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韩文戈诗歌14首

韩文戈诗歌14首

 

《晴空下》

 

植物们都在奔跑。

如果我妈妈还活着,

她一定扛着锄头,

走在奔跑的庄稼中间。

她要把渠水领回家。

 

在晴天,我想拥有三个、六个、九个爱我的女人。

她们健康、识字、爬山,一头乌发,

一副好身膀。

她们会生下一地小孩,

我领着孩子们在旷野奔跑。

 

而如果都能永久活下去,

锁头、冬生、云、友和小荣,

我们会一起跑进岩村的月光,重复童年。

我们像植物一样,

从小到大,再长一遍。

 

《慢一些,再慢一些》

 

所有的事物都慢一些,再慢一些……像疲惫的马蹄

在水边缓下来。

叶片垂落的姿势再美丽一些,死亡也再优雅一些。

缓慢的黎明将会重新攀上林梢……像一座缓慢的城

尊贵,从容,懒懒地装满神迹。

 

发光

 

我们发光,是因为万物把我们照亮

比如生下一百天,陌生的养父母就收留了我

给我内心储备了足够的能量

自此,一生,我都会在贵人群中与时光为伴

一些人老了,一些事远离了我

另一些人、事又来到我面前

他们发光,我们发光,万物在身边歌唱

遥远的星星呵护着我,像死去多年的亲人

它们垂下了天鹅绒的翅膀

 

喜悦

 

落花使人惊心,流水使人怅然。

多么美啊,哪怕消逝,哪怕打碎。

这个世界多么和谐。

 

我在人群的边缘,独享白昼的喜悦。

多么美啊,我怎能抛开这些:

妄自哭泣,妄自仇恨,妄自去死。

怎忍心把一个人留给远方。

把一个孤独的人留在世上。

 

我编织着大大小小的花环。

送给我所经过的草场、河谷、马群。

送给每一个清晨早起的陌生人。

他们抬起头:你恋爱了。

是的,我在爱。

 

我在爱一个人。

也开始爱整个世界。

 

半夜醒来

 

半夜醒来,忽然闻到:

江边的丹桂花香,山坡上柠檬树丛的香气。

仿佛看到一个孩子,走下江堤,去舀水。

高过天堂的夜,低过苦难的夜,

只有一个孩子走下青石江堤,去舀月光,去舀水。

 

安顿》

 

出了车站

天上和地上都已一片灯火

转眼之间

在火车上认识的人

和不认识的人

都神秘地消失在夜色里

他们回家了

他们在大小旅馆安顿下疲惫的肉身

还有些不知在哪里过夜的人

徘徊在闪烁的广场上

我有太多这样的时刻

在深不见底的夜里

在路上

与太多熟人或陌生人离别

一个孤独的沉默者

——我们像世上一条条野狗

安身立命,或浪迹天涯

彼此擦肩而过

并永不再见

 

《惊蛰》

 

我听到以往的事物,从我窗外唰唰走过。

它们醒来,汇成远处隐隐的雷声。

 

在惊蛰,遇到的第一个人一定会成为我喜欢的人。

在惊蛰,遇到的虫,一定是老朋友,嘿!又见面了。

 

木匠、瓦匠在水边搭建房屋,第一只小马蜂嗡嗡地飞着。

铁匠点起了火,他把碎铁熔在一起,打制犁尖。

 

只有一次,活着,旧日子被甩进雪的壳里。

旧日子脱下了灰色,生命在重复里变绿。

 

世界每天都是末日,对一部分即将离场的人。

世界每天都是开始,对另一部分刚刚降生的人。

 

我酿出了新芽,新的肉体。

我成为这一天光芒中的一小片。

 

地球醒来,牛羊要出圈了。

而我,等待的就是这一天:我是光芒中的一小片。 

 

《是什么使我感到厌倦》

 

时而感到厌倦,整个日子荒诞、无力,垂下手臂。

不是厌倦下午的炎热与漫长、满天繁星的睡意。

是厌倦一个半夜惊醒的人,他问:

活着已属不易,为什么还要写诗?

 

不是厌倦一个在梦里醒来的人,

不是厌倦他的提问,关于诗。

是厌倦我的胡子,没完没了地生长,

再一茬一茬地剃光,依旧,徒劳。

 

开花的地方

 

我坐在一万年前开花的地方

今天,那里又开了一朵花。

一万年前跑过去的松鼠,已化成了石头

安静地等待松子落下。

我的周围,漫山摇晃的黄栌树,山间翻涌的风

停息在峰巅上的云朵

我抖动着身上的尘土,它们缓慢落下

一万年也是这样,缓慢落下

尘土托举着人世

一万年托举着那朵尘世的花。

 

暖风整整吹了一个白昼

 

暖风整整吹了一个白昼

到夜晚也不停

暖风吹去我们身上的泥土

又把新的泥土吹来

 

在尘世,我们往往无可奈何

只能被风吹来吹去

有时尘土飞起来会遮住夕阳

有时泥土就直接把人们掩埋

 

1995年左右

 

《生活赞美诗》

 

别用刀对着我。

也别用盐洗我的伤口。

 

把花拿开,我没有更多的雨水。

把蜜也送给别人。

 

不要在暗处议论我。

让它们——那些风吹散光明。

 

我不只唱哀歌。

我对着人群喊“喂——喂——”。

 

只要雪记住我的黑。

只要天空记住我的羽毛。

 

就用最后那张白纸吧,白纸真好

我要写下这首诗:关于你。

 

1998

 

世界的原型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头委屈的驴子

天一亮,它就被赶到田里干活

等天黑透了才被允许回家

每个人心里都住有一匹马,十匹马

第二天醒来,它们拉着他,走向四面八方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只蛐蛐

就像一个嘚啵嘚啵的人,嘴不停地

对渴望安静的世界说话

每个人心里,都趴着一只猫,像一个玩偶

它在人们面前扮乖

每个人心里都流着一条河,像上帝的机器

它没完没了地工作,直到耗干油料,零件老化

每个人心里都站立着一头大象

它总使他有超人的妄想

每个人心里还都跳着一个年老的小丑

在人前,小丑笑,他也笑,他为小丑笑

在人后,小丑悲伤地哭,他也哭,为自己哭

就这样,每个人的心里还会供奉一尊菩萨

藏着一个魔鬼,一个皇帝,一个奔赴死亡的独行侠

 

2015-1-29

  

很多时候我都笑而不语

 

很多时候

我都笑而不语

当我疲倦,当我厌恶,当我徒劳

我都懒得说话

不像我认识的人那样

不厌其烦地去命名

我感到无奈,无力,无依

其实我能看透别人

但我还是沉默

有时也笑而不语

就像我拿到一首诗

当我看上一眼,就能看出

那是真货还是冒牌货

就像我看我自己

有时我看到真实的一面

我就沉默

有时也能看到我的假

我就笑而不语

就像大家都在追求幸福

而我偏偏去追求活着的意义

我就想啊

我跟世界的关系

就是彼此凝视

笑而不语

假设时间一长

我会不会因此变成一个

笑呵呵的傻子

 

2015-2-8

 

普里什文

 

我迷失于普里什文的森林如同迷失于浩荡的人世。

那些苍头燕雀、黑雷鸟,死湖的闪光。

那些凋谢的稠李、叶芹草、无名墓地、大雪下面的断枝。

受伤的公羊一寸寸靠近溪水。

到处是怜悯的虫豸的兄弟。

还有夜晚的手风琴、咏叹长调、远亲近邻。

等待唤醒的漫长的春天。

如今,我一路遇到孤苦的2008、祖国的大旱、上访的人群、即将狂欢的十月。

呜咽的唯心的阵风。

哦,我早已习惯于迷失在人世!

哦,温情的普里什文的森林!

 

2008

 

注:米哈伊尔·米哈伊诺维奇·普里什文(18731954),俄国著名作家,被世人誉为“伟大的牧神”。我所热爱的作家之一。

 

作者简介:

    韩文戈,男,1964年生,现居石家庄。1982年发表第一首诗,1990年出版诗集《吉祥的村庄》(花山文艺出版社),20144月出版诗集《渐渐远去的夏天》(九州出版社)。

前一篇:李不嫁诗歌7首            下一篇:臧海英诗歌14首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