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乌有其仁格诗歌11首
乌有其仁格诗歌11首
 
◎昏睡歌
 
无法想象。如果蝴蝶突然醒来
庄子会去哪里
庄子醒来,蝴蝶如何逃生
他们都醒来,我会滞留在界碑里吗
我醒来,他们将奔赴何处
所以我昏睡。在梦里与他们相顾无言,互致敬意
保持事物短暂的完整
◎新聊斋故事
 
我把《聊斋》翻到第120页
小倩从书本里走出来
怀抱朴素的道德与故旧的审美
以及春笋般干净的身子,与清香
在21世纪的阳台,用抽象的手指
抚摸我的肩和脸。我因在尘世
被注入太多的通行规则,重病缠身
而拒绝了她的手指,并迅速合拢书本
她走了,我还在。我撕下第120页并烧掉成灰
21世纪的阳台,此刻正适合在灰里点上一支烟
在“逻辑的荒谬大于非逻辑的荒谬”里
心无旁骛,继续病着
 
◎人与猫的逻辑关系
 
我看见一只野猫,在睢县
高大楼群之间的垃圾堆旁
他挥动前爪,屏声静气,一边
捡吃食物,发出满足的“啧、啧声
一边抬头四望,注意敌情,眼观六路
他身后,有人们走过
吃汉堡,侃笑话,穿混搭衣服
收腹,提臀,走正步,耳闻八方
我是诗人,我写下:
他们的共同点是:胆大,心细,向往美好,有危机感
不同点是:一个是爬着走路,能看见附近的食物
一个是站着走路,能看见遥远的天堂
 
◎魔方累
 
整个下午,我都在转动魔方
试图获取纯色调的六面体。就像这个世界
有平民、富商、知识分子,也有僧侣、小偷、贪官污吏
不让他们混在一块,各自不舒服
尽管我多次努力,总以失败告终
“很多人都试过,你能怎样?
除非你金刚不破,除非你百毒不侵。”
我辩解:“可是有很多人都做到了呀!”
“他们有的已经死掉,有的在慢慢耗尽。”
我顺从手指的意愿,放下魔方
看我手指的苍老,仿佛已死去多年
 
◎桃花源祭
 
桃花源在中学课本里已死去多年
我,一个知命之年的书生仍在怀念她
在托举生命的气球上,在尘世的毒里
怀念她。我把跳舞的高脚杯砸碎怀念她
把剩余的生命烧成灰怀念她
我用穿越术与回春术怀念她
我举起陶潜的酒杯,用剩下的米酒怀念她
我躺在中学课本里用一场大病怀念她。不管两鬓稀疏,不管身如朽木
 
◎灾难日
 
麻雀的叫声
流出耳朵的想法
 
麻雀的翅膀
眼睛上散落的睫毛
 
麻雀的觅食
手上翻阅的经卷
 
麻雀的飞翔
梦里豢养的相思病
 
将这一切从中间截断
 
◎三原色
 
他坐在书房,纵情于
书里的山水
 
一只麻雀
从动物学里跳到阳台上
气宇不凡,貌似绅士
背着手走路
窗玻璃薄软,像手纸
便于麻雀隔空取物
它打着响指,命令他出去
像一个穿制服的人指着小贩说:
“我能打你,你信不信?”
 
窗外的杨树,无筋无骨,像路人
在风中晃动————
瘫痪多年的脸
 
◎墙上画
 
此刻,画中的那个人去了哪里?
卖淫去了?讲话去了?领奖去了?
我,每天看她。她城府很深,暮色来时,更深
一副洁身自好的样子,仿佛要置我于千里外:
“我已非我。你可是你?”
她看我,用幽处的眼
看我吃干饭,说大话,做蠢事
在床上频繁做爱
茫然不自知
像是还活着一样
 
◎秋风辞
 
生于青萍之末,河水之滨
自幼善奔跑,善攀爬,善应和万物
后善周旋,善顺水推舟,也善韬光养晦
久历人世之后,善做沧桑吟,伤别赋
最后找到一安身之所,善养生:保精,益气,养神
但也免不了落入俗套:为自己写一部自传体《秋风辞》
在写优点时,它写下:
善沉默,但多次被提及
善隐身,从未被真正认出
 
 ◎艺术,以及混搭
 
那天,一个艺术家盯着我看。我不看他,我看湖水
“一只鸟的命运是似鸟还是非鸟?”
 
现在流行混搭。画眉鸟在笼子里叫
鹭鸶在小汀洲上叫,一只青虾从它身边从容走过
 
艺术家长叹一口气。他听到了画眉鸟的叫声
他赞叹。他叹气的声音迫促画眉鸟又叫了一声
 
◎我迷恋于自己的影子
 
影子一直跟着我,从未离开
我也不能离开影子。没有影子
我就是遗像,囚犯。没有影子
我就是木乃伊,墙上画
我就是悬空的梯子,梦中的飞鸟
我就是徒有虚名的英雄,没有修养的绅士
所以,我的影子能证实我活着
我嘴里叼烟卷,会冒烟,像火葬场的黑烟囱
我爱我的影子,影子也爱我。我晚上抱影子入睡
白天一块儿外出,形同好兄弟
我把身子站直,不偏左也不偏右
还把衣服穿好。不“潮”,哇塞!也不土老帽
我努力把自己打扮得人模狗样,免得人家说三道四
并从此远离农药,安眠片,上吊绳,氰化钾。不让他们上身
 
 
 
 
诗人简介: 乌有其仁格,1964年生,民刊《北湖诗刊》副主编。学农,从政,写诗。认为写诗是一种心灵清洗与救赎。作品见于《名作欣赏》(原创版)、《诗林》、《中国诗歌》、《河南诗人》、《中国文学》、《天津诗人》、《南方诗人》、《先锋导报》、《怒江文艺》、《金山》等,获多种奖项,入多种选本,出版两本文集。

前一篇:张执浩诗歌16首            下一篇:吕德安诗歌10首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