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殷龙龙诗歌11首
殷龙龙诗歌11首
 
《羞耻如此简单》
 
十一月,继续黑下去。连古板的河流也想钻被窝。
它们路过我家了吗?屋檐不知。
 
垃圾箱里冻死的孩子如同僧侣自焚;冷暖不知。
他们用怕和无畏证明自己不是坏人。
 
让羞耻在腐朽中遇见我。宽窄不知。
 
《上苍之有召》
 
小妹,我回来搬我的痛苦
硬的不在
在的是一根颈椎,沿着血脉奔跑
 
小妹,大哥无能啊
六十年后那座城仍然是一堆废墟
你和将士们的骨灰仍然弥漫了半个华夏
不相容不仅仅是自私
个性、信仰、历史,终被一段时间抹去
 
丢下可以丢下的
大大小小的阳光
女兵一样散开。阳光在屋檐边悄悄地东撤
战斗还没开始它就败了
 
既然一个是活,五百是死;那么大陆上的所有
涂炭不为零,或是负数
一边的天文数字还不够,不够
还要加上另一边
 
征战多年,杀人无数
我的大旗最后卷起的是座岛屿
为什么留下你稳定军心
为什么大厦将倾还要挽狂澜于万一
小妹,我没有玉碎;手中的绝命电已成隔世的帘幕
人在道路前是一个误会啊
万念指向火海
 
被一地灰烬收走。收走
辛亥之年漏下的命——
一个逃兵
谁知道谁的一生屈辱,谁知道谁的死卑微
余下的岁月把来世熨平
 
《再也没有我的冬天了》
 
你的羽毛在春天变成一场大雪
变成天鹅湖,如履薄冰 
 
我给你换了电池
我的吻,多累
 
老老实实说话,尽管你听不懂
慢慢腾腾走路,打开胃,那里,哨兵依旧忠诚
 
三月,又一个三月
一艘沉船让潜水者寻到佳肴
 
三月,又一个三月
少了贫穷
 
船头的雕塑
崩溃的云。满纸中文多轻浮
 
一夜之间翻遍广场。自由
别忘扫走
 
三月,我知道写什么但我不写
三月属于天鹅湖
 
《给艾晓明一个武汉》
 
我想要回我的长江。
江水洗净肠胃;然后还你。
 
武汉从未写出的,我从未丢弃;
 
武汉,三月抱怀,
你不能以我的凶悍挟持
每一个中国。
 
《平哥带我们游东湖》
 
除了把身家性命灌进记录片
还有很多的梦想,容我慢慢活
 
除了锯齿般的诗句,燃烧的木屑
嗓音太明亮。除了黑白的孤儿,草莓的女子
 
除了我们的黑舞蹈
太多的痛,灯笼提着走
 
东湖停在两棵水杉之间
你顺势搭桥;桥的一头可以高高翘起
除了风,植下骨与血
不会刮走半山腰的人生
 
当你不屑时,丢掉不屑——
除了我们
从湖里拔出黑暗。东湖,东湖,如敞开的蜜
与其品尝,不如吞咽一辈子泥土
 
《旅行》
 
我不断地引诱你,不假思索,像八卦的河流
我现在只是一个虚幻的词
在街头坚定不移:陈独秀那样叛国,胡适那样坐享其成
在江南,不是每一片水称王称霸
不是每一座山掀翻更高的山 
换上短袖失去领导的气质
从去年,从今年;你看我,你来。我拿你十万首情诗
编一部法典使唯物主义消失,使唯心主义再消失
硬卧变成你的血肉
余姚接受质问。我和马一样,驮着双眼皮的忠诚
我漏掉飞禽
知道它们和我信同一上帝
同在艾老师家中做巢
我随武汉,一分为三
亲啊,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风格
龙龙的文字像途中的大山不断展现在平原上
贯穿始终
每块平原都有响马和游击队出没
亲啊!我能猜透你,让你的地图缩小
让你的城沦陷
不设防。这个铁丝网的春天我不断地学坏
去中山大学传授坏的方法
留下坏种子
化脓
不屑做一千五百万逃税人的债主
背叛自己,把伤口嫁接给
陌生的南方;我看见陌生人一步三晃,在助行器后面学坏
拐过几个省,快递蜜色的诗集
你收到的将是十万首真诚而无言的情诗
 
《古榕树》
      ——给常青弟兄
 
几百年后你是我的前世
兄弟,今夜我们有不屈的灵魂肆意生长
粗大、贵族。恍惚间全身通透
像那个废旧码头
我在南方和黑夜缠绕着
——哪个是榕树
哪个是兄弟
几百年后你是我的前世啊
分不清彼此
只有冤魂冲上古老的石桥
连着筋脉:斑驳的日子生生不息
今夜你只能绝食三天
今夜榕树活了千年
你是我的前世
兄弟
我的生命是用来浪费的
用来倾听小洲村的高龄、祈祷
和默不作声的
 
《乳房方舟》
 
我不介意变成两头上翘的船
人为的绿荫成为湿地
好像在酒肆
夸口千年的牛诗
小学生正被你们拉走、奸淫
我知道反抗者一个个被捕
知识分子一个个喉咙嘶哑,低下头
中国,你们在肏人的时候想没想过畜生
你们坑杀生命;让榕树垂下气根吸收黑夜的养分
许多年后我不介意自己腐烂;而你们
你们都这样害怕吗
怕六月,北京和香港
怕股掌之间那些叫奴隶的人,叫主人的人
你们听僵尸指导
在脑袋上做了很多手脚
把它的人性、自私、堂皇
砌在墙里,凸出相框统称领袖像
我知道乳房使女人伟大,剪刀阉割官员
我知道艾老师的爱与愤怒
脱去光明拉黑天朝——多少私密到此一游
我知道我的诗偏离了航道
泥沙俱下
对水鸟和大叶草下的搬迁深怀愧疚
上帝给人们生养的乳房
就不介意让她拯救魔鬼灵魂
 
《南国硝烟》
 
写什么上天入地,怎么写老树盘根
写什么左眼在跳
而右眼看见怎么写
酷似小小的火柴棍
你在一幅画里选四个打麻将的裸女
画家暗示这是美、俄、日、中四个豪赌的国家
你和它们埋在一起,不是结义兄弟
经常为活着发愁
走路时,写什么替你提裤子
吃饭,怎么写就叫服务员拿不锈钢的勺子
其实在两棵榕树中间
你已用筷子夹起孙先生和他的中山大学
旁边就是夜晚,珠江泛蓝
 
你写什么都成
只要不对怎么写发飙
泗海公祠大门紧闭;那把钥匙终生不用
好像红色的选票
早就预备妥当就是不给你
你有时开车接朋友们,你不喝酒
语言却微醺。诗歌的麦芽长一人多高
温暖和杨梅
瞒过了天下大事
 
写什么离婚了
怎么写说什么也不愿意走
它们有个儿子,像剧里的台词
陈旧但表达出来却很新鲜
怎么写适合做你的女一号
老公老婆乱叫
 
他们又是你的二师兄
在火焰山上打了一架。昨天
刚刚和好,昨天也是思想短路的敏感日
枪声、炮声,一地鸡毛
写什么被禁
怎么写声名远扬
那哥们获奖了,奖杯里盛满水
抹去政治面目
仿佛炫技炫过了头
怎么写知道自己已成为语言的奴隶
 
不久你被挪到另一时空
和好事错开。枕头里的麸皮跑到大脑内部
美女们在阳光下暴晒
剩下的情节雷同,她们融入盛世
哦,英雄最后出现
生硬、蹩脚,随你的步伐
 
《冀中星》
 
妈妈留给我一双配火药的手
医院截了去 
陌生人给一辆轮椅,让我终生享受
局长扔下一叠纸币
我抬起右边感谢
沉重的签名
希望的姓氏
女友叫我的人生多了七天七夜。七天七夜啊
胜过阿拉伯国王
妈妈,我没有驾照
但开车的技术足以拉着人家逃
电脑、啤酒、板床、胶囊
组成完美的家
八年的海绵垫缓解心跳与疼痛
疼痛经常来咣当咣当
它以为我的命是门
妈妈,你看我用一根食指就能打开博客
远远近近的粉丝啊
泡泡她们就能吃
而路上的投诉信,像讨饭一样讨说法
穿过被损害的躯体
阳光寻找自己的被侮辱
还有一段黑黑的刑期如影随形
爬着生,坐着死
 
这么多飞来的幸福
妈妈,你看航站楼都装不下了
 
《影响网事》
 
 
这几天我们跑的,没任何进展
你在QQ里说,我们的网完了,完得无声无息
不知什么部门,什么人封的
真是流氓
我们最好把自由锁到屋里,再把大饼套在脖子上
但它还是饿死了
多少无语把网打成筛子
鲜血润喉
助步器、遥控、糖果、羽绒背心
鼠标、忠诚的显示屏、快递收据、吃干饭的
它们更是不想开口
黎明前到达的送奶工无语
声控灯默默照明——它的音频放大器也无语
大风刮过,雾霾在角落里讪笑
早起的人匆匆出门,挤地铁
他忘了今天是11月21日,影响中国的网昨晚被封
一夜之间沦为亡国奴
真相是:权力害怕无形的网
就像百姓害怕没有网
网络在寻找庞然大物的脚印和粪便
悻悻然——真相就是不高兴
它用它的后脑勺看你
看你彻骨冰凉。另一种真相穿着名牌内衣
以财富和美女诱惑你
死的和不死的,模糊着服务器的轮廓
我们的国运竟系在食指上
它一退再退
如此有分寸,仿佛失败的红缨缚住冷兵器
如此精道,九段高手的蒙面对局
我们本是自然物
不幸有了思维,敷衍成爱
爱铺一片网……
我们被取消低保、住房补助,如今又失业
我们还能孤军奋战
我们给她——媒体人、学者、不怕死的网友以浩瀚的生命
浩瀚且漆黑一团
 

殷龙龙,1962年生于北京。81年开始写诗;出版有诗集《单门我含着蜜》。

前一篇:卧夫诗歌12首            下一篇:黄芳诗歌10首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