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阿信诗歌13首

阿信诗歌13首

在尘世
——写于感恩节
 
在赶往医院的街口,遇见红灯——
车辆缓缓驶过,两边长到望不见头。
我扯住方寸已乱的妻子,说:
不急。初冬的空气中,
几枚黄金般的银杏叶,从枝头
飘坠地面,落在脚边。我拥着妻子
颤抖的肩,看车流无声、缓缓地经过。
我一遍遍对妻子,也对自己
说:不急。不急。
我们不急。
我们身在尘世,像两粒相互依靠的尘埃,
静静等着和忍着。
 
雪夜独步
 
现在只有雪粒划破空气的声音。
现在一个人面对黑夜和内心。
现在醒着,是一座孤岛。
现在写下诗歌:雪是月光和酒,而夜晚是起伏的波浪。
 
致友人书
 
现在可以说说这些羊。它们
与你熟悉的海洋生物具有相似性:
被上帝眷顾,不断繁殖,长着
一张老人或孩子的脸。
现在它们回到山坡,挤成一团,互相取暖。
现在它们身上覆着一层薄薄的寒霜,和山坡一样白。
头顶的星空簇拥无数星座:
北方的熊、南方的一株榕树、阿拉伯圣水瓶、
南美大河……古老又新鲜。
我的帐蓬就在它们旁边。
我梦见的和它们一样多。安慰也一样多。
黎明抖擞潮湿的皮毛奔向山下的草地,
像满帆的船队驶往不可测的海洋。
而我将重新回到城市,那里
有等着我的命运和生活。
 
看见菊花
 
在邻居的阳台上,秋阳温存。
在路边小店的招牌下,几只破瓦罐,淋着秋雨。
这些菊花应该长在篱下,但是并没有。
这些菊花看上去也是菊花。就算没人看见,它们也是。
 
原野
 
原野是美丽的。露水
很快被蒸发掉。向阳山坡
两个牧人背风说话。
草地腹部的海子,正在复制稚气的云朵。
野花的喊叫是非人类的。
坐在远处的雪山,或许
听懂了一些。
整个下午,羊群似乎未曾移动
(一堆堆被谁丢弃的玩具,还是
那些带心跳的石头?)
而落日是壮观的。星星
迟早会出现:它负责在白昼留下的废墟上
埋下神秘、而又安静的种子。
 
鸿雁
 
南迁途中,必经秋草枯黄的草原。
长距离飞翔之后,需要一片破败苇丛,或夜间
尚遗余温的沙滩。一共是六只,或七只,其中一只
带伤,塌着翅膀。灰褐色的翅羽和白色覆羽
沾着西伯利亚的风霜……
月下的尕海湖薄雾笼罩,远离俗世,拒绝窥视。 
我只是梦见了它们:这些
来自普希金和彼得大帝故乡
尊贵而暗自神伤的客人。
 
在外香寺
 
只能在天边。
也只能是荒僻的,拒绝着俗客。
 
穿绛衣的僧格对我说:愿意的话,
可以到里面看看。
 
但我想:进去之后,
又能看见些什么?
 
我就一直站在风中,远远望它。
外香,外香,那会是一种什么香?
 
四周的花草我闻不见。
这让我痛苦的、折磨我的,它会找见我吗?
 
那会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
那会是一种怎样的解脱?
 
孤独
 
知道月亮里面有一扇开向桂树的门。
知道大河奔流受制于一种神秘的自然宗教的驱使。
固执地想把大海写入诗歌,想把一种
人类无法根治的毒素,植入此生。
 
雨季
       ——给人邻
 
说定了,陪你去玛曲对面的唐克。
看亚洲最美的草原,看雨后河曲
壮丽的日出……
我闲居已久,懒于出门,心中长满了蘑菇。
我们搭伴去唐克,是第一次。也可能
是最后一次。
雨季如此漫长,草原上的小路泥泞不堪。
我去屋后林中
砍两根顺手的木杖,趁着晨雾未散。
 
疲倦
 
这疲倦有如微醺,让我迷恋。
这疲倦不名姓字,既感陌生,又觉熨帖。
这疲倦的浪花一波波袭来,竟是无由拒绝。
这疲倦的花园,关着一头野性的豹子。
这疲倦,如此深沉,充满诗意的魅惑。
这疲倦的物,疲倦的眼神,疲倦的岸,
如夜的渊面,令人,沉醉。
这疲倦的春天,仍叫做春天。
 
星群律动
 
星群律动是可感的。
星群律动不拒绝来自人类任何一次长久的参详。
星群律动暗合万物生长的节奏。
 
星群律动:从最初的一刻开始。
怀有秘密使命的大军,深入流沙,然后
神秘失踪。而另一支庞大的船队,
正在涉渡地中海的碧波……
 
星群律动是北方天井下
一个少年,突然遭遇的眩晕。
是不由自主的裹挟和跟从。是大势。
是不可逆转。
 
星群律动:有一次竟是“吧嗒”一声,夜露
从弯垂的芭蕉叶尖弹落,然后
一切,就发生了。
 
词条:卓尼杜鹃
 
杜鹃花科。高山杜鹃亚属。
生长地:甘南卓尼,光盖山脉之阴坡。
坡上:雪松、苔原、砾石和冰川;
坡下:沙岩、灌木、隆隆作响的峡谷。
月光舞台,听众是松鼠、蓝马鸡、雪豹……
宁静的音乐响起,内中,隐隐有一种狂欢。
信奉地方主义、原教旨主义,
拒绝异地嫁接和栽培。
不取悦人类。
性器官,只对自然界打开。
灿烂、放肆、如火如荼——
濒临窒息的美,分明是向死而生。
我不幸靠近了它们,从此
变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花痴。
 
安祥
 
暮秋中
唯一不被伤疼侵凌的果实,是安祥。
含咀凛冽秋气,在大路拐角,
燃向荒天野地的矢车菊,是安祥。
三两颗星星,飘进身后不远的夜空,
那一片鸟声洗白的草原无疑是安祥。
我所熟知的古印度王子
识破命运的神秘微笑,
也是这安祥。
 
让我在漫游中情不自禁,蓦然驻足:那棒喝万物的美中之美只能是安祥。
让我放弃言辞,面对一首终极的诗歌,无法描摹的内心欣喜正是这安祥。
而正受一切,俯仰无愧的生命感觉唯有这安祥。
 
独享高原
 
点燃烛光,静听窗外细致的雨水。
今夜的马,今夜的峭石,今夜消隐的星辰
让我独享一份冷峭的幽寂。
让我独享高原,以及诗歌中
无限寂寥的黑色毡房。
 
我于这样的静寂中每每返顾自身。
我对自己的怜悯和珍爱使我自己无法忍受。
我把自己弄得又悲又苦又绝望又高傲。
我常常这样:听着高原的雨水,默坐至天明。
 
 
 
 
阿信,男,1964年10月生于甘肃临洮,1986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历史系,长期工作、生活于甘南藏区。参加诗刊社第14届“青春诗会”,出版有《阿信的诗》(2008)、《草地诗篇》(2014)、诗歌EMS《致友人书》(2014)等。

前一篇:黄芳诗歌10首            下一篇:泉子诗歌15首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