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赤子影响 >>夜鱼:清照故里遇赤子

 

清照故里遇赤子

 文:夜鱼
 
在万古与一瞬之间,出现了开合与渺茫。
在开合之际,出现了一道门缝。
门后面,被推开的是海阔天空。
 
——欧阳江河(第四届赤子诗人奖获奖者)
 
山东章丘,一代词宗李清照的故乡。2016年6月1日,我有幸以诗人嘉宾的身份,第一次走进了这座千年古城,去参加第四届赤子诗人奖的颁奖会。承办单位就在清照小学。
拖着行李走进和谐号高铁车厢的那一瞬,我并没意识到,我其实正在接近一首真正的赤子之诗。不是写在纸上,也不是用笔墨。而我,作为一名好奇的读者,在阅读的时候,竟不知不觉还原成了一名满腹忧伤的家长。
是的,忧伤,我的忧伤是:每天眼睁睁地看着女儿的快乐被卷山题海剥夺,眼睁睁看着女儿被一次次考试折磨得茶饭不思,情绪失控。而我束手无策。
我以为整个中国的教育深陷怪圈,一方面扯着嗓子喊改革,提倡素质教育,可是当学校真的取下奋战中考高考的标语,取消繁重的试卷作业,代之以琴棋书画,健身武术,以温柔笑意取代声色俱厉,会怎样呢?起码在我女儿的学校,将立即招致口水的大雨和强烈抗议的地震。
难道,快乐的童年真的只是一场一去不复返的梦?难道,闲书真的不如教科书?难道推开教室的门缝,看到的只能是过道走廊?
但是如果我告诉你,在清照小学,这样的梦成真了,一群怀揣着真挚赤子情怀,各有绝活,不见得非要写诗的诗人,正带领着两千多名孩子沉浸在快乐与美的诗意生活里,正在将我们的孩子塑造成聪慧优美,而又顶天立地大写的人,你会惊讶怀疑么?
怎么可能?在中国?是的,正因为在中国,一切皆有可能。包括丑,包括美。包括恨,包括爱。
短短两天时间,我顶多来得及推开点门缝,却惊见海阔天空…….
 
小宋
 
她打电话来告诉我,会在站台接我。她称呼我老师,介绍她自己叫小宋。
济南车站西广场,微雨,她湿润润地迎上来,戴着眼镜的面庞,略显苍白和憔悴。但皮肤细腻弹性。从济南开往章丘一个多小时路程的闲聊中,她几次夸赞他们的校长。我不以为然,心想,当着学校请来的客人面,夸夸自己的领导,估计属于场面上的客套罢了。不过,我喜欢听她的讲,略带山东腔的普通话,吐词清晰,嗓音婉约谦逊。不由得想,李清照的嗓音是不是也类似?
第二次见,是在清照小学的广场上,她的气色明显比昨天好,但她太忙,我们只是微笑点头致意了一下,她就不见了。而我的注意力很快被阳光灿烂的鲜绿色操场吸引,那里无数小脚丫正弹奏着更加鲜润的韵律。
下午,王校长带领,我们一层层楼一间间教室地参观,琴棋书画,目不暇接。才被合唱队的天籁童声感动的我,又一脚跨进了另一个让我震惊的天地。这,就是小宋的美术教室。她站在一群孩子中,笑意盈盈。
一幅幅水墨荷韵,一张张娟秀书法,在蓝底白花的台布上徐徐展开。一条长桌四周,围坐着一群八九岁的孩子,正一丝不苟地勾画着小纸伞。一面墙是悬木架,各种手绘包错落有致。靠近门口的地方是一架屏风,挂满绚丽又不失雅致的手绘纸扇。讲台亦是美轮美奂,花台布上精巧的手工工艺品看似随意摆放,其实讲究。除了绘画,宋老师的书法也很不一般,字体雅中见骨力。咦,黑板右侧上方悬挂的是啥?一幅细长条的藕色娟纱,纤薄透明,我凑上去仔细看,一支淡淡的长茎白荷梦幻般映现。正发呆,旁边的王校长又向我指了指窗户,我一回头,哇,厚实的浅米色遮光帘前也是一层绢纱,原来窗帘也是宋老师亲手绘制。水墨轻轻晕染的荷,美不胜说。当时如果不是有一群学生在提醒,我简直以为自己置身在一间高品质的手绘工艺展厅。
处处匠心,处处是美。而这一切的营造者只是清照小学一个普通的美术老师。至此,我不敢叫她小宋了,我得尊称一声宋老师。
宋老师说:我尽心营造,是想让她们身临其境地感受美,耳濡目染的熏陶远胜于说教。学生们的优秀作品我也会及时展示,以提高她们的兴趣,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
我不由得想到我的女儿,她小时候也爱画画,那些稚气又艳丽的涂鸦,充满了想象力。为此我特地花费了一大笔钱给她报了课外美术班,然而一学期学下来,她的画艺没增长多少,兴趣却渐渐枯萎。现在她埋头手机,颜料画笔都已枯干。如果我的孩子也能碰上宋老师,会怎样呢?
我的忧伤来了,美,美到忧伤。
最后一次见到宋老师是在校长办公室。她进来给我们续水倒茶。这一次,她穿着深蓝底的民族棉裙。映衬得脸色越发娇艳红润。
我忽然愧疚:那天的憔悴,原来是因为我们。我问她:为了筹办活动,忙了很长时间吧?
她笑着说,也还好,就忙乎了一个月。反正,再怎么忙,心里也高兴。王校长来之前,也累,那是心里茫然的累。王校长来了之后,我们思路清晰了,越忙越有干劲。
原来之前她对校长的夸赞是由衷的啊。
回到武汉,我关注了清照小学的微信公众号,打开其中关于宋老师的帖子,她那些手绘工艺的美又一次袭击了我,我忍不住在微信群里连连赞叹,告诉她,如果她愿意销售,将供不应求。
她回复我说:很早以前我有网上店铺,不过,现在关了,没精力也没兴趣了,我现在一心只想扑在教学上。那些孩子太天真可爱了,带领他们启迪他们,我有赚钱换不来的喜悦,看到他们出好作品,我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像这样的老师,清照小学还有很多。譬如那个长发披肩,娟秀文静的陶艺老师,坐在我身边频频倒着酒水的语文老师……
在回返的火车上,我忽然想起我在清照故里,竟忘了去参观就在下塌地附近的清照公园。在号称小泉城的地方,竟未观看任何一脉泉。山东的朋友不无遗憾地说,泉正枯竭。然而我想说,不,我读到了与李清照一脉相传的汉语诗,在纸上,也在一颦一笑之间。看到了泉,清澈来自人心,正汩汩流淌。
 
 
王校长
 
 
车门一拉开,他迎上来。宽肩膀,端正脸庞,浓眉大眼。虽然个儿不高,却极具山东汉子的敦实气质。一路上听小宋和开车的司机夸他,以为是个多老练凌厉的人呢,却没料到这么年轻阳光亲切,第一感觉,他的平易亲切是骨子里的,非常自然。后来的接触证明了这点。
王文科,1976年生。2015年9月,被任命为清照小学校长。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清照小学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这些变化外化于形,内化于心,根植在每一位师生的心里。老师,学生在这一年里所获奖项如芝麻开花。但这么传奇的人物,他的职称却还停留在初级,拿着比大多数老师都低的薪水。
对此他的解释是:评职称有具体的衡量指标,那些获奖证书之类的,可是我去拿,老师们的机会就少了,作为校长,最重要的是调动老师们的工作热情。我最热衷的给大家搭建平台,他们取得的荣誉越多,我的满足越大。这就够了。作为校长,我应该也必须是幕后的。如果我一心替自己揽荣誉,自我宣传,然后到处演讲做报告,那还能有精力有心思做好本职工作么?
我惊叹,在当下极具功利世界,这种人也太珍稀了。
他带领我们参观,校园的每一处他都了如执掌,向我们如数家珍。
——你们瞧树上挂着的鸟巢,这是几个学生向我提议的,说看到一些鸟围着树干飞绕,估计是搭巢困难,不如我们主动帮它们吧。我一听,好啊,孩子们的爱心值得支持。
——这是孩子们的阅读室,以前冷冷清清,没什么人来借书看,我就纳闷了,怎么办呢?一个老师说,好办,把门拆了,我一想,对啊,这办法简单有效。
——这是我们学校的超市和银行,这里标示的价钱不是指真的人民币,而是我们的校币。学生们可以通过各种方式,靠自己的努力获得,可以买东西,也可以存着,瞧,墙上有银行的利率和规则。
我看着墙上悬挂的行长经理之类的人员名单,不觉莞尔,真是有趣的巧思,既调动学生们的热情,又从小培养了了他们的理财观念。没准以后的金融人才就出在这个名单里呢。
这样的巧思,几乎每个角落都有,每个班级的门玻璃上都贴着红剪纸剪出的词牌名,就连停车广场的柱子都围裹着诗词曲赋。王校长特地指给我们看走廊上的白瓷墙壁,那上面绘着青幽幽的蓝彩画,烘托着诸如“上善若水”这样的美丽词句。
——我们要办有文化的学校,当下不少学校喜欢把标语式的口号贴在墙上,比如盥洗室里写着什么“饭前便后要洗手”之类,我看着头痛,这算什么,幼儿园阶段的基本生活常识而已。所以,立马全部换掉。
关于诗意,我有幸利用等火车的时间,在朴素大气的校长办公室,聆听了一次更为深入的解释。
——我说的诗意,并不见得就是写诗,我要的是整个精神生活的诗意性,整个学校气氛的诗意性。譬如举办这次赤子诗歌奖的颁奖会,有人说这和教学没啥关系,怎么会没有关系呢?难道教育就是关起门读书?身体局限于一隅不要紧,关键是眼光要大,和大千世界接轨。当然,按照我们的教育理念办学,困难重重,当有老师犹豫害怕的时候,我告诉他们只管放手去做,有人问责,就说是校长让办的。
看来他不仅有成熟的教育理念,有胆气有魄力,同样还有先进的行政管理经验。
小宋老师插进来说:王校长不仅办事效率高,和时代进步的节奏也是一致的,高科技信息技术一出现,他都能马上加以利用。交流沟通宣传迅捷而又充满活力。
的确,在他们的微信平台上,及时呈现着校园生活,师生介绍,各种文化体育活动,甚至还有师生们的新书发布会。多姿多彩,彰显着蓬勃的活力。
王校长侃侃而谈,口才极佳,兴致勃勃地向我们展示老师们的书法作品,介绍老师们的成绩,却没有任何一点关于自己的吹嘘,有的只是他对现代小学教育的思考和实践的阐释。
我不想说王校长的教育理念和章太炎先生的有多么吻合。也不想逐一具体分析。只提关键的一点:那就是爱,育人者赤子情怀的爱。
中途我去洗手间,出门的时候正好碰见一个小女生,个子非常小,大概一年级的,她来打水,迎头碰见我,一愣,但很快大方地打招呼:老师好。
我心一动,多可爱的孩子!在这里这样的孩子随处可见。快乐,恬静,有礼。和王校长说起,他亦动情:是啊,的确可爱,我爱这里的每一个孩子。每天我都会巡视校园,有天,某班的一个孩子问我,怎么昨天晨课没见着我?我立即承诺他,明天早晨我会第一个来他们班让他第一眼就见到我。
他说的我信,我亲眼见过。那天他带领我们走进教学楼门厅的时候,几个学生向他扑过来,他亲热地拥住他们,摩挲着他们的小脑袋,打着招呼。当时我就诧异了,在我的印象里,从小到大,从来不敢扑向任何一位校长,也没任何一位校长的手摸过我的脑袋。印象中我的小学时代乃至整个青少年时期,性格一直畏惧、自卑、恐慌。
毋庸置疑,小学教育的好坏直接影响着孩子们的一生,塑造出善智礼,仁义信的一代人,也就等于有了善智礼,仁义信的未来。反之呢?当教育制度陷入实用主义的恶沼不能自拔的时候,那么多层出不穷突破道德底线的事也就不奇怪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挽救?期待整个体制一朝更改?似乎不太现实,然而,清照小学给了我们很好的榜样。
可惜我以及我的孩子都无缘这样的小学了。车子驶离校园的一瞬,我回头张望,停在校门口的橘黄色的校车,鲜艳醒目,哦,多么幸福的颜色。我想要穿越回学生时代的幼稚想法,又一次涨满心胸,令人惆怅。
 
 
宁延达
 
在抵达章丘第一晚的饭桌上,我一眼认出他。典型的北方帅哥,高大结实。人到中年,却无一丝松懈,依旧像年轻人一样硬朗。如果不是预先看过他的照片,知道他是个曾经有着骄人经营业绩的优秀经济人才,我简直要把他当成学校操场上教打篮球的体育老师。
——夜鱼吧,终于见到你了,红莲说得最多的人就是你,很高兴你能来。
他从另外一张桌子上过来,坐下后,像老熟人似的地跟我说了这么一句,我又恍惚了,这明明是邻家大哥。
宁延达,中国防灾网的创办人,中国赤子诗人奖的发起人。一个为了公益可以在经济现状不景气,自身经营困难的情况下,自掏腰包,竭力支撑,低调做着实事的河北汉子。
中国防灾网纯公益性质,创办于2009年。而在之前的一年,我想大家都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我们面对着满屏的坍塌、破碎和鲜血,唏嘘不已,甚至潸然泪下的时候,宁延达先生同样皱紧了眉头,然而他的考虑更深远,他说,自然灾难无法避免,但防大于救。他在思考,如何才能让更多的人获悉放灾知识,把损害降到最低?就这样防灾网应运而生。除了宣传防范各种灾难的方法和措施,提供有效的资讯外,同时助学扶老,下乡扶贫,尽可能地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人。看到这里,你肯定会以为,宁延达一定是个腰缠万贯的大老板。那你就想错了,他不是。事实上他是个诗人。
站在清照小学操场大红色的颁奖台上,他说:这片草场每天跑动着无数小脚丫,空气中每天弥漫着成吨的笑声,恐怕全世界永远也找不出任何一个礼堂比这个地方更纯净……
他发起了目前中国最干净最美妙的诗歌奖——
奖品六个一:一座奖杯,一本诗集,一枚徽章一瓶葡萄酒,一个孩子的拥抱,一个微影像。每年六一这天颁奖,奖励给具有自由独立精神的诗人。
这样的奖励设计别具匠心,说匠心不够准确,应该是赤子心,在商战中谋划奋战的人,大概是最有感触最向往“赤子”二字的。
防灾网编辑红莲是我的好友,她说,他很节约,花钱不烧钱,但公益事业毕竟没有盈利,坚持下去非常困难。可他是个理想主义者,又不肯轻言放弃,我心里非常矛盾不安,因为我的工资都是他从自己的工资里抠出来的。
我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能告诉她,尊重他的坚持吧,理想是一件奢侈的事,能够坚持理想的人是幸福的,人生在世,精神的满足,物质无法替代。
我好像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面对她们我心里总是一阵阵发虚。当高大的宁延达跟我说话的时候,我同样感觉到这种虚弱,一边说一边下意识地啃着馒头。他很奇怪:你为啥这么喜欢吃馒头?
我想告诉他,我平常很难吃到这样纯粹的手工馒头,我吃的是化学香料、增白剂、泡松剂,糖精,甚至可能是致癌的发霉面粉……
但他晕乎乎的,大概是晚饭与各地朋友多饮了几杯,问完我,就转身走到一边去了,跌坐到大厅沙发上。
我回头看着安静坐着的身影,高大挺拔中又有一丝说不出的落寞,是那种艰辛自扛的落寞。我没有打扰他,离开了大厅。其实我还想跟他说:这样的面香让我想起童年,想起那个人心纯净的年代。而不管是你,红莲,小宋,还是校长,以及那些聚在一起和孩子们开心过节的诗人们,短短两天,我感受到的善良与真挚,坚持与热诚,就如同面香,来自泥土,饱满芬芳。
 
夜鱼写于2016.6.5
 

前一篇:承担意识、批判精神与日常逻辑——王家新诗歌论            下一篇:马启代:在雾霾时代遭遇“伟大”——欧阳江河印象说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