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吕约诗歌8首

 吕约诗歌8首

 
欢爱时闭上的眼睛
 
 
欢爱时闭上的眼睛
在仇恨中睁开了
再也不肯闭上
盯着爱情没有看见的东西
欢爱时的高声咒骂
变成了真正的诅咒
去死吧,去死吧
直到死像鹦鹉一样应和
喊着爱情没有宽恕的名字
 
 
给爸爸六十八岁生日
 
 
爸,爸爸,老爹,老头儿
脚步坚定,眼神柔和
你终于完美了
不表态,不梦游,不吃补药
环绕你的空气也终于完美
七岁成为孤儿
三十岁前戒掉孤儿的一切恶习
不说脏话、胡话
软弱的时候关上门数钱
向往钞票上的山水
五十岁,拔掉政治的针头
也不照宗教的X光
接受紫色之外的一切颜色
去年,及时识破我让你写回忆录的阴谋
你反对揭穿任何人的秘密
反对站在地势高的地方
挥舞拳头
昨天,你赤手空拳
打死一头身披紫色的野猪
因为它守在我将经过的路上,在梦中
老头儿,老爹,爸爸,爸
除了我和紫色野猪
还有什么妨碍你继续完美下去
 
放假通知
 
真轻松,当你爱的男人
突然跟你提起
他的女人,叫出她的名字
真轻松,老太太死了
莫名其妙的思念
再也不能折磨你
土落在棺材上,鞭炮疯狂地炸响
好了,她们把它弄出来了,小小的一团
盛在白搪瓷盘里,一串恶毒的葡萄
再见,我再也不会纠缠着你
让你恶心,发噩梦
大出血
真轻松
 
一张床要做的事情
 
一张床要做的事情不多
它只需要在那里,仿佛不在
像石头,像银行,像互联网
只要它在那里,你就不能怀疑自己还在这个世界上
世界也不能无缘无故怀疑你不在,哪怕是半夜
 
一张床要做的事情不多
男人和女人在它上面闭着眼睛干傻事时
它不用发表任何评论
 
一张床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少
一个穿条纹裤的家伙在它上面升天时
它不能像电视剧里的女人一样抓住他的脑袋摇晃,问“为什么?”
 
有的床什么也不干,让你没床
有的床只想干点小事——让你离开另一张床
有的床野心很大
——让你离开这个世界
 
睡眠总是无法继承
 
我们的父母
睡得很稳
他们说完“是”
或“不”
就打起了呼噜
 
我们这一代人
总是睡不着
即使在春天的夜晚
也翻来复去
问自己,互相问:
对不对?
做得
对不对?
即使闭上眼不出声
也是为了
尽快把答案骗到手
 
在黄色木门的另一边
我们的孩子
压根儿不睡
偶尔爆发出
一阵大笑
 
一个婴儿出门的时候
 
一个婴儿出门的时候,
世界从来没有做好准备。
它手忙脚乱,熄灭炮火,降下国旗,
修改宪法,撕毁欠条,
关上电视,打开笼子,
背上旅行包,
锁上门。
一个婴儿出门的时候,
世界想跟着他一起出门。
 
族谱       
 
有人死于肺痨
有人死于白喉
有人死于打雷,有人
死于游泳
有人三十九岁
无疾而终
三十九是个很硬的数字
平均五十年,每家都会生下一个
将死于三十九的人
 
在我们家族,谁都没有死于爱情
雷声最小的那年
我们也没能生下一个
将死于爱情的人
 
 
伴侣       
 
午后,我和一个瘸子
走在雪中
 
为了表示对他的尊敬
我请他先行一步
 
为了和他步调一致
我一瘸一拐
 
为什么
他动手揍我?
 
一个戴红手套的警察跑过来
用警棍一戳
我的左腿化为乌有
 
瘸子扶住了我
我们继续赶路
 
为了表示对好天气的尊敬
他请我先行一步
 

 

吕约,70年代出生于湖北,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北京,任职于媒体。90年代开始写作,诗歌发表在《他们》、《今天》、台湾《现代诗》、《汉诗》、《诗东西》《诗刊》等刊物。诗歌入选《中国新诗年鉴》、《70年代诗选》、《诗江湖》、《中国当代青年诗选》(日文版),著有诗集《开始》(合集)、《破坏仪式的女人》,评论集《戴面膜的女幽灵》。获首届骆一禾诗歌奖。

前一篇:孙磊诗歌12首            下一篇:夏午诗歌10首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