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华万里诗歌10首
华万里诗歌10首
★在爱情很静的时候 
     
这些爱情很静,静到好似没有这些爱情。但落花  
沙沙地响,大地的愁容出来了。我没有在花边  
回避,反而在香气中陷得更深。齐腰的风  
水一样流经全身。爱人走了,爱情显得很静。我打了  
一个寒颤。在想不到的地方,斑鸠叫了。我突然  
明白:秋天是球形的,而爱情很扁。正面  
和侧面,确实很静。而在后面,欢乐平白无故地散了架 
 
★这个上午 
     
这个上午,我在原野上行走,我在原野上访亲  
我可以把这株青草称为兄长,可以把那滴露水  
叫做妹妹。这个上午,悬念不在悬崖之上  
它随同平坦的溪水平静地流。它蛇一样游进  
野花乱开的草地。神神秘秘,不知所终。这个上午  
几枝桐花,在风中轻轻晃了一晃,它们背后  
沉重的青山便微微动荡。这个上午,2月刚走  
3月刚来。我是夹在欢乐中的一天,既旧  
又新,且有一点点庄重的气味。这个上午,天蓝了  
一阵又一阵,陪同我的太阳,并不老些  
这个上午,没有谁将我的欢乐当作沉疴治疗。那些  
跳米跳去的小青蛙,像我内心的繁灯。这个上午  
又宽又窄,我的爱情居中,我的双手在左右  
平衡着幸福。这个上午,就要被下午  
接走了。我如辞别故乡的蝴蝶,依依不舍……
    
★一个人的夜晚
 
一个人的夜晚也有许多虫声站在身边  
它们把草叫得很响,把荷塘  
叫得更圆。它们好像在告诉我:一个人  
独处不可想到孤单,一个人  
看荷花不要全部看完。尤其是站在月下  
有着亲密的影子。尤其是  
妹妹睡在藕里,还没有出来。想到这些  
我就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  
我就从两个人变成了三个人或者五个人  
我就像虫声一样亮了起来  
亮得很真,亮得很宽  
偶尔,还露出细微的闪电  
  
★遗嘱 
 
当我死后,请把我葬在白纸一样的地方。用文字作泥  
垒一座少典故的土坟。然后,在墓碑的上方  
刻一朵简单的云,象征我的自由、纯洁和清贫。在中间端端正正  
写上我的名号,时时透露出鹧鸪的叫声。再在  
下方,种植几茎细草,让它们在我寂寞时轻轻地摇曳…… 
 
★谶语 
 
让那些夜晚,去爱白牙齿的重庆,在避风的地方  
慢慢地蹬过爱情的浅水。让那些小盆地,安放  
在大腿样的山谷之间,迷情的野葱花,哗啦啦地暗香  
让那些在婚姻中彳亍的人回到床前,重新用手指  
谈情说爱。让那些在天空下空得一无所有的人,在七月  
拥有部分寒冷。让那些妥胁的鹌鹑,向求爱的山鹛  
学习,凭借树木把叫声抬高。让那些失恋的词语,遇见  
我时,像深夜的红色蟑螂,闪电似的,奔逃  
       
★手持荔枝的妹妹
 
手持荔枝的妹妹,不要在梦境中躲藏,我已认出  
隐忧是一种灰鸽子的灰。手持荔枝的妹妹  
你是否在思考生活的锦绣,灵魂的补丁?幸福这条狗  
尽历了苦难,它趴在斜阳下时,多像一句  
金色的谚语。手持荔枝的妹妹,我不会在藕的嫩肉里  
找到妻子,更不会找到爱过的白夜。手持荔枝的  
妹妹,我喊一声高山,一切又变得很矮  
我在婚姻中数了一会儿鱼儿,记忆便波光粼粼  
手持荔枝的妹妹,我不喜欢“周末的骨头”  
和周末的鸡翅,我只向往词语的盛宴,那当中  
有许多珍贵的爱情的香气。手持荔枝的妹妹  
你在白色的石头,可看清了我必须镌刻的紫薇  
天空颤动,水红的鸟声正从我们之间划过  
手持荔枝的妹妹,你不要晃动,你的每一颗荔枝  
都是我的咏叹,我的比喻,最好的诗句  
冈此而涌现。手持荔枝的妹妹,你是我的象征之妃  
笑一笑吧,我看见了你牙齿上的晨光了 
 
★深夜思 
 
偶尔,我会在深夜蓝一下  
我会伫立于  
紫藤架旁,突然想到:白昼过来的人,应该向那只  
月光下的虫子学习  
它卸下劳累和烦闷  
眠于一张椭圆的树叶。在绿色的床上  
度过水晶一样的时光。万籁俱寂  
唯有梦的足爪在动。唯有面颊上的微笑,享受着  
波澜不惊的生活  
当北斗七星横过它  
小小的脑袋,灵魂的露水  
已悄悄闪烁…… 
 
★在这个黄昏
 
在这个黄昏,我和落日沦为过客  
多少  
乌鸦,在金色的夕照中想改变不吉利的腔调  
却怎么也抱不稳墨水式的啼声  
嘉陵江  
缓缓,越流越为平静。那个在岸边  
等待苹果树渡江而来的女孩  
转瞬间成为妻子  
撒网的老叟,最终捕到的不是欢乐,而是  
长满鳞甲的自己。但完整的一天  
依然完整。需要  
缝合的,仅仅是记忆的漏洞和追悔的衣衫 
 
★自问
 
我为什么背对深海,站在这浅文化时代?我为什么  
在哲学中睿智不起来  
愚昧得不知所措  
我为什么不把右手留给史册,却让左手,去为谬误挥毫疾书  
我为什么睡得  
这样的封闭,不让红日在黑暗中长驱直入  
我为什么不能从一些词上  
刮下雷声和闪电  
再仔细地放进悲壮的诗歌  
我为什么  
把鹰确定成一句口号  
而不是壮志凌云的象征  
我为什么忽略了文字和露水  
被铁锈  
反反复复地诱惑?我为什么常常小到极点,不能够  
大得亮些?……  
我为什么不立即停止  
这一连串无用的质问?我为什么  
不突破为什么的重重包围  
自己解救自己
 
★坟墓上的草
 
我会在往事中怀念自己,我会
在墓碑上纪念自己。亲兄弟一样的草啊
你们为什么
还在摇曳我青春时的露水
你们约住风
绕着我轻声交谈,让那一树玲珑的樱桃
反复出现。你们把星辰,记成
我的歌词了,随时
细哼几响。亲兄弟一样的草啊
你们绿得并不忧伤
只一波一波地起伏,恰似回忆的细浪
鸟不叫,黑与白之间
隔了几个世纪。你们将爱涌来时
就像我18岁见过的海水
亲兄弟一样的草啊,我已经成为旧人物
衣著和微笑都黄了。唯一
不变的是我保存在身上的银杏、香樟、紫檀木
以及它们的哑默和清香……
 
 

华万里,男,1942年生,重庆人,出版有诗集《轻轻惊叫》。《华万里诗选》获四川省二届文学奖、建国40周年重庆文学奖,散文《看花心情》获首届重庆散文奖。

前一篇:琳子诗歌12首            下一篇:姚风诗歌13首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