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孙磊诗歌12首

孙磊诗歌12首

 
存在之难
 
 
那是不容分说的勇敢,
愚蠢的僻静,是一张纸
迎向它的供词。迎着
笔的尖刻。
和呼吸中上涨的河。
始终有一个力在暗处。
雾不重。它就要求更多的迷惘。
它需要沿岸。需要罪。
需要更多的生活,从具体的出发点,
释放出喋血斑斓的另一面。
在望京。时光被锁在
众人的肺里。显然它有更多哮喘的灯,
很多卡槽。而且
在于迷途长久的对立中
它有额外痉挛。
生活就是从这里
释放出镁。它看上去多像
一个单数世界的闪耀。
孤立也近似一种权力,
猛烈。暧昧。疯。
就素食而言。
我所在的崩溃,
还不能克服瞬间的傍晚。
我所努力劝阻的消费
仍是固执的、薄雾的、反刍的。
今天。我决定去散步。
它常常提供壁垒、缝隙、隐身衣……
它让我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
“高声写作”。虽然
我只同意其中的减法。
在的。无名的在。
求的。无所求的欲念。
一直用推论将我推向一面镜子,
推向它的深处,
更激进,
并带着更多的拒绝。
 
 
雨夜
 
 
取决于意志,呼告。
每夜陷入软弱,每夜转移对奇迹的注意,
每夜,雨可以大起来,
也可以像统治一样无声。
两个乍看起来对立的、相互排斥的人,
依偎在一起,这是否证明了自由的昏聩?
还是一种尖锐从两人身上同时
指向道德?
指向稠密的雨。夏天,
它追求过的轰鸣死在不远处的站台上,
它从班车上下来,
把虚无变成永恒的必然。
 
 
沉默者
 
 
作为一个幸运者,
我似乎应该向不幸者发言,
以示特权。
作为一个富人,
我似乎应该向赤贫的人发言,
以示阶层。
作为一个高官,
我似乎应该向平民发言,
以示霸气。
作为一个智者,
我似乎应该向太多弱智的人发言,
以示高贵。
但作为生者,
我是否应该向死者发言?
尤其是他们的沉默
不断地洗刷着我的污渍。
实际上,我是一个平常的平民,
一个赤贫的人,
一个不幸者,
一个难以想象的弱智。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
在特权、阶层、霸气和高贵面前,
低首,继而落魄。
 
而作为一个沉默者,
我似乎应该向所有的发言者发言,
以示沉默。
 
 
阿赫马托娃
 
 
四分之一的希腊血统。白银的月亮。
整个世界都是异乡。
而皇村。干草上的婚姻。
明亮。静谧。有不可争议的刺眼的硫酸铜的颜色。
铜的折磨人的声响。野狗之家。
“我们全都是酒鬼和荡妇。”
玫瑰红的披巾。大部分时间紧靠壁炉。桌上。
一杯咖啡。不加奶。悲哀。
它与卑劣相互排斥。
那些不稳定的窒息。铃鼓的击打。
暗下来。
硝烟和翻耕过的肉身田野。高傲。
呵,美多么可怕。
“既然不能给我爱情与和睦,
那就赐予我苦涩的名声”。
 
 
阅读
 
 
通过翻阅,一本书潜入我,
一本残酷的书,百无聊赖地参与飓风,
谋取逆光,谋取
耸立的性欲、高于藐视的退守以及
不纯的远景。
通过吞噬,我被一本书
隔离到夜晚。重影稠密,
需要时常警惕身体的舞台陷于其中,
陷于一场深刻的无望,
或者故事沿着无望,
驱使出更多的魔鬼。
无疑,我的恩宠与孤立
在碎石间
像书中的节点,
正为决裂的河流
让路。
 
 
绝境
 
 
一只灯泡,在我手上。
像梨汁,在盛夏的腐烂气息里。
橘黄色的窒息,不断地往泥里渗。
我显得疲倦。
我的疲倦,我一直攥着。
不去刺激它,也不给它
更多的理智。
实际上,我很容易去死,容易得
像转身钻进树丛。
每次我想象有一片海在眼前的时候,
要么它真的就在,要么它是一片漆黑。
海在远处拉琴。
我全副的信心让海更舒展。那些缓坡地跌宕,
那些生命跟不上的蓝,将事实上的冬天
推迟得更远。
我暂时不说话,在对面的街上,
它是永远。
它要始终面对一种暴力,面对低,面对向上的搏斗,
表达向下的敬意。
 
 
取向
 
 
出门。夏天。
迎面是团结中的热浪。
它经常被引申为一种观察,
不远处,它盯着几乎所有的人。
它所排斥的雨软塌塌的,
半空中就灭了。
而雨在傍晚实际上是一种蛮力,
剥夺使主要的街道
斜向更低处。
夏天去散步
是去等一次爱。去违背。
去歪曲这一生。
至少,也是去认领一叶之荫,
小心翼翼地沿着树影回家,
沿着多次失明的路。
几块石头形成的阻力
让我由衷地感激。
它们懒散地列在那儿,
它们的寂静。
迫使我的尊严凉下来。
迫使我要求自己,
每天必须全神贯注的颓废一次。
让一些体温滑出肉欲,一些罪
现出金属的质地,
现出锐角,
它在说服了一部分恨以后,
高声呼叫自己饿了。
 
 
 
 
路是被压平的。
 
路将死于平。
路的死路人皆知。
 
路不断,意味着路边
仍有需要刈断的草木,
异端的草木,
只有压路机赢得胜利。
 
只有胜利是虚无的。
 
只有虚无掌握着路的一切。
 
路此时突然软弱,
没什么说的。路需要一次次翻修,
是因为路的虚无总砸向
贪婪的人。
 
总让无路的人
无以面对自由和
天涯。
 
 
孤岛
 
 
接受人,不接受人群,
接受水,不接受海水,
我每天死去一些,每天的异端,
钉在那儿,每天的孤独、隐秘,
每天更加锋利。
我有理由返身,一瞬间
修复键改变了生活的路径。
景物换了,人变得可疑,多层的晦暗
在身边犹如波浪,而斗争
有时是阐释,有时是沉默。
城市的岛总有残力可以吮吸,
一口气的功夫就焕发了另一种精神,
风满满的,在胸口,不吹,
周围安静得出奇,大白天
欲望缩得很紧,在人人皆是暴徒的时代。
人人都不接受彼此,
身上的热,不接受身上的冷,
身边的爱,不接受身边的恨,
声辩是徒劳的,迟早,
我会拆掉自己所有的岸。
 
 
我女友名字叫树枝
 
 
只要有树枝我就弯下腰去,
我喜欢低头,向懦弱和尊严,
向药罐里转悠的幸福;向疼,
向停在路人心里的龙舌兰;
向勒紧的孤独;向雨,
向低矮的门、寂静的走廊;
向褶在肉里的泥,向浑浊的镜子;
向冷,向钟表里啪嗒啪嗒渐缓的秒针;
向一日三餐、衣食住行;
向寒气吹化的容颜;向你,
以及你身上的冬天。
但是我永远不能
向你的死弯腰。
 
 
记忆不会错失
 
 
多久了,
青春的频闪
给我的数次低昂定格。
渡世,如渡猛虎残年。
还是青春的爱来的简单,
一辆自行车
一次等待
一个单恋的人
一场灯昏声闲的
傍晚之戏。
 
 
醒夜
 
 
远处没有深睡的人。没人驱使。
我能看到落寞的街衢、店铺,
有时是孤立的站牌。我认识它
我爱的人在那里出发、逃亡。
听到长途车的呼啸声,我不得不
屏住呼吸。是啊,
有时是漆黑的风突然让我觉得温暖。  
 
 
 
孙磊,男,1971年生于济南。画家,70后代表诗人。1989年开始发表作品,1997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美协山东分会会员。曾参与编辑《诗歌》《诗镜》等诗歌民刊,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实验艺术系、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综合艺术系。主编民刊《谁》。曾获第十届柔刚诗歌奖、2003年首届中国年度最佳诗人奖、首届新诗界国际诗歌奖提名、1979——2005中国十大优秀诗人。现生活工作于北京、济南。

前一篇:吾同树诗歌10首            下一篇:吕约诗歌8首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