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赤子影响 >>康桥:《玻璃工厂》的抽象抒情和具象表达

 《玻璃工厂》的抽象抒情和具象表达

康  桥

 

 

在现当代诗人中,欧阳江河是一个极具创造性而又难于简单描述的先锋诗人。

二十年前,我在鲁迅文学院学习,读到欧阳江河的《玻璃工厂》时,是那样的激动和兴奋。

好像一直在军营长大,听着简单军营进行曲的我,进入大剧院感受到丰富的交响乐,视野大开。

欧阳江河的《玻璃工厂》突破传统诗的定势思维,从内容到结构、从形式到语言都有新的突破。

《玻璃工厂》简单看是写一种物质一个工厂,往深里研究,就会发现欧阳江河写的不仅仅是玻璃工厂,而是人生、是社会、是整个宇宙世界。就像宋代禅宗大师青原行思提出的参禅三重境界:参禅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禅有悟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禅中彻悟,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

欧阳江河借《玻璃工厂》这个点,延伸开去,从线到面,全方位地立体展示他所要表达的一切。

玻璃是一种物象、具象,看的见,摸的着的事物。玻璃工厂却是抽象的意象。需要指出的是,欧阳江河的抽象诗并不是非逻辑、非经验的,恰恰相反,它是逻辑的宇宙经验。

诗人说玻璃是看见,是从看见到看见。

于是,诗人用眼睛做为意象,写到:从脸到脸, 隔开是看不见的。

做为眼睛的外在形式:整个玻璃工厂是一只巨大的眼珠, 什么是它的内在形式?诗人不问自答:劳动是其中最黑的部分。

这只具象的眼睛,白天在事物的核心闪耀。

这只由具象而抽象的眼睛坚持了最初的泪水。

读到这里,我们已经不再把玻璃,仅仅当做一种物质,而是把它当做我们的人生,我们随着诗人继续挺进诗的深处:在到处都是玻璃的地方,玻璃已经不是它自己,而是一种精神。脸, 隔开是看不见的。

做为眼睛的外在形式:整个玻璃工厂是一只巨大的眼珠, 什么是它的内在形式?诗人不问自答:劳动是其中最黑的部分。

这只具象的眼睛,白天在事物的核心闪耀。

这只由具象而抽象的眼睛坚持了最初的泪水。

欧阳江河表达的不是物质的玻璃,而是精神的玻璃,甚至可以说是宇宙的精神。我们随着诗人的抒发继续挺进诗的深处:在到处都是玻璃的地方,玻璃已经不是它自己,而是一种精神。

读到这里,我们已经不再把玻璃,仅仅当做一种物质,而是把它当做我们的人生,当做我们的宇宙世界。

具象由抽象表达,就像到处都是空气,而空气近于不存在。

欧阳江河继续走近抽象的玻璃,水的玻璃。工厂附近是大海。 对水的认识就是对玻璃的认识。 凝固,寒冷,易碎, 这些都是透明的代价。

透明,这神秘能看见波浪的语言, 我们在说出它的时候,已经脱离了它, 脱离了杯子、茶几、穿衣镜,所有这些具体的、成批生产的物质。

我惊异于欧阳江河的表达,将玻璃抽象为水容易,从水再次具象为波浪的语言,不反丰富的是水的意象,它同时拓展了玻璃做为灵魂反照的通达。使玻璃工厂的主题和审美进入更深的层次。

在欧阳江河的叙述里,我们完全失去自已,只沿着他丰富多彩的表达,一路走来。

我们置身于物质的包围之中, 生命被欲望充满。

有什么东西从玻璃上划过,比影子更轻, 比切口更深?

透明之前,语言就是飞翔!就是以空旷对空旷,以闪电对闪电。

这里还需要什么解析吗?

不需要,诗本身就是一部经书,从我们心上流出,像我们的血液抵达我们的四肢百骸,滋养着我们。

欧阳江河惊叹:如此多的天空!

飞鸟的躯体之外, 一只孤鸟在海上,轻轻的划过。

我来了,我看见,我说出!

欧阳江河是有使命感的诗人,他看见的是什么,说出的是什么?

诗人看见玻璃,具象说是玻璃,抽象說是物质世界的所有生命。是水又是火焰。 火焰的呼吸,火焰的心脏。 是水在火焰里改变态度, 是两种精神相遇, 两次毁灭进入同一永生。

在这里,诗人的语言穿透自己、穿透我们,穿透我们赖以生存的物象世界,让诗的书写成为脱离个体的生命经验。

像一个真理或一种感情,浅显,清晰,拒绝流动。

似玻璃在彻悟,又似我们在诗人书写的玻璃中彻悟:水在果实里,在大海深处,从不流动。

这就是诗人欧阳江河看到的玻璃,依旧是石头,但已不再坚固。

依旧是火焰,但已不复温暖。

依旧是水,但既不柔软也不流逝。

它是一些伤口但从不流血, 它是一种声音但从不经过寂静。

从失去到失去,这就是玻璃。

欧阳江河笔下的玻璃,它是这个世界的绝唱。

写到这里,语言透明了,是什么付出了高代价 。

抽象说是时间,具象说还是时间!时间让一切生命付出高代价。

地球的伤口,世界的伤口,我们内心的伤口……

这样一个夜晚,诗人的声音和我内心的声音重合着融入宇宙,这深度的交迭,让我们和欧阳江河再次进入圣经般的玻璃工厂。

让我们随着欧阳江河的心灵轨迹,默诵:在同一工厂我看见三种玻璃: 物态的,装饰的,象征的。人们告诉我玻璃的父亲是一些混乱的石头。

在石头的空虚里,死亡并非终结, 而是一种可改变的原始的事实。

石头粉碎,玻璃诞生。

这是真实的。但还有另一种真实 ,

诗人走来,诗人说出!

诗人说出什么?诗人又隐含了什么?二十年后,我需要指出:是诗还是诗人把我们引入另一种境界?

从高处到高处,这抽象又具象的表达。在那种真实里,玻璃仅仅是水,是已经或正在变硬的、有骨头的、泼不掉的水……

玻璃,从固态玻璃到液态水,再到固态石头。

这里,玻璃不仅透明美丽、而且坚强伟大。欧阳江河唤醒的是每一个读者对自已、对历史、对世界最刻骨铭心的伤痛。

诗人说: 而火焰是彻骨的寒冷, 并且最美丽的也最容易破碎。

世间一切崇高的事物,以及事物的眼泪。

诗不能写尽,于是,我们重新回到内心,回到最初的玻璃状态。

 

前一篇:何郁:叩问现实是一个诗人永恒的使命和荣光            下一篇:马晓康:对欧阳江河的诗歌4个阶段的浅见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