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何三坡诗歌11首
何三坡诗歌11首
 
◎灰喜鹊
 
三月。简在屋檐下种花。
蚂蚁乔迁。草莺被小南风赶上树。
大地上绿色汹涌。
 
六月。海棠花在谢。
暮色照亮山峦。
一半悲,一半喜。
 
九月。随一朵白云看古松。
天空后面是大海,比去年高,蓝。
黄金堆积在山中。
 
十二月。明月千里。灰喜鹊在飞。
迟缓。不带风声。
一片叶子,被月光照耀,又终将熄灭。
  
◎饥饿的鸟
 
夏天,蝉声熄灭。天堂的帽子压得很低
鸟从雨中穿过 带着饥饿 飞行
一个穷孩子,走得很远
 
◎鸟
 
后来,我们像黑夜中的鸟,放弃了喉咙。
靠遥想星光得到安慰。四月就这样过去了。
磨盘边,一匹蒙眼的驴子。没被你看见。
 
◎落叶
        
秋天了,我的院子里堆满落叶
它们颜色金黄
风也吹不动它们
 
◎姐姐
                
那个生养了5个孩子,总被姐夫打倒
又爬起来的人
是我的姐姐
冬天的夜晚,有人看见她在镇里卖茶叶蛋
冷风,吹白了她的头
 
那个像一株茅草
一阵风就吹倒在田里的人
是我的姐姐
生病了,在医院门外站一会
她就回了家
 
◎雨        
         
雨来了,黑暗的脚步声。
 
街道被雨伞收起。一个小孩在哭泣。
这是秋天的北京。天空是弄脏的报纸。
巨大,虚弱。我们的皇帝,丢了阴茎。
 
我站在雨的外面。看着它。
 
◎菖蒲河
              
绝望的流水没有响声,
整个黄昏,我在读一个宫女的瓶中信,
帝国的香气腐朽又迷人。
 
三个外国女人,在翻铁栏杆。
她们雪白的大腿,
加深了暮色。
 
◎帝国蝙蝠
 
春日将逝,醒来看山的倒影。
大地上的溪水,
向天空奔流。
 
人民躲在蚁穴里,
学习隐忍术。
一只帝国的蝙蝠,倒挂在风中。
 
◎最美的是你无法说出的那一部分
 
秋天了,山色清明。一只黑鸟在湖光中射箭。
白云一朵又一朵,被风吹落。
这些让人伤心的礼物,你想送给外星人。
 
不远处的山腰,挖掘机在吼叫,一个高尔夫球场在开工。
用不了多久,政客、商人与名流们就在那里聚集。
世界是一个洞,属于打高尔夫的人。
 
在一群石头中坐下,看万物生长,阳光像一场烟。
每一棵树都是美的。比起该死的人类,它们孤单又寂静。
甚至,最美的是你无法说出的那一部分。
 
花斑牛和小黄狗行走在柳林里,一个戴草帽的农夫
尾随着它们。想起来生就是那只黄狗,你周身的骨头就碎了。
一只秋田鼠消逝在夕光中。
 
◎喜悦
 
一棵丁香树在漫长的星空下跳舞。
春天你曾经救过它一次。
它记得你的恩情。
 
在夏天,它衣袂轻举。
漫过你的额头。
 
而此刻,星河浩荡。正值隆冬。
四野是明亮又寂静的风声。
你们相顾忘言,不忍离去。
 
◎秋天的愤怒
 
这个秋天,人命危浅。恶棍们的拳头很硬,棍棒很硬。
黑暗在东师古上空盘旋。黑暗,它很硬。
 
想唱一首柔软的歌给很硬的祖国。
就像在白日里提一盏灯笼把卡扎菲叫醒。没有一点用。
 
用五千万的人民币去给一个盲人维稳,江山是摇晃的油灯
是否一阵风就能将它吹灭?
 
村庄笼罩着浓云。一个暴发户坐在垃圾堆里打孩子。
这看上去像一则伊索寓言,但肯定比伊索残忍。
 
 
 
何三坡,诗人,土家族,祖籍贵州农村,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历任武警总部文工团总撰稿、总编剧,《诗歌中国》总策划,崔永元“新锐导演计划”评审团评委。著有诗集《灰喜鹊》。居北京燕山。

前一篇:水晶珠链诗歌10首            下一篇:张执浩诗歌16首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