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泉子诗歌15首
泉子诗歌15首
◎爱
 
如果再也没有一片黄昏让我去爱了
如果再也没有一个女人让我去爱了
 
至少
我可以去爱我的祖国
 
爱她给予我的痛苦
爱她给予我的孤独
 
◎轻
 
生命中总有些足够轻的事物
等待那些有足够力量承接它的人
另一些人说
多么轻啊
那些承接它的人说
它已经耗尽了我所有的力量
          
◎多么孤独啊
 
多么孤独啊
一个人从人世间走过
他留下的
是被别的眼睛忽视的
是被别的耳朵拒绝的
是被别的嘴唇
没有说出的
 
◎少年
 
一个少年是近乎恐惧地发现那两腿间初生的毛发
在多年前
一个遥远得缺失了边角的下午
一个近乎绝望的少年
面对着,并不得不承担起更多充满未知的下午
而在更多的毛发坚定的,安静的生长中
更多的下午逐渐变得坚定,并安静了下来
 
◎蒙恩的人
 
主说,除了信
再也没有别的了
是的,主。他说
除了性,再也没有别的了
主为他的虔诚而动容,而使他蒙恩
并赐予他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
 
◎柚子
 
母亲从记忆中为我偷来了柚子
在邻村的山坡上,她用砍柴的刀
切割着柚子金黄色的皮
辛辣的汁液,溅在了母亲的脸颊上的汗珠里
溅落在我仰着的眼眶
我的眼泪与母亲的汗水一同消失在焦黄的泥土中
随后的时光是纯粹而甜蜜的
偷窃的羞耻并未抵达我们
我坐在母亲的左侧,捧着半个刚刚被她那双沾满泥土的手掰开的柚子
它的另一半捧在哥哥那双纤细而苍白的手中
哦,那时
他还没有走入那消失者的行列
母亲坐在我们中间,手中握着刀子
她心满意足地看着我们,并把笑容噙在了眼眶
 
◎孤独是什么
                
孤独是烈日中一池的睡莲
是唯一的神仅仅在我的身体中
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同时,又是这广阔的世界的全部
是的,并没有多少人了解
并没有多少人理解
那些伟大的真理
正藏身在这样的悖论中
             
◎默许吧
 
默许吧,默许衰老
默许死亡
默许这些不可避免的事物
默许这依然属于我们的,还没有被时间的巫术席卷而去的
寻欢作乐的一刻
哦,默许这瞬间的快乐
 
◎在浮世
 
从平凡与琐碎中去寻找并发现美的存在吧
就像我们一次次试图从人世中搜寻生命的奇迹
 
在这愁苦远多于欢愉
折磨远远长过爱恋的浮世上
 
我们曾为那些少得可怜的,我们曾为那些短暂的事物
活了这么久,这么久
 
◎记忆
 
第一次作爱已经是很晚的时候了,这是相对于一个人的青春而言的。
第一次通过手来抚慰自己的身体也是在很晚了。
而在最初的那些时间里,我一次次用在大街小巷的暴走
来平息身体深处的饥渴。
那被火追逐,却无路可逃。
记得有一次,我用了整整一个夜晚从城东穿过整个杭州城
到达了城西一处我从未抵达过的地方,然后踩着曙光返回。
这是一段并不遥远,但又何其漫长的时光。
          
◎游戏
 
我记起在父亲的主持下
我们姐弟仨做过的一个游戏
我们的手心被分别放入了两个硬币
它们用来购买能充满整个屋子的东西
 
哥哥从村口的小店中买回了火柴与蜡烛
姐姐从村后的山上采回一束栀子花,那是一个春天
而整整一个下午,我一直坐在那间慢慢暗下来的屋子的窗前
 
在那间充满烛光、花香和我的孤寂与忧郁的屋子里
父亲宣布了答案
我们手中剩余的硬币用来作为我们各自的奖赏
 
◎落泪
 
有时,我看着保俶塔会落泪;
有时,我在西湖的对岸看着孤山会落泪;
有时,我穿行在孤山山脊,
听着鸟雀的啼鸣会落泪;
有时,我因忘了身在何处,
因忘了我就是那个遗忘自己的人而落泪。
 
◎雾中划桨
 
在雾中划桨的人,他们并没能撕开浓雾。
他们一次次把手臂伸出身体之外。
他们不断地划,不断地划。
他们满载着雾,
他们的身体也是雾做的。
他们的脸是雾,他们的眼睛是雾,
他们的心何曾不是白茫茫的。
他们不断地划,不断地划,
他们一次次将白色的枯骨举过头顶,
又一次次探向水之深处。
 
◎暮色
 
一只鹅,然后另一只鹅;
一只野鸭,
然后另一只野鸭;
一只鹅,然后另一只野鸭;
一只野鸭,
然后另一只鹅。
它们彼此呼唤,
它们的欢喜编织出
这越来越浓郁的暮色。
 
◎真实是什么
 
一对青涩的异国小情侣
他们相互凝视的眼神让我羞怯
或许,还有一种不真实的疑惑
是虚幻的吧!
一个不再相信任何童话的人
是一个长大了的,还是一个衰败的人?
或者说,真实是什么?
那些因我们这样与那样的懦弱所导致的
生命中美好事物的丧失
那些丧失的,是否都是不真实的?
甚至作为它们从来不曾存在过的证据?
是失败的啊!
那个丧失了勇气的人
那个节节败退的人
那个不再有足够的力量来与生命中的美好相认的人
那个绝望的人
只有这将多数人捕获的绝望才是真实的吗?
哦,这多数者的暴政!
而一群蚂蚁面对由秋天枯黄的树叶堆积成的崇山峻岭时的哀怨
与星辰们低垂的目光随我们寄居的星球表面的凹凸而微微起伏
它们之间,哪一种事物更接近于真实呢?
我想起了多年前读到的
由一个女同性恋者写下的凄美的文字
那同样由肉体与灵魂双重的牵引而迸发出的,但因作为少数者的体验
而遭到了普遍的质疑,甚至谴责的情感
她在绝望中的坚持
或许,她的坚持正因绝望而获得了动人心魄的力量
或许,真实只是在我们克服了自身的偏狭时
那得以向我们显现的裂缝之中的辽阔,那无边无际
 
 
 
泉子,男,1973年10月出生,浙江淳安人,著有诗集《雨夜的写作》、《与一只鸟分享的时辰》、《拾遗集》、《杂事诗》,诗画对话录《从两个世界爱一个女人》,曾获2007年度刘丽安诗歌奖,现居杭州。
 
 
 
 

前一篇:阿信诗歌13首            下一篇:孟浪诗歌16首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