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颁奖现场 >>第三届中国赤子诗人奖唐不遇答谢词

第三届中国赤子诗人奖”唐不遇答谢词

 

尊敬的各位评委:

谢谢你们在我35岁生日到来的时候,把这份美好的荣誉授予我。我非常喜欢这个奖的名称,但我实在愧不敢当,不仅因为赤子”这个最高贵的词,使我这颗蒙蔽着生活之尘和时代之霾的心灵感到羞愧;也因为我正好来到了人生的中途,这是但丁曾经迷失在黑暗森林的年纪。我比任何时候都感到惶恐,怀疑自己。我思考我的处境,却又束手无策。我看到每一根黑暗的枝条,都像我过往生命中旋转的时针,已经变得枯朽;每一片黑暗的叶子,都像我过去写下的词语,在风中喧响着,慢慢枯萎、腐烂。

也许你们授予我这个奖,就是为了给我当头一棒,同时也给予我勇气,告诉我不要恐惧。我想起我们最伟大的哲人老子的话,“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在这遍布毒虫、猛兽、攫鸟的森林里,只有骨弱筋柔”的赤子能够避免被毁灭的命运,也只有赤子之诗能够获得大地和时间的宽宥。

因为,诗就是德,赤子之诗就是一种厚德。每一首真诚的诗都被赋予一种纯洁的力量,即使面对那么多的邪恶和嘲讽,它那作为自然心灵的象征依然坚定。

感谢诗歌,让我回到最初的生命——回到童年,甚至回到漫长的孕育中,体味到出生的痛苦。这精之至”与“和之至”的赤子之诗,在表面的柔和之下,曾有着我们无法想象的勇气和抗争,它所呈现的赤色,来自于母腹的鲜血,来自于冲向那道生命之门的痛苦挣扎。正是这种黑暗中的挣扎以及随之而来的嘹亮的哭声,呼应着被疼痛撕裂的母亲,将会在未来的岁月中唤醒诗人的良心,让他的双手不疲软,让他的嗓子不嘶哑。

在这黑暗的森林里,我将寻找一块生命诞生之前的林中空地——正如几天前逝世的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一位“赤子诗人”)所说,这是一块只有迷路时才能找到的林中空地。我将在这里眺望天空,自由呼吸。我可以弯腰采集草地上的浆果,榨取甜蜜的汁液,然后艰难地踮起脚尖,向上写在闪烁着微光的蛛丝上。我在行走途中将发现寒彻骨头、为我解渴的泉水,发现那些诡异如盛开的幽灵的鲜花,作为黑暗孕育的精华而存在。

T.S.艾略特说,历史意识是一个诗人25岁以后仍要继续写作所不可缺少的。而现在我觉得,黑暗意识可能是一个诗人35岁以后仍要继续写作所不可缺少的,他必须与世上和时间中的所有黑暗共处一室,把过去和现在的黑暗全部融入自己的写作中,作为一种最沉重的素材,为那尚未睁开双眼的胎儿提供营养,来创造出那一点光明。

回顾过去,我唯一值得欣喜的是,在人类无需借助树木就能燃起火焰的年代,我已经在诗歌中发现了被人类丢弃的古老技艺。我将继续研习如何钻木取火,并通过这赤子般纯洁的火种,尽我所能,寻找那心灵中丢失的一切。

再次谢谢你们!

 

唐不遇

 

前一篇:宁延达在第二届“中国赤子奖”颁奖会上的演讲            下一篇:宁延达在第三届赤子诗人奖上的发言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