了人间的部分

做十字架,成信仰的部分

做棺木,成死亡的部分

做桌子、椅子,成生活的部分

 

我们成不了这些,我们只能成灰,成泥土

在泥土里,我们碰到了一起

所以,那么多的树,都是身体之树

那么多的人,都是无用之人

 

 

我的乡愁和你们不同

 

 

在宜昌,并不快乐

我与周围的生活格格不入

为什么一直在后退

为什么我快把没到过的地方当成了祖国 

它们是布拉格、伊斯坦布尔和维尔诺……

 

其实,那么多的城市是一座城市,那么多的人

也是一个人

昨天,我打开台灯,帕慕克说:

——我领会那个保险小职员内心的羞怯

而米沃什摊开手:我真的不知道波兰

但熟悉漆黑中的那一条条巷道

 

真的很古老啊,那些我没到过的城市

像他们的晚年赶上了我

现在,我是一个没有国家的人

我的乡愁也抵触着

那块小小的宜都 

 

 

给薇依

 

 

夜读薇依,时窗外电闪雷鸣

我心绪平静 

想想她出生1909年,应是我的祖母 

想想巴黎19岁的漂亮女生,应是我的恋人  

想想34岁死于饥饿,应是我的姐妹 

想想她一生都在贫贱中爱,应是我的母亲 

 

那一夜,骤雨不停 

一道霹雳击穿了附近的变电器 

我在黑暗中哆嗦着,而火柴

在哪里 

 

整个世界漆黑。我低如屋檐

风暴之中,滚雷响过 

仿佛如她所言:

—— “伟大只能是孤独的、无生息的、

无回音的……”

 

 

翁牛特旗沙地,给德东

 

 

沙漠并不渴望了解,它只

保持它自己。

我们从千里之外赶来,就想看看

拒人千里的东西。

 

拒绝越来越稀有啊。想想这世界

人们总需要太多,唯独缺少

不需要的能力。

 

可以没有吗

可以不要吗

可以在他们的正确中

完成不正确吗

 

如果有一种

和盘托出而又守口如瓶的事物。

眼前的沙漠算一种,我们的寡言

是另外的一种。


前一篇:朵渔诗歌12首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