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水晶珠链诗歌10首

 

水晶珠链诗歌10首
 
◎无法沟通 
 
有太多话想说 
导致我坐在人群中 
一声不吭 
像一片拥有全部声音的森林 
静默在黑暗中 
只听内心深处的大自然 
偶尔 
抛出一只鸟来 
 
◎羡慕 
 
我看到一些无边无际东西 
天空、海洋、草场、吃草的牛羊 
它们跟爱一点关系也没有 
无边无际的天真与好胃口 
让它们顾不上心碎 
 
◎紫色小花
 
我路过夜晚的街边 
一群紫色的小花盛开在花坛里 
它们并没有被夜晚吓坏 
它们还是很紫 
我想摘一朵戴在头发上 
不是因为我需要装饰 
也不是因为它们中的一个需要旅行 
我只是希望有个人大老远 
就能把我从黑暗中辨认出来 
在一朵紫色的小花身边 
他叫出我的名字
 
◎一个女人的解读 
 
她的秘密:话只说一半 
偷看自己的脚踝 
交叉的双手;不好笑的时候放声大笑 
别人都笑的时候她只是 
交叉双手。 
 
她的原则: 
她之所以正襟危坐 
是因为她赞成 
少女的一点点淫荡 
和荡妇的一点点羞涩
 
◎新欢 
 
你执意要带我到海边模拟我的初恋 
算做对我伟大初恋情人的无声致敬 
我不再能够象海边的一株水草那样 
毫无防备的把自己弯向海面 
这里是海的一部分更肮脏和更喧嚣的一部分 
这么多年过去 
海已被更多的初恋和热恋弄的又旧又脏 
正如现在的我 
对付一桩新的恋情 
比这座忙碌的码头更加熟练 
我们共同加工着海 
我们还以为 
那是出自对海的敬意 
 
◎纪念那些树 
 
几棵树 
那么远 
远的令我受宠若惊 
在城市里没有这样的距离 
在城市里我的目光被封锁在 
脚面和眼睛之间 
现在 
我要尽力看更远的树 
它们无忧无虑的绿着 
兴奋的绿着 
为我带来了善意的嘲笑:你这个 
城市里来的家伙 
请释放你目光中的困兽吧 
那些你自以为放不下的一切 
在它们看来 
不过是生长在远处的另一片 
正在起风的小树林 
 
◎从我消失的地方说起
 
在北京的小情小爱里
我丧失了多半个世界
而自尊心让我丧失了更多
我不打算再负责这里所有的提问
对不起
我需要在一个不必回答问题的地方
想问题。我隐瞒了这次行踪
我要奔赴的那个地方恰好
使我的双手、双眼、嘴唇
以及心灵
都拒绝谈论你。
 
◎再写自由
 
我们在公路上搞一搞吧
我们在120迈的车里搞一搞吧
我们在浴缸里搞一搞吧......我们在海岸线上搞一搞吧
被性和好奇长期关押的动物们
不要向我灌输这些莫名其妙的形式感
为了从所有的笼子里逃脱我才来到这里
我的全身上下都渴望象一只小虫子一样
自由而单纯的爬过泥土
我要品尝真正的新鲜和芳香四溢的自我
 
◎沙子
 
白色胶片的海面,只有一种滚动
把我转向你。我坐在腥湿的沙滩上
拨出你的电话。请听听这里的
海、太阳、沙滩、小鱼:它们
都只遵从一种滚动
 
我把你名字的三个音节按进沙里
那些透明和细碎的,在大海晃动的高潮中
退场,变成正午的沙滩。
 
我只是去走了一趟海边
我的头发、衣服和袜子里已灌满了沙子
我躺在一张冰凉、折磨的床单上
被剩余的沙子彻夜磨损
 
◎失 眠 
 
睡眠的亲不到的嘴忽远忽近 
在暗箱里相互摸索 
我没有被睡眠洗成另一张照片 
睡眠哦 
像一只合不上眼的大蜻蜓 
与我面对面坐在黑暗中 
 
一只胳膊血液不畅走出了身体 
兀自醒在自个儿的麻痹里 
于是整座身体的森林都失了火 
一起注视这一条胳膊 
遍布着一杯热牛奶的兴奋点 
----最先烧着了 
 
难得,一只胳膊用这样的方式教我什么是左 
我翻来覆去,把左边反复提升为重点 
睡眠像只合不上眼的大蜻蜓 
用它大眼睛里所有的小眼睛 
望着我的左胳膊在我身体上散步 
 
这个夜晚一切都好 
就是多了一条胳膊 
 
 
  
水晶珠链,原名陈幻,1981年10月出生,天秤座。18岁以“水晶珠链”为笔名写诗,开专栏,出版文集《偏要是美女》、《天使爱混蛋》、[1] 。曾获“榕树下首届网络原创文学奖”、”《诗选刊》2003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现居北京。

前一篇:孟浪诗歌16首            下一篇:何三坡诗歌11首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