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赤子精神 >>萧萧树:我们城市的诗人

我们城市的诗人

 

——在地下丝绒诗歌秀场的开幕词

萧萧树

 

    首先,这是一次纯纯粹粹的民间活动。

    几天前,跟一位独立诗刊的朋友聊天,他说,他有一个非常坚定的信念:民间的力量将是诗歌保持其精神独立性的土壤。诗人独立性何在?我认为,首先要保证自己不被固定的价值体系捆绑,我们的时代,价值模式的单一性深入骨髓,是扼杀创造力的直接毒素,人们言说所谓的独立精神,而其语法规则和思维内核却依旧是由一个抵制独立的世界强加而来的。从而,丧失了个体独特审美和人格张力的语言成为潮流。

    这一潮流形成诗歌写作的两种分裂。其一是,以态度和实验性为主旨的反叛,其滥觞是知识分子对于主流意识形态的抵制,网络时代造成的官方话语权的削弱成为了这种写作进行扩张的时机,但其反叛性终因其精神根基的稳定性缺失、其爆发强力的不计后果,而造成矫枉过正的局面,以致诗人的独立性退化成为痞性,以一种不合作态度对应话语的压制,但不合作者则再次陷入犬儒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思维怪圈,以对意义的消除来反抗虚假的意义,而消除本身却如同癌症化疗一样杀死了真正的意义所在。其二是,更为低级的依附和自我欺骗,其表现在于试图以渐变开展对诗歌虚假意义的演化,它表现在一些诗人寻求无关重要判断的简单体验,放弃对核心价值的参与和批判,这种作品以内省的外形包裹其依附的本质,最终陷入无病呻吟的状态,如果它们能够在初读者身上起到心灵鸡汤的效果,那么其更大的作用则是在文明进步中形成逆流。

    上文两种诗歌之所以流行,是与我们时代文化的人文主义精神衰退互为因果的,我们无法说诗歌是纯粹的受害者,也不能说社会文化的变迁驱动了这种衰退,它的根本原因需要追溯历史,但诗人亦应承担其后果。而最现实的问题,支持这种诗歌的力量远远强大于对于诗歌真正的发现和诗人能够自省的力量,原因在于:第一,他们无论变形为何种外形,其本质依旧是在参与毁灭诗歌独立精神的延续性,如果认为“下半身主义”是在宣扬什么自由独立的话,那是极其幼稚的,它所展示的无非是由对海市蜃楼的幻想到自甘堕落的群氓的转变。第二,只有这样的诗歌才能够保持我们社会中某种绝对的价值核心的不可撼动性,人民会说,他们不愿受到这种所谓文化的污染。

    民间是保持诗歌独立性的最后土壤,或者可以说,诗歌在浮于表层的光艳世界中已死,唯有大地深处埋藏着它的种子,这些诗歌种子如同泥人,如同赤子,守着泥土,建造草屋,这是需要我们的努力来完成的。所以,今天,我们在座的所有诗人,更多的是至今仍在这种精神凝聚下写诗的人,所以,在今天,我们的介绍也仅以民间为视角,以民间为基准,我想,我们更应该忘记世俗的世界强加给诗人的种种头衔的束缚,还给他们真正纯粹的属性,那便是诗人。

    李寒:今天要介绍的第一位诗人,正是这最纯粹属性的代表,因为多年的历练,他早已没有了什么头衔,只剩下青年一般的赤子之情。

    他有一颗白银时代的灵魂,他曾经在地球最北端的寒冷国度吟唱。四十几年,当世界历经变迁,红色的大地终于萌发春意之绿色,这个诗人还保存着他批判的态度和独立的精神。他愤怒的胡须,和严肃的脸,如同这变革之风的见证,而唯一不变的是,纯粹的对语言之美的追逐和对崇高人性的热爱。

    如今,在他曾经的祖国,他拥有一个自己的小屋,那地球上微弱的一盏灯光,而这小屋里全部是春天复活的诗歌,抑或有对往昔的感叹,但更多的是对明日的希冀。这个诗人独立于这座小屋的一隅,以书为生,却用这种最简单的方式,保存着诗人的尊严。他给这座小屋取了一个名字,叫做晴朗,那也是他自己的名字,他就是晴朗李寒先生。

    萧含:他长存中国传统文化中士之情怀,以诗词书法而修身,以仁厚博爱而齐家,以针砭时弊而治国,以传道授业而平天下。他的文字,纵情古今,汪洋恣肆,以最开阔的眼界谈论中外文化政治之大家、大事、大时代,又更能以明察秋毫的笔墨来描述普遍的人类灵魂中之脉动。真是:挥笔书写千年事,令人读罢常唏嘘。

    我非常有幸与这位老师相识,最令我感动的一件小事是去年冬天,我们同在行动者孙老师茶室喝茶,离开后本是无意地陪他在中山路上行走了一段,结果回去后看到老师的微信满是对我的感激。我说,能够与写下那种中华历史中大诗人情怀的前辈同行,是我的荣幸,因为薪火相传,才是中国诗文化的希望,先生传承中国古典诗人的气质,我们这个时代则更应该从先生身上汲取营养,使诗歌更多回到它严肃的人文主义情怀之中。您说对吗,萧含老师?

    陈德胜: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这位诗人我们有几次面缘,但印象最深的一次,莫过于在一个应该算作右派学者的聚会上,他为我们朗读了一首海子的诗歌,那名诗正适合这个季节,春天。我想,面朝春天,面朝海子,是诗人最单纯的本性的体现。而在朗诵完那首诗后,我们交流了对那首诗的解读,我看到他的眼神中透露着对诗的忧虑和希望,对诗歌现状的不满,对今天人们对诗的解读和解构的不满,我知道,他是深知一个诗人所必然肩负的命运的,他是深知寒冬的悲苦和春天的骄傲的。这便是诗人作为社会先知的使命。

    这位老师的诗很少,也没有经过商业的侵蚀,但诗对于他却是纯粹个人存在的体验,故而,诗成为了他的某种渗入生活的语法组成。我真希望在今天,再次听到他的朗读,朗读他自己,以及他身上的所有诗人,可以吗,陈德胜老师?

     李洁夫:春天最是一个温柔的季节,这样的春天我们更需要人间的温暖,有一个诗人令人感到温暖,他喜欢四月,和你一起去看桃花,他幻想自己成为一只寻找翅膀的飞鸟,他热爱美好的生活和人们的微笑。于是,他成为了一个生活的有心人,现在,他更致力于将诗歌的星星之火散入这座城市更多青年人心中。在他的身边,诗成为了人们交流的工具,诗成为了人们的微笑。今天,我们很高兴能够欣赏到他的作品,他的文字温柔似水,当你聆听,便是春天的声音。他就是被上帝折断翅膀,放逐人间的诗的信使,他就是李洁夫老师。

    李浩:很多次,人们在介绍这位诗人的时候,会说起这样那样的奖项,但我不想加以赘言,奖项对于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何其卑微,真正定义一个艺术家的是,他在生活引向艺术的通道中所具有的独特洞察力。这使我想起多年前的一个夜晚,我读一篇仅有几千字的小说,小说里描绘了一个艺术家的疯狂和无奈和失败,我读了三遍,那时候我疯狂迷恋地下文化,迷恋于那些以飞蛾扑火之激情投入艺术创作的人们,我想理解他们的世界。可这篇小说告诉我,人也许应该从关注自身的存在做起,人应该更好地生活,于是他的诗歌也始终在探索这种价值,无论从格式上,还是语言上,他都非常独特。

    这篇小说名为《失败之书》,让我们欢迎它的作者,李浩老师。

    史历:在我们中间有一位画家,先锋、勇猛,他的画作有极其强烈的色彩冲击力和想象力,他用噩梦一般的构图来探索人之生存的激烈。我喜欢先锋艺术,我们谈论得很多,关于夏加尔、富丽达·卡罗和马格利特,有一次,我们说到戈达尔的阿尔法城和安哲罗普洛斯的尤利西斯之旅,我想一个诗人应该具备对不同艺术形式的审美。就像前几天与一位朋友聊天,他说书不是美好的,在音乐与色彩中的书才是美好的。所以,我们希望他更多地在我们的语言里融合更多的美的元素,他还在写,在画,他就是史历先生。

    今天,我们与这些出色的诗人同行。

    今天,在诗歌之中,我们走向春天的深处,探索百花的奥秘。

    今天,我们要在这里书写美,书写我们理解的世界,诗人眼中的世界。

今天,春天开始了。

前一篇:史历:一个善意的奖项——赤子诗歌奖            下一篇:黄土层:复归于婴儿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