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颁奖现场 >>第八届赤子诗人奖毛子答谢词

 谢谢组委会和各位评委!

 
在一个特别的时刻,领受一份特别的荣誉,心中充满感怀和交集。我曾在一首短诗里,对一些沉默而负载岁月的事物表达过敬意,这首诗叫《那些配得上不说的事物》。而在我的心底,赤子诗人奖,就是以她的纯粹和独立,配得上不说的事物。但在这里,我还是要说说我对“赤子”一词的领悟和感受。
当我接到评委会的消息,我问自己:你配得上这份荣誉吗?我对世界的爱和对一种信念的忠诚回答说,你配得上。我继续问:你真的配得上吗。我内心的诚实回答说:你还远远不够。是的,我深知自己不够。但我用“不够”接受了这份荣誉,因为我把她视为一种鞭策、一种激励,一种继续往前的驱动力。而且我也知道在赤子诗人奖的这份精神谱系里,都是我敬重的同道,其中的家新、朵渔等诗兄更是我写作和生活中的良师益友。能成为这个精神家族的一员,我倍感温暖,也引以为傲。
世界正处于史无前例的困难当中,我们每个人正亲历着这巨大的不幸。也是在这艰难时刻,人类所呈现的无数细节,让我看到赤子的精神之所在:
——当教皇方济各在空无一人的圣彼得广场为人类祷告,我们领受到巨大的怜悯和呼求。
       当英国的威廉王子重返飞行员的岗位,我们看到了人类在绝境中的无畏和勇气。

               当深夜空荡荡的武汉街头环卫工人辛劳的背影,我们看到普通人的奉献和牺牲。

               当无数的人在同一个夜晚的同一时刻,为一个吹哨人点亮蜡烛,我们看到一种沉默中的希望和力量……

正是从他们身上,让我领悟到“赤子”的内涵和外延,让我明白,“赤子”不是一个空洞的概念,而是来自具体的生命,具体的行动。而赤子诗人奖倡导的就是这样一种生命的诗学。
 
生活是伟大的老师,也给我们伟大的教诲和启迪。
去年的夏季,我和几个拍纪录片的朋友,去了一趟内蒙古的库不齐沙漠。当我们驱车几千公里,看到的是一个拒人千里的庞然大物,沙漠用地质学给我上了一堂诗学课。
毫无遮挡的沙漠在光天化日之下一览无余,但它带给你的是和盘托出,又是守口如瓶。它完全的暴露又包含彻底的拒绝;它汹涌的铺张中又深藏一种伟大的节省,它过于炫目的光明也表明是另一种黑暗…… 置身那样的场景,沙漠成为一个巨大的隐喻,它让我看到我们的处境,它教会我们的语言,它也传递出你要有拒绝的勇气,也要有拥抱的力量。
 
我的写作断断续续有三十多年了。
写了这么多年,我常常问自己:你认领到“诗人”的身份没有,你守住了写作的本位没有。现在我可以回答,我正努力回到一个写作者应当回到的位置,如果说这个位置有个榜样的话,那就是“厕所的地位”。
是的,我说的就是厕所带给我的教诲。无论在航班楼、公园、高速公路服务区、乡下茅舍、旅馆、购物中心和长途客运站……那些散落在全世界的厕所,它们在任何的地方都处在毫不起眼的角落,都有土生土长的力量,它们呆在卫生纸、粪便、氨气和下流涂鸦里,承担不属于它的污秽,但它不张扬、不僭越、不自惭,不取悦、不排斥,又无可代替。而无可代替性,这也是文学最宝贵的品质。所以,我不断地告诫自己,要像厕所一样不断的退回去,退到一种本分里,一种谦省里。

 

我生活的城市靠近一条著名的河流,这是响彻着楚国古老声音的河流。2000多年前,屈原就唱出了“沧浪之水浊兮, 可以濯我足!近一个世纪前的闻一多先生,也是从这条河边出发,唱出了他的赤子之歌。在这里,我借用闻先生《七子之歌》的两句诗,作为我的结束:
     “他们掳去的是我的肉体,
     你依然保管我内心的灵魂”
 

对于每一个写作者,我们就是替自己,替这个世界,保管一份内在的灵魂!

 

毛   子

2020.4

前一篇:第七届赤子诗人奖朵渔答谢词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