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黍不语诗歌丨我必将消失,带着你们的遗忘

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与你们走散,故意找不到你们

也让你们找不到我。

通往春天的路那么多

每一条都盲目和热烈

每一条都布满新鲜的嘴唇。

我由于失语,走在自己的沉默中

成为了最先迷路的那个人。

我知道我必将

先你们而消失。

世界为我们准备的模样,我将它丢到了

河的另一岸。

我必将消失。带着你们的遗忘。

带着所有对自己的遗忘。

 

 

密 语

 

 

有时候我会,陷入莫名的悲伤

阳光照在我身上

带着众多陌生的影子

花朵满怀喜悦,仍开在去年的枝头

云和雪

在永恒的空中飘荡

我感到一种,伟大的厌倦和绝望

无论我怀着怎样的

力量和慈悲,在被用旧的人世

我都无法献给你

一份新鲜而安详的爱情

 

 

在梦里我曾轻轻哭泣

 

 

多么幸福。昨夜的梦里

有人拿大好年华

 

与我相爱。有人以身冒险

赐我中年的伤痕

与羞辱

 

有人在月下轻拍海浪

有人往森林寻觅虎影

 

所有的面孔陌生而清晰

我回到乡下,在父母面前

痛陈哭泣

 

那个一生跟着月亮

走丢了的孩子

 

多么幸福。在梦里——

 

我是悲伤的我。羞耻的我

爱恨的我

 

我是老年的我。少年的我

现在的我

 

我为这么多的我,在黎明

到来时,止不住

 

轻轻哭泣

 

 

春日想到母亲

 

 

村里有人死了

大家一起去看

五十岁的母亲

远远见到头上,点灯之人

便,两眼泛红

不住用手背揩拭

法事喧嚣

众人叽喳

唯她立在那儿

不言语

满是泪迹的脸上

闪烁着认真

和空茫

我想起来那是一种天真

一种原始

我的母亲,一个人立在遥远的

被死亡点燃的

村庄

那种天真和原始

火光一样映现

在我的脸庞

 

 

这世间所有的好

 

 

那麦地多广阔。好像可以

供我们走很久。

那绿色多蓬勃,像世上

所有的好,都来到了这里。

 

我想跟你说很多话,像小羊

不停地咩咩。

我想长久的和你拥抱,像两棵

长到一起的树。

 

然而我是如此单薄。人世繁茂

很长的时间里

我踩着你的脚印,认真地

往前走。

 

像我拥有了,更多的你。

 

 

夜晚的母亲

 

 

她不认识一个字,

只有年轻时一个人养活一家子的蛮力。

她比父亲还要高大,

每个人从来没觉得,她需要怜惜。

她做的饭菜总是不那么可口,

她洗衣服依然不分门别类。

她肚子上的赘肉越来越多,

眼里的空洞越来越多,

坐在电视机前的时间,越来越多。

作为她的女儿,我们一直没有学会使用语言,

我们唯一的语言是沉默。

我们在沉默中忘记彼此,平静地各自步入更深的沉默。

直到那一天,我看见一张纸条上,歪歪扭扭

写着她的名字。

她在偷偷地学写自己的名字。

又一天,半夜,我从一场惊醒中走出

经过她的房间。

看见她背对着我,双手抱膝,

无声无息坐在床上。

月光静静地照进来,她一半的身躯

依偎着,一半埋在阴影里。

突然间悲伤汹涌。

我夜晚的母亲,她那么

不像个母亲。

 

 

我的房子

 

 

由于厌倦,我更加足不出户

每天,我呆在我的房子里,和我的房子一起玩耍

有时我们也静静等待

祈祷意义,和一些善良的雨

有一次雨下得太久,雨水哗啦哗啦,堆在房子周围

那明亮的流泻像时间

我的房子因此堆满了时间

我起身走向它们,看到我身后的身体

制造出大而汹涌的波浪

我的房子随着波浪在倒影中摇晃,不断变形

几乎像要碎裂

我的房子不发一言

我的房子承受着我,承受着时间

有更加隐忍的美,更加隐蔽的坚固

 

我的房子总是比我沉默的更久。

 

 

午 休

 

 

每天中午我总是准时躺下

因感到一种没来由的,不由自主的,疲惫与厌倦

我眼睛里的世界模糊一片

我的腿,手臂

在穿过无休止的马路和人群中

耗光了力量与耐心

于是我休息。在没有边界的梦中寻求一种主动的

封闭与再生。即便如此,我对生活仍然

一无所知。

当我看着窗前那株梧桐树

春天长出绿叶,秋天时又落下

我明白没有一种生长

比那更有意义。没有一种隐忍

比它更像某种活着。

 

 

晚 安

 

 

有一会儿我走在湖边

隔着湖水我看见

水里的石头

隔着人群我看见

万家灯火。

一切都是应有的样子。

湖面甚至没有

软软地吹来。

浩大的寂静中她像

一个一无所知的少女

那么不动声色,那么不偏不倚。

深藏着这世间

全部的爱。

 

 

馒头启示录

 

 

菩萨。

 

现在我躺在床上,连蝉声

都听不到了。

我听到一只蚊子的嘤嗡声。

十分钟前,我心无旁骛

顺手,却异常准确地,拍死了它。

 

我做的多么自然,菩萨。我为我的自然忏悔。

 

半个小时前,我看了一场演出

歌舞,朗诵,唱经。在你端坐的面前

在你无处不在的,星空之下

我担心吵到你,又忍不住

用眼睛,耳朵,去看,去听。

 

我有点恍惚,有点疑惑,菩萨。我为我的惶惑忏悔。

 

第一天进山时,第一次被女居士称呼:

女菩萨

我为心里生出的窃喜忏悔。

 

我忏悔,那些被我吃下和还将吃下的食物。

忏悔每一条走过和错过的路途。

爱和爱过的人儿。

忏悔幽怨。狷狂。忙碌。低头。哭泣。

我忏悔此刻。

 

菩萨。

 

当明日,我起身时,便是我离去时。

我离去时便是我开始时。

云浮雨落。山上山下。

我将不会忏悔,我怎样带着过堂时未吃完的

一只馒头,

下山去。

 

 

突然降临的雪

 

 

突然降临的雪让我们感到寒冷。

我们从睡梦中醒来,听到雪花翻转,坠落

仿佛亲人的哭声。

仿佛一个人的骨头,在离乱中,正慢慢变轻。

我想起一生骄傲的父亲,为被风雪围困的他的母亲

留在冰冷的乡村。一个老人

看着另一个更老的老人。

我想起在身边的母亲,不得不用电视,发呆

对抗越来越长又越来越短的时间。

我想起我,孤独,自闭,除了一个个

野草一样自顾飘摇的诗句,再不需要任何一个人

在身边。

我想起火车在远处轻喊,树木轻轻摇晃

代替了某种颤抖。

只有突然降临的雪看着这一切

并给出最后的善意的虚空。

 

 

明 月

 

 

从单薄的窗子,明月

又探进来

我知道她又将取走我

一个白天

或夜晚的梦。

而将整个星空的辽阔与安宁留给我。

我接过她的恩赐像使徒接过圣母玛利亚

我让她进入我的身体,直至变成我的身体

我在十月来到这个世界上

已经被最好的人爱过

现在我是我的明月

在我身体之后,永远消失的明月

我希望永远不被人提起

即使有,我希望是:她一生独行,冷僻

带着天生完美的距离。

 

 

你好,北先生

 

 

1)

 

嗨,北先生

此刻我坐在窗前,给你写信

有些风,从窗子挤进来我的手

有点凉呢北先生

我想起你

在月亮下在火葬场在跑道

在一个美丽的

姑娘心上

你是个忙碌的好人呢北先生

我也是。

 

 

2)

 

夏天来了。从天上跑下来好多的

雨,北先生

栀子花,木棉树。马路教堂学校

所有的一切都在雨中

所有的一切都在相逢

多么亲切啊北先生

我走到哪哪儿有雨水

多么遥远啊北先生

一个人在大雨中走路像

一个人满怀深情奔向远方

 

你是吗?

 

 

3)

 

你在吃饭

你在跑步

你在看书

 

你在打牌

你在聚会

你盯着姑娘

饱满的胸脯

 

幸福

像花儿一样啊北先生

你在欢度人生的虚无

 

我也多想。

 

 

4)

 

我能一直和你说话吗

北先生

你能一直

和我说话吗此刻

你在地上而我

在地下穿梭要去

见一个应该爱

的人

我有点难过来自

地下的风总是

更凉一些

 

北先生。

 

 

5)

 

你的家乡下雨了

你的家乡正在

慢慢变冷

你跑到北方是要

去寻一场雪吗北先生

而我

躲在南方的公园里

看见清晨的

每一棵草叶举着自己昨夜的泪水。

前一篇:宁延达诗歌丨当我的文字被投进火焰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