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沈鱼诗歌10首

 沈鱼诗歌10首

 

 

深夜里,和所有热爱生活的人一样

 

 

在经卷里稳坐,我也有昆虫的哀愁,流水的落寞

我也有明月的肉身,青草的

舌头,我还会说,我爱

我还会为活着找一个

悲悯的借口

 

但我终于感到惶恐,风声和鸟鸣穿过我

流水的喧响使我不安,桃花使我发愁

我还要活很久,我还要为爱

承担很久

 

携带泪水,火焰和松果

我庆幸我还会哭,即使这哭声依旧浅薄

镜子里的人老了,而我还年轻

还会哭着,笑着,爱着

还会难过。

这样多好,我还可以把浮云解释为丝绸,把阴天

解释为坏脾气,把桃花解释为爱慕

和所有热爱生活的人一样

我还可以在深夜里

无所世事,却

心安理得

 

 

活在人间

 

 

活在人间,埋于山水,说话或沉默

有人在对岸爱着我

在芦苇丛中,有湖光山色

正月初八,有人在柴米油盐中起身,晾晒冬衣

我沿着湖岸走了很远

落叶未扫,枯枝已抽出新绿

接近傍晚了,阳光已经不那么热烈

偶然会遇到兴高采烈的人,比如一个练习跳跃的孩子

袖口沾上湖边新鲜的泥

她有时弯腰拔地上的杂草,又把手上的卵石扔出去

我想我也应该是这样一个内心单纯笑容满面的人

 

 

 

有时我也会到湖边走走

 

 

有时我也会到湖边走走

看枯草下蟾蜍是否仍在望月

有时站在花椒树下抽烟

晚风中也会想起深爱过的人

有时我走下干涸的湖底撒尿

看着灿烂的芦花却心生伤感

不是死亡与无常使人害怕

而是顺从与麻木在毁掉一个人

 

我和蝴蝶绝交也就远离了灵魂

我虚度了光阴就是让衰老得逞

用痛哭和烈酒去还击吧

即使结局是灵魂被现实斩首

 

有时我也会到湖边走走

荒凉的湖水,肮脏的湖水

水浮莲盲目而盛大

漠视屈辱与顺从

而体面的睡莲早已绝种

 

暮色中有一只麻雀

飞向对岸又折返

倒影抹去山的棱角

天黑透时有人在山中喊魂

而作为孤魂我无法应答

我早已忘了人间姓氏

 

 

站在世界尽头

 

 

站在世界尽头,还有什么不能放弃,还有什么不能被原谅

但这倒数的余生,还得数着过,嘴里念着“珍惜”

当然,如果你念“阿弥陀佛”也可以

 

草木之心,动物之心,人之心,是一颗心

在地球上跳动。我爱上了世界的血,大地凌乱的骨头

我爱上了衰老的肉,那些无端的呢喃、梦呓、废话和谶语

 

我知道必须沉默,但在此之前,我必须表达

“我爱你”,坐对空山,我必须倾诉

我仍受困于肉体的地狱,我还有性欲、温饱和情感之需

 

唯有枯寂的灵魂不朽,但在此之前,请允许我

先把世上的亲人爱完,这是我在世界的唯一任务

 

 

此刻

 

 

此刻冬已至而秋未尽

我还缠绵在臆想的秋风和离别里

此刻秋蝉已死尸身未毁

此刻没有悲歌流水也很缓慢

此刻

怀恨与抱怨者给深爱者让路

此刻万物还没有赴死之心

余生依旧盲目而灿烂

此刻相守贫病者承认

彼时的困苦折磨与背弃都可以被忽略

或从此原谅一生的过失

此刻我有一碗热饭和从容的死期

 

 

借命

 

 

有人忧国忧民,有人为一个下雨天

几只小鸟伤心,谁更深情?

有人借酒,浇不堪的往事与前途

有人借命,还几个至死牵挂的亲人

我借几个汉字,给贫贱的魂魄

安身立命

时代与命运使我难安

我庆幸仍有几条小命可依

我愿折寿抵病,平安相守

也算人间一个来回

 

 

走神,之后

 

 

若是全神贯注,我就会爱上随便那个谁

但我总是走神,错过开花,也错过结果

现在是四月,我以为花香犹在,山野却

寂静无人

 

该有谁来哀悼吧?那些热爱的花

那些冰冷的花

该有谁来埋葬吧?心碎和后悔总要有人收拾

 

二十年后开棺,情感只是一件淡青色衣衫

浸透了雨水,辨不出人形

爱情甚至没有遗骸

她还活在人间,我们还没再见

 

最美的肝肠寸断,心痛与怅惘从未执手相看

我以为泪眼朦胧,其实天阴持续到中年

 

情书背面写作悼词,我知道是一样的爱

我也爱上了阴影和空虚,爱上了

臆想和虚度

 

我全神贯注的背影始终没有转身

我后来忘记了我其实一直牵着你的手

她已经远离人们,你还在我身后

 

我闷闷不乐地开始生活

仿佛必须看见骨灰,才可以重新爱上另一个

我希望得到你的爱,你希望得到我的爱

人生的交集这么少!这么短暂!

 

而这局部的热爱就是我所思所想

这局部的热爱也填补我心之裂痕

我也终于可以全神贯注于生活的阴影、口角、欢爱与怨恨

并随便爱上那个与我共度余生的人

 

 

悲哀

 

 

一路喧腾的河水,流着流着就寂寞了

城外热闹的桃花,开着开着就觉得难过

一个人在河边,守着烟花仿佛守着失败的花朵

旅途,孤魂与妻儿,漫长得令肉体哆嗦

承认灵魂有令人叹息的美,但沿途野鬼亦不识我

麻雀在人世的枝头独活,鹅黄长成嫩绿

也不过是悲哀反复着色,无常永不可说

 

 

春风斩

 

 

花开仿佛盛世,花香令人迷醉

淡黄、鹅黄、粉红、深红、血红

明艳的梦……

赏花人去看一场斩首

等待着

等待着

春风的刽子手

 

花朵是无辜的,她们

早开的疲惫,盛开的清醒,晚开的盲目

她们无意赞美春天!

花朵落在碧绿的草地上

有的全开,有的半开,有的

还是稚嫩的蓓蕾

落在草地上也还是新鲜模样

并不担心

死后难看的样子

 

花朵盛开即是向死亡致意

花瓣的答谢词经过流水的清洗

得到时间的肯定,此时

借春风之手

她获得失败的自由

 

扫花也像收尸,但她们并不需要。

她们是春天的所有者,拒绝葬礼

陈尸野外,即使春雨如注,花瓣成泥

不死的芳香仍然拥有

整个国家

 

 

晴朗

 

 

蝴蝶的肉身还残存一些花粉。百合或牡丹

微温,疼。明月下霜气很重,但不是在谈论死

此时昙花绽放,却无香味

 

静夜,我没有悲哀需要倾诉,也没有事物

需要确认。我看见的镜子是湖水,湖水是天空

天空是你明净的肌肤,在滴水

 

这样的夜晚我愿称之为晴朗。

星辰,是不经意流下的泪水我表达为明媚

而旁边的乌云,是你临睡前的表情,平静如深渊,无人经过

 

 沈鱼(1976— ),男,网名“后”。本名沈俊美,福建漳州诏安县人。1999年毕业于厦门大学哲学系。1998年开始写作。2003年创办硬骸堂网站,编辑《硬骸网刊》。现暂居广州花都。

前一篇:孟醒石诗歌22首            下一篇:施施然诗歌16首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