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赤子精神 >>马启代:写给“赤子诗歌奖”

                                  写给“赤子诗歌奖”

 

                                             马启代

 

    我草拟了好几个题目,如:《向流行说“不!”》、《呼唤“赤子”》、《一个让我振奋的奖项》等等,临动笔都删掉了。

    对于“赤子”诗歌奖,或者无需任何题目,或者再好的题目也是多余的。恰如婴儿降临人世,连胎盘都不需要了,赤条条才是生命的本质。

    多年前,大约26年前吧,在我第一本个人诗集(《杂色黄昏》)的扉页上,我神使鬼差地写下过这样几个分行:“我赤裸裸而来/必将如那来样归去/我只求在这来与去之间/痛快地微笑”。天知道这几行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句子,竟成为我前半生命运的谶语。

    当我重新沐浴到“自由”的阳光、呼吸到“自由”的空气,茫然四顾的我,像被上帝丢弃在荒原上的一匹病马。站在太阳投下的阴影里,雾霾已经潜伏在每一丝风中。我扛着“为良心写作”的经幡游走在精神的旷野,持续地发出沙哑的嘶喊和哀鸣。其时,置身被欲望异化的族群,权力、金钱把正义扭曲、将真相蒙蔽,语言和道德都在沦丧,徒喊何益?我发出《一个人的独立宣言》后,向世界宣告了另一种妥协。

    否则,我将被汹涌的潮流所埋葬。我悲凉:这是一个精神死亡的时代!

    恰在此时,一个诗人、一个防灾的网站,颁发了一个特别的奖项——赤子诗歌奖。它突然让我觉得,世上与我同呼吸的人,除了我铭记在心的那些星辰般的名字,其实还有很多很多,他们就生活在芸芸众生中,用尘埃包裹着滴血的良知,不断发出精神的光芒。这个突兀而起又顺天应时的奖项,首届颁发给晴朗李寒——这位当时尚未谋面的兄弟,让我相信,它坚守了自喻的精神品质,秉持了“真性情、悲悯心和大情怀”的标准,彰显了“热爱”、“纯粹”和“忧患”的精神高度。假如是我一个人来确定它的获奖对象,无疑,晴朗李寒也在我的心理名单中。接下来的第二届、第三届颁发给王家新和唐不遇,都没有让我诧异和意外。中国优秀的诗人并不少,每一个斗士都有一颗赤子心。如此说来,这又是一个精神重生的时代?

    C.G荣格说:“……人类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在纯粹自在的黑暗中点起一盏灯来。”如此我又相信那句让人无限唏嘘的名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从自我救赎到集体新生,也许诗歌,人类至今尚存的需用“赤子之心”滋养的古老文字艺术,在历经思潮与诗潮的颠簸、交汇后,能凝聚天地正气,成为我们族类另一场“启蒙”的先导。说到这里,很容易招来“帮忙者”和“帮闲者”的诟病,他们言之凿凿以“艺术之上”的捍卫者和权威者自居,其结果不过在妄想青史留名的利欲诱使下媚骨尽显,成为这个把庸俗和恶俗奉为时尚经典大合唱时代的合谋者和随唱人。哦,我的内心多么鄙视他们。我相信,所有离开“灯盏”意义的“艺术”都不过是伪写作,即便构不成“平庸之恶”,也成为造成“平庸之恶”的社会基础部件。“正视”和“说出”正是艺术家和诗人的天职,“赤子”之心也正是区分真假艺术家和诗人的根本,而绝不是“圆滑”、“世故”、级别、待遇和政府的奖牌。

    诗人艾青说:“诗人永远十八岁”;我也说过:“艺术家应活在三岁之前”。但我所指,并非限于“纯艺术”,而是那颗纯净、敏感之心,继而形成坚韧、清醒和反抗的风骨精魂。如此,不容玷污的品格与捍卫尊严的意志方是“含德之厚”(老子语)的本意所在。至于后来被权力者傲慢地引申为“子民”(人民)的意指,不过是变态体制下的肆意妄为,但又何尝不可引申为艺术家和诗人理应秉承的“平民视角”和“现实批判”精神?爱、自由、反抗和自省,这是多么伟大的意志和品性,这那是私欲膨胀、蝇营狗苟之徒们的向往和追求?据此而论,“赤子诗歌奖”加上“助学、助残、扶老”的公益倡导和践行做诠释,其所形成的不间断的影响力给我痛苦的灵魂以提醒和激励。为此我要表达我的敬意!

    无独有偶,在2013年首届“赤子诗歌奖”颁发的前几个月(24日),诗人穆高举撰写过一篇《诗歌赤子马启代》的短文。我说这些,是想表明,“赤子”一词,尽快已经被公共话语和意识形态极度污染,但它本身具有的光亮可以一下子穿透世道的遮蔽让我们相互照耀。我与神交已久的穆高举(后来得以相聚)是这样,与“赤子诗歌奖”的发起者、主办者、获奖者、支持者同样是这样。故,不揣浅陋,应红莲兄嘱,草撰数语,以慰天下一切良善、勇敢的诗心。

    但一篇哪怕再拙劣的文字,自然也不啻于给自己戴一顶“题目”的帽子。临收笔,就按约定俗成的规制,干脆就叫“写给‘赤子诗歌奖’”吧。

    愿真正的赤子和诗篇生生不息!

 

                                      2015520日 明夷斋

 

(马启代,诗人,诗评家,“为良心写作”的倡导者,“长河文丛”主编,自由撰稿人。)

 

前一篇:黄土层:复归于婴儿            下一篇:张承志:我为什么要脱离体制?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