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赤子诗典 >>李庄诗歌

 

李  庄

李庄,六零后,祖籍山东牟平,在德州长大。高中毕业后做过钳工、铸工、销售、秘书、策划、经理等工作。

1986年开始写作,作品散见于各种文学刊物及选本。1994年参加第12届青春诗会。2008年出版诗集《李庄的诗》,获山东第二届泰山文艺奖。2017年完成长诗《预言》。有短诗《今夜》、《蚂蚁》、《身体清单》被谱曲、传唱。有少部分作品被翻译成英文、俄文。

现居德州。

 

 

 

 身体清单

 


身体里的碳

可以制成九千支铅笔

赠给诗人

但每根铅笔必须配一块橡皮

 

身体里的磷

要制成两千根火柴

全部给盲者

让他点燃血中的火焰

 

身体里的脂肪

还能做八块肥皂

送给妓女

请她洗净骨头去做母亲

 

身体里的铁

只够打一枚钢钉

留给我漂泊一世的灵魂

就钉在爱人心上

 

2001.1

 


黄花

 


我已记不清是2004还是2005年夏天  

去的韩国。在三八线南侧的一座桥上

我看到了那幅照片:泥土浅埋

一只钢盔生锈的弹洞中伸出一枝黄花

我已记不清摄影家和黄花的名字

记不清钢盔属于哪方部队

更无法知道钢盔被一颗什么型号的子弹

击穿。那个戴钢盔的人是谁

 

那枝黄花从那个人的额头里生长出来

在我的脑海中摇曳


2016.7.22

 


写作是

 


写作是爱上了死

爱上了时间的奥斯维辛

是替一本书燃起最初的火苗

替一支笔流下最后一滴墨水

 

是替一颗子弹再次

打开一个人脑后的反骨

替一个人再死一次

替一只手再次

伸向

死者的母亲,索要

子弹钱――一枚五分硬币

是替母亲的心再次战栗,再次

死去

 

写作是爱上了灰烬

灰烬中发芽的青草

是大海中所有的水返回

围绕着最初的泉眼

 

写作是

爱上了一首不可能完成的诗

是抚摸全世界的盐


2017.4.29林昭忌日初稿

2017.5.7下午定稿

 


偏爱

 


必须承认

我偏爱有虫眼的瓜果蔬菜

与它们是否打药无关

我常常揣测它们的产地和经历

乡村长大的妻子说

“招虫子的果子甜

有虫眼的菜有味

我佯装不解,又问

“那被鸟啄过的呢”

她说:“更好吃”

我点点头,暗自得意

必须承认

我偏爱那些有残疾的动物和同类

我在街边对一只三条腿的狗

注目良久

我和一位有精神病的邻居

是好朋友

必须承认

上帝对我的偏爱

我的一生千疮百孔

我的灵魂是一片被蚕食的桑叶


2015.9.24 凌晨三时

 


在北京西山散步

 


鸟鸣中散步,忽然想起:

“大多数人在刽子手和受害者之间。”

边走边想这句话是谁说的呢?

一丛扶桑花鲜艳如血,

我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


2016.7.14 

 


疯妈妈

 


我爱你,妈妈

因为爱,我变成

你的敌人

 

我不知道爸爸是谁

据说是一个已死去很久的

西方大胡子男人

 

你亲手杀死了你

最优秀的儿子――我的哥哥

留下哑巴姐姐瞎子妹妹

白痴弟弟簇拥着你

 

我从小出入精神病院

背着沉重的书包

你用空洞而固执的眼神逼我

必须牢记唯一的答案:我们

没有家族病史

 

妈妈,精神分裂的妈妈

时常发作无法治愈的妈妈

因为恐惧,我无数次想

杀死你。你摸着我的伤疤

微笑着说,疼吗

 

你为什么生下我

一个完美的受虐和施虐者

难道你是让我来结束

你的生活

 

因为对未来绝望

我,曾经去流产

面对即将刺入腹中的堕胎针

却夺路而逃

 

写着这首诗,女儿

歪歪斜斜向我走来

喊着妈妈妈妈妈妈

我抱起在我心里死过的她

泪流满面

 

妈妈,我的疯妈妈

你死后,我们的家

才会安宁

 

妈妈,我在写

一首爱你的诗

我燃烧的,冰冷的,血

变成了黑色的墨水……

 

我将怀念你

赐予我生死的妈妈

你的精神病院的天,黑了

我女儿的夜空,繁星闪亮


2017.1.18黄昏

 

 

 

删除与保留

 

          ――致敬索尔尼仁尼琴

 

按下删除键吧――请用你左手的中指

删除写下的诗

删除春天,删除谷歌

删除雨中的背影,泥泞中的脚印

删除雾,却删除不了雾霾

删除朋友圈的朋友吧,但保留那些已被删除的

微信,博文,请一定保留那几个

再也发不出微信,博文的头像

删除那句比整个世界分量还重的真话吧,但请

保留那一场等了一个冬天也没到来的雪

删除吧,那些申请书,授权书,发言稿

备忘录,合同书,公证书,申诉书,判决书

学习笔记,装饰效果图,情书,遗书,纸条

删除承诺,删除病历,你甚至可以删除

删除你的癌症,但你却无法删除

你给那几位已堕胎的男婴女婴起好的

却永远无法注册的名字和他们还在生长的年龄

无法删除你已被拆除的祖屋和祖屋前

抱也抱不过来的槐树和已被拆除的

跪也无处可跪的祖坟

删除吧,删除已被百度删除干净之后的东西

删除吧!删除记忆,删除笔,删除签名

删除指纹,删除身份证号码,删除眼睛

删除耳朵,删除舌头,删除鼻子

删除心,删除血,删除骨头

删除可能的爱

删除也许有过的灵魂

删除灵魂消失之后的虚无

删除虚无之后无感觉的空白

删吧,请用你的左手重击删除键――

删除那个发出最重要一声怒吼的喉咙

但必须留住那一声叫喊――那一声叫喊引起的

尚未到来的雪崩

 

2017.2.2


 


 陨石或失败之诗

 


"这世界值得仰望的事物

一是头顶的星空,二是心中的道德律

每当读到康德这段话

我就无端地想:爱因斯坦飞扬的白发

多像彗星的尾巴……而霍金歪斜在

轮椅上的头颅同宇宙一样浩瀚

前日夜半,有陨石落于东南

我闻讯后驱车前往,不料

只余一深深的陨石坑满含空无的神秘

回程中我猜想陨石的偶然和必然

它有怎样的密度,体积才经得起

穿过大气层时那激烈的摩擦——不至泯灭

这是怎样的坠落?如策兰极速的语言

划过黑暗的心灵,留下喑哑的陨石坑

逼视着存在的荒芜,人的暴行

下车小便时忽然想起祖母常念叨的话

“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

于是,我轻松地评价了自己:一生

安全地跪在泥泞的地上,没有失败的资格


2016.3.10

 


我必须找到那枚钉子

 


我是说过一枚钉子砸进我的命里

我只是说出了自己的钉子

 

必须承认:我尚未找到

那枚在铁锤,钉子之间无数次

转世的钉子,不锈的钉子

那枚刺穿工人脚掌,也刺穿

耶稣手掌的钉子,滴血的钉子

 

那枚钉子的质地是铁吗

那枚钉子是头颅锻打的吗

没有钉子的世界是否会散架,垮掉

是谁发明了钉子,制造了钉子

 

我不知道,但我必须找到

那枚钉子,将它钉在高处

 

高处是墙壁吗,是云吗

那枚钉子存在吗

 

我不知道,但我必须找到那枚钉子

将它钉在高于头顶的地方

即使,那枚钉子只能悬挂

破塑料袋一样的虚无


2015.11.24

前一篇:黄礼孩诗歌15首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