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赤子文论 >>晴朗李寒译阿列克谢耶维奇:震撼心灵的真实

晴朗李寒译阿列克谢耶维奇:震撼心灵的真实

      突然就跟诺贝尔文学奖有了这么真切的“接触”,作为一个写作多年的诗人和翻译者,我觉得这真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荣耀。

  去年,“铁葫芦”图书的编辑陈亮找到我,问我能否帮助校译一本俄文书稿,他们正在策划再版白俄罗斯女作家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的《锌皮娃娃兵》等几本著作。《锌皮娃娃兵》的首译者是高莽先生,因为如今他年事已高,不便再承担繁重的校译工作,问我是否能抽出时间。当时,我正翻译阿赫玛托娃诗全集,实在不想中断进程。另外,出于私心,觉得校译这样一本书稿,只是幕后的技术工作,费心费力,对自己的意义不大。但是,当我从网络上搜索这位女作家的资料,看到她的不凡经历,知道她曾多次入围诺贝尔文学奖时,觉得与自己志趣相投,选读了部分章节,被深深吸引,再加上陈亮的恳切邀请,我便答应下来,半开玩笑似的对他说,没准儿她这就要得诺贝尔文学奖了呢。
  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我通读了《锌皮娃娃兵》的最新修订本,又从网络上查阅了另外的版本,对她的创作有了较为全面、深刻地认识。然后,便逐字逐句地校译完了《锌皮娃娃兵》,作了一些补充和修订。
  也就是在此过程中,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深深打动了我。当懵懂的青年人听到祖国的召唤,为了国家的利益,义无反顾地奔向前线,许多人还不知道,他们去的是阿富汗,面对的会是炸弹、枪口、死亡。当读到一个个幸存者讲述在战争中的亲身经历,内心的震撼简直无以言表。
  因为此次合作,翻译她另一本著作《最后的见证者》的任务也顺理成章地落到了我的肩上。起初,编辑希望我翻译几千字先看一看,但我耐不住作品的诱惑,挑选那些最能打动人心的章节,一口气译出了近两万字。
  苏联卫国战争期间有数百万苏联儿童死亡:他们中有俄罗斯人、白俄罗斯人、乌克兰人、犹太人、靼鞑人、拉脱维亚人、茨冈人、哥萨克人、乌兹别克人、亚美尼亚人、塔吉克人……该书是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艺术文献系列作品“乌托邦的声音”的第二部,是一本卫国战争回忆录。书中的回忆者当时大多在6到12岁,他们是战争最公正、也是最不幸的见证者。儿童的眼睛所看到的战争,要比《战争中没有女性》(再版时名为《我是女兵,也是女人》)里用女人的视线所记录的战争更加可怕,。
  在作品引言中有这样一段话,陀思妥耶夫斯基曾经提出过一个问题:是否能够找到和平、我们的幸福,以至于永恒的和谐的理由,如果为了它们基础的牢固,哪怕仅仅需要无辜的孩子流下的一滴泪水?他自己回答道:这一滴泪水不能宣告任何进步、任何一场革命的无罪。甚至于一次战争。它们永远都抵不上一滴泪水。仅仅是一滴泪水……
  这就样,从接触到作品到翻译完,约15万字,我前后用了近一年的时间,不顾自己的写作,夜以继日地翻译该书。该书延续了她口述纪实的风格,100位经历了二战的孩子用自身亲历,控诉了战争的罪恶。每篇文章少则几百字,多则几千字,可读性强。在战争突然爆发时,这些人有的在上学,有的在上幼儿园,还有的在进行夏令营,没有想到战争会突然而至。宁静的生活被打破,他们直接被带入燃烧的战火中,甚至直面死亡。
  孩子的视角、口述式的实录,让我在翻译中如同身临其境,静静倾听他们的叙述。这种真实震撼心灵,催人泪下,翻译中有几次令我止不住泪水夺眶而出。4月22日,我发微信写道:但愿此书能早日问世,正好作为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纪念!
  经过两遍校译,4月底交了书稿,我便投身于阿赫玛托娃诗全集第四卷的校订工作中。有时,会问一下它的出版进度,没想到它一直“拖延”到了10月诺贝尔文学奖宣布的这一天。我很佩服“铁葫芦”的独到眼光与高超的策划出版能力。
  10月8日,得知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奖时,我刚刚到达狼牙山下准备河北省第八届青年诗会的会务。从石家庄到狼牙山的路上,手机没电了。下车刚刚充上电,开了手机,各种报喜、采访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我当然感觉高兴和荣幸,却不意外,她的为数不多的几部作品,《锌皮娃娃兵》《切尔诺贝利的祷告:未来编年史》(出版时名为《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史》)《最后的见证者》(出版时名为《我还是想你,妈妈》)《战争中没有女性》(再版名《我是女兵,也是女人》)都聚焦于重大历史事件中普通人在苦难中的遭遇,通过几乎不加修饰的记录,反映出更为真实的人性。作为新闻记者,她以敏锐的观察力和视角,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去寻找事件中的普通当事人,寻找新闻背后的新闻。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经典作家或某种流派的领军人物,作品多以口述实录形式关注苏联时代重大历史事件中小人物的苦难,更为真实震撼,这在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史上并不多见。诺贝尔文学奖的授奖词为“她的复调式的书写是对我们时代的苦难和勇气的纪念”,非常恰当。
  这些作品几乎都有一条主线贯穿其中,就是对人性的关注、对和平生活的珍惜向往,表现出作者的悲悯情怀。此外她尊重史实的勇气也非常难得。我想正是阿列克谢耶维奇的勇气与良知,始终坚持真实,加上她用自己独特且敏锐的视角介入现实,才使她的作品不光对当时社会,对当今时代也有重要意义。
  阿列克谢耶维奇的文风朴素、自然,没有过多的润色,叙述始终保持中立,仅仅是让叙述者陈述事实,把判断交给读者。
  阿列克谢耶维奇作品的魅力就在于真实可信的普通人经历。她的作品中充满了人性、对苦难的关注、对和平生活的珍惜。她的作品不管写二战、阿富汗战争,还是切尔诺贝利事件,都是写灾难,让人们在阅读过程中,把和平与战争、苦难与幸福作对比。阿列克谢耶维奇能获奖是因为她将眼光放在了经历重大历史事件的小人物身上,而不是那些人人皆知的大人物。普通人的视角能够引起更多的共鸣。可以说她传承了苏俄作家的使命感、责任感,对重大历史事件不应该缺席,真实记录,维护了一名作家、一名知识分子的良知。

前一篇:俄罗斯的奥维德 ——曼德尔施塔姆的诗歌及其命运            下一篇:黄礼孩:诗歌的风度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