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赤子著作 >>晴朗李寒译阿列克谢耶维奇《我还是想你,妈妈》出版

书名:《我还是想你,妈妈》

作者:阿列克谢耶维奇  晴朗李寒

译磨铁出品,2015年9月出版

 

译  
 
  “我吻过课本上的所有人像……”
 
  季娜·施曼斯卡娅,11岁。 
  现在是一名收款员。 

 

 
  我会笑着回首往事……怀着惊讶的心情。难道这些事情都发生在自己身上? 
  在战争开始的那一天,我们去看马戏。全班同学都去了。看的是上午的早场演出。什么都没有预料到。什么都没想……所有大人都知道了,可是我们不知道。我们鼓掌喝彩。哈哈大笑。马戏团里有一头大象,还有几头小象!猴子们表演了跳舞……就是这样……我们快活地走到街上——人们号叫着:“战争爆发了!”所有孩子都高呼:“乌——拉!”兴高采烈。我们想象的战争是这样的:人们都戴着布琼尼式军帽,骑在马上。现在是该我们表现一把的机会了,我们要帮助我们的战士们。我们要成为战斗英雄。我最喜欢看有关战争的图书了。有关战争的,有关战斗功绩的……那里有我们各种各样的梦想……我钦佩那些受伤的士兵,那些从硝烟中抢救出来的伤员。从战火中。家里自己桌子上的整面墙都贴满了从报纸上剪下来的军人照片。上面有——伏罗希洛夫,还有——布琼尼……
 
  我和女伴们想偷偷跑去参加芬兰战争,而我们认识的男孩子都想去参加西班牙战争。战争在我们的想象中是一生最有意思的大事。认为是最大的冒险。我们盼望着战争,我们是当代儿童。优秀的儿童!我的女友总是戴着布琼尼式军帽,她从哪里搞到的,我已经忘记了。但这是她最喜欢的帽子。我们是如何投入战斗的呢?甚至我都想不起来了,也许,我们是想去西班牙。现在我就来说说……她在我们家里过夜,当然,她是特意留下来的,黎明的时候,我们一起悄悄地从家里溜出来。踮着脚尖儿……嘘……嘘……顺手抓了点吃的东西。我哥哥呢,看得出,早就已经盯上我们了,发现了最近一段日子我们窃窃私语,匆匆忙忙地往口袋里塞东西。在院子里,他追上我们,把我们叫了回来。他骂我们,吓唬我们,把我的藏书中所有关于战争的图书都扔了出去。我整整哭了一天。当时我们就是这个样子。 
  可如今是真正的战争…… 
  过了一周,德国军队就开进了明斯克市。德国人本身我不能立刻想得起来,只能想得起他们的技术装备。大型汽车,大型摩托车……我们没有这些东西,这样的东西我们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人们都傻了,变成了哑巴。瞪着恐惧的眼睛走来走去……在围墙和电线杆上出现了陌生的标语和宣传单。陌生的命令。恢复了“新秩序”。过了一段时间学校又开始上课了。妈妈觉得,战争就战争吧,学习不应该中断了,不管怎么说我应该去上学。在地理课的第一节课上,战争前教过我们的女老师,竟然开始反对苏维埃政权的讲话。反对列宁。我对自己说:我再也不在这样的学校里上学了。决不……我不想去!回到家,我亲吻了课本上的所有人像……所有喜欢的我们领袖的照片…… 
  德国人经常冲进人们家里,总是在搜查什么人。不是犹太人,就是游击队员……妈妈说:“把自己的红领巾快藏起来。”白天我就把红领巾藏起来,晚上,当我躺下睡觉的时候,我又戴上。妈妈很害怕:万一德国人深夜来搜查呢?她劝说我。她哭着劝我。我等妈妈睡着了,等家里和外面变得一片安静。那时,我再从柜子里掏出红领巾,掏出苏联的课本。我的女友也是这样,她戴着布琼尼式军帽睡觉。 
  现在我都觉得欣慰,我们是这样的人……
 
                                 ——晴朗李寒译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最后的见证者》

前一篇:晴朗李寒译俄罗斯诗人丽斯年斯卡娅诗选《孤独的馈赠》出版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