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颁奖现场 >>黄礼孩答谢词:诗歌,就是把光放出来

 

赤子诗人看待世界的目光,是更新语言的目光,是坦诚相见的目光,也是获得真知灼见的目光。有什么样的目光就有什么样的诗歌。  ——礼孩

 

 


诗歌,就是把光放出来

 

 

在儿童节到来的日子,领取中国别有情怀的诗歌奖:中国赤子诗人奖,这是童年的不速之神给予的宠爱。感谢评委让我再一次发现童年,让赤子之心在黑暗的光景里获得新的生长力。赤子是一个生命状态,也是诗人写作的真意,能获得这个奖,在我看来,是时间额外给予了生命温暖和光亮。

 

如果诗歌写作是漫长岁月中的返回,在时间的纹理里,有光速的诗歌一直是它追寻的途径,并藉此超越普通特定的东西。赤子诗人的概念具有单义性、透明性和方向性的思考,在生活和书写的过程中,赤子诗歌绽放出将是绝对精神之光。

 

赤子的成色里有童年的影子,并怀着强烈的童心倾向。童年赋予了人最初的自由,童真是认知世界的来源。童真之上的赤子之心就是好奇,诗歌写作是让好奇心存在的最佳方式。

 

写作在任何时候都是眼光的问题。赤子诗人看待世界的目光,是更新语言的目光,是坦诚相见的目光,也是获得真知灼见的目光。有什么样的目光就有什么样的诗歌。指向灵魂的目光是诗歌之锐力,它的穿透力让我们看到事物的过去、当下、未来,还有纯粹。

 

“诗人就像孩子:他们坐在书桌前,脚够不着地”,杰尔兹•莱克这样说的时候,感觉诗人一直处于悬而未决的梦境里,诗人总在不停歇地返回童年的大地,似乎在颠倒着旧世界的秩序,却又在时间之线里持续着游戏和童话的原则,不断回到公元前救世的时间里并重新出发,从而看到一切,写出一切。我的诗歌写作从复杂的情绪状态中来,在某种光的照耀下,努力回到纯粹的状态里去,回到语言的本质地带,一如基督诞生之夜的某一刻,动物获得了说话的能力。此时的赤子之心,如果同样获得未知的照亮,寓言就在时间中醒来,就像救世之夜的动物说出了新的语言,创造了新的阅读。

 

诗歌并非总是光的汇集或敞开,在某些时候诗歌是暴力和混乱,需要内心释放出具有纯正力量的语言来约束黑暗漫无边际的扩散。一个赤子诗人应具有感知黑暗的独特能力,同时又是质朴信念的行动者,他们保有先期的热情,相信彩虹,要在彩虹里找回干净的光线。赤子诗人还是万事万物中先导瞬间和后续瞬间的连接者,他相信未确定事物里面的合作都带有神秘性,存在着理想的、神圣的通途。

 

诗人都是时间永恒的孩子,他/她从来没有停止过成长,从来没有在悲哀与厌倦中停止过对世界的眷恋,从来没有在晦暗与冷漠中放弃过对光的追寻。他们是用黑暗的边界生出光之语言的人,是参与世界观念改变的人。在诗人的生命历程中,童年从没有结束过,那些与生俱来的自发性和感知力会一直与之相随,并且由此诞生出持久的创造力。基于这样的天性,这也是一些大师在晚年还能写出伟大作品的缘由吧。

 

人生充满了痛苦,到哪里去寻求慰藉与庇护?我想,诗歌可以。诗歌拥有赤诚的力量,它能让我们找回生命的辽阔与悠久,找回岁月的天真之歌,能够恢复灵魂堕落的每一个瞬间。当我们找到跳跃的火苗,沿着光的路径,就能回到光的源头,遇见那个预想中的自己。今天处于一个焦虑不安和价值缺失的时代,赤子之心存在的意义比以往更为突出。中国赤子诗人奖的颁发是对这个时代的回应,它召唤着诗人们去揭开内心的黑暗,把光放出来,不断朝向灵魂的自由。

 

黄礼孩

2017.5

前一篇:郁葱在第四届赤子诗人奖颁奖典礼上的致辞            下一篇:第六届赤子诗人奖李庄答谢词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