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衣米妮子的诗15首

衣米妮子诗歌15首

 

 《云淡风轻》

 

我可不可以把你当作

和我无关的人

你想爱谁就爱谁

想和谁生孩子就和谁生孩子

想和谁睡觉就和谁睡觉

 

云淡风轻了

我不是菩萨 我要离开一会

哦,勿忘我又开了

毛毛草也被染成了蓝色

那些花边 多难为情啊

为这赴死的酷刑

2015-5-19

 

《新生》

 

为了给我新的生活

你一边说爱我 一边把我的手放在你的裤子里

我的手好凉啊

你让我握住那个陌生的器物

你说它是你的

你说这个又粗又大的家伙是你的

你说这个被很多女人抚摸过但从未被拥有

的家伙是你的

你说它的软弱是你的 它的坚硬也是你的

你说你要给它新生

这就意味着 曾经那些被偷走的外衣

又归我了

我有些慌张 立刻把手缩了回来

像一只胆小的虫子

2015-5-19

 

《觉醒》

 

睡衣很旧了

我慢慢地脱下来 海平面上

有一阵风 忘记了疼痛

忘记了昨夜的暴雨畏缩成一团

 

现在 我起身走到窗边

远处的山更绿了

在可见的视线里 春风再一次摇摆起来

在破碎的湖面

2015-5-19

 

《宽恕》

 

今天的天空好蓝啊

像纯净的口哨 像我爱你

 

像无数次的拷问 在巨大的仁慈面前

灵魂乞求宽恕

 

肉体休息了 在广阔的废墟之上

我停下来的片刻 看到你眼睛里的遗物

 

我情愿被水包围

在一层又一层的浪花上

拾起尖锐的碎片

2015-5-21

 

《沉默》

 

突然,我内心的轰鸣停止了

挣扎也是 痛苦也是

悲伤也是

 

在深情的凝视里

我读懂了 大海的语言

那里堆积的雪

像死亡的房间 藏有黑色之雾

 

等我说出再见

说出和生活有关的证据

我就会拥有另一种力量

愤怒也是 沉默也是

爱也是

2015-5-21

 

《活着》

 

或许活着 需要缝补空洞

海草裹夹心脏

有一朵花 忘记开了

黑暗里 月亮活生生的发光

沉默 有两种颜色

 

如果你想赞美我

必须丢掉手里的稻草 或者青橄榄

我臀部的白雪

一直向上堆积 仿佛最初的野心

突然裂开了

 

像黑暗的人

像无辜的受害者

2015-5-25

 

《起初》

 

起初 我害怕这样

灯光熄灭了 月亮没有接纳我

它洁白的肉体

漩涡般的寂静 我们相互仰望又逃离

似乎那悲伤也是幸福的

 

我等着你来搭救 确认一种长度

天鹅绒无比柔软

而我介意那嘶哑的谶语和慌张

 

或许我会在原来的地方

重新遇见你 在水流经过的地方

你会编织我的心

在被禁止的时间 打开天空的门环

2015-5-27

 

《如果》

 

如果我一字一句地说出那苦痛

然后又慢慢平静下来

远处的潮汐出现在我的幻觉里

像一个出轨的人

 

所有的时光都省略了

过去没有爱 未来也没有

唯有孤独明亮

 

唯有大地的视线平坦

像我信任的那样

2015-5-27  

 

《花开了》

 

落日里 我躺在草地上

周围的野花 像少女一样好看

你坐在我身边

眼睛里凝聚着各种光

像父亲 像哥哥像情人

我采了一朵白色的花放在胸前

闭上眼睛说:你亲亲我吧

你一动不动 眼睛沉静得如一池湖水

你指着我没发育的小乳房说:

你这么小 我都不想碰你

啊,所有的花都开了

越开越好

2015-5-30

 

《接纳》

 

她喊我姐姐

我的心就柔软了

她等着我接纳她 等着我答应她

做我的亲人

等着我爱她肚子里的孩子

 

我给她烧鱼 也煎鱼

我给她包饺子 小白菜和肉馅

我说妹妹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我就是你的亲姐姐

2015-5-30

 

《降临》

 

他一边抚摸我隆起的肚子 一边流泪

你怎么这么傻啊

这个时候他像一个被惊吓的孩子

把头埋在我的胸前

你看 我的乳房更大了

周围都是紫红色的乳晕

他用嘴巴 含住它吮吸着那白色的汁液

彷佛我身体的婴儿突然跑了出来

我怀抱他 像怀抱一个小芒果

2015-5-30

 

 

《当我死了》

 

除此之外 我没有痛苦了

也无任何留恋

 

在这个世上 我始终孤身一人

没有爱人 也没有亲人

 

当我死了 也是孤零零的

我的墓前不必有名字 也不必有花朵

 

这样多好呀

这样你满意了吗

2015-6-6

 

《死亡判决书》

 

病入膏肓了

我必须亲手摘掉那颗又疼又黑的毒瘤

它在我的体内越长越大

像怀着的胎儿

 

我不能做梦了

也不再去守望那片麦田

我必须狠下心来除掉它

就像除掉一个毒害我的男人

 

天空多干净啊 仿佛一个月亮的女人

总是心甘情愿地敞开着

现在我看清了 那个辜负我的人

那个寻欢作乐的人

那个假装在佛祖面前 说阿弥陀佛的人

在我死前 他已经死了

他死在道德和慈悲的大床上

 

仿佛假模假样的审判者 语言的道士

爱情的面首

他以爱的名义强奸我

他在一首诗里为我写下 死亡判决书

 

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还有什么可悲的呢

生死是轻的 爱恨也是轻的

佛累了 我也累了

拨开天空的乌云,像蓝丝绒一样的美丽

2015-6-22

 

注:最后一句引用张信哲的爱就一个字

 

《冰川》

 

我愉快地交出一座冰山

火焰静止了

呼吸静止了

当乌云穿过星空的黑洞

死亡的灰烬 便跌入一场大雪里

 

那寒冷

已经来过很多遍了

我熟知的悲伤 一点都没变

那沉默中的石头

无声的河流

月光 雪花

狠狠地落在 想念的地方

2015-11-18

 

《满月》

 

总是满满的

欲望。被含在嘴里

像一场大雪

要走很远的路才能想我

昨夜我们又爱了一次

 

亲爱的 我又想了

月亮那么大

我总是想把夜晚弄得响亮

像一个淘气的小兽

带着发光的乳房 干掉你

 

天啊 你爱我

就是要这样把我带入仙境

赤裸裸的

没有一次是错的

2015-11-26

 衣米妮子,70年代生于辽宁,诗作散见于《星星》、《天津文学》、《诗选刊》、《长江文艺》、《诗刊》、《诗潮》、《诗林》等,出版有诗集。

前一篇:祝立根诗歌18首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