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广子诗歌12首

 

蒙地诗篇(十二首)
 
◎梅力盖图﹡
 
高速公路上。七月在拐弯
夏天就这样超速了
极不情愿的把我们带到梅力盖图
 
云已经低到不能再低
你的呼吸像一吹就破的纸
 
但是还不够蓝,有人指着天边
就好像说,生活还不够碧绿
 
我只好抑制住暂时的汹涌
在梅力盖图,在你的呼吸里
尽管我仍是一株被风一吹就冲动的草
 
﹡梅力盖图,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境内的一个地名。
 
◎给赛汗塔拉草原落日的建议
 
不要急于堕落,现在离暮色还有一百米
可以邀请一头公牛和你作伴
 
在它辉煌的脊背安家
原谅它笨拙的犄角弄疼了黄昏
 
不要忙于告别清贫的大地
在它辽阔的腹部,你不是唯一的浑圆
 
作为最性感的照耀,晚霞堆里
一抹最苍茫的光。不要试图疏远
 
比旷野更野的风,迟早会在
曙光里再次相遇的对手。不要辜负
 
一株低矮的草,这卑微的忧伤
我对你有一分爱慕,就对它有十分眷恋
 
◎敖伦布拉格峡谷*
 
黄昏架在山顶上,群山劈开双腿
被晚霞宠坏的落日,看上去就像一个
足有一百公斤的睾丸。因此峡谷里漂浮着
终年不散的气味,其实就是神的精液
渗透了闷骚的岩石。这也是为什么
在敖伦布拉格,我拒绝成为红色的沙砾
一层层剥开松动的山岩,就会摸到
传说湿润的阴部,风蚀的洞穴
分娩出多少神秘的夜晚,至今还
淌着处女般的涓流。这就是为什么
在敖伦布拉格,即便有月光照耀
我也拒绝成为一块勃起的石头
再往前一步,我还会拒绝迎面而来的峭壁
把一座平庸的山脉拆成了绝望的悬崖
因为缺少一颗砂岩质地的心脏
我拒绝分辨回声里属于野兽的吼叫
像那天然的雕塑,把暗哑的耳朵
贴在古老的崖壁上。在敖伦布拉格
峡谷只是它隐喻的一小部分
攀附在砂岩上的老鼠,还不足以
引来一只苍鹰的俯冲。但是当夜幕降临
群星隐匿,扑朔的杂草再一次
把子虚乌有的秘密嵌进逼仄的岩缝
在敖伦布拉格巨大的伤口里
我拒绝风吹在我的脸上,我拒绝美
拒绝使一个不和谐的人类,成为美的累赘
 
*著名的西部梦幻大峡谷,中国最后的秘境,位于阿拉善盟阿左旗最东端。
 
◎吉兰泰的咸
 
在吉兰泰,没有一头牛
愿意伸出舌头,舔一舔傍晚的云
就连一块风尘仆仆的石头
都懒得翻身。太咸了
一只鸟宁愿渴死在飞翔里
也不会落在吉兰泰的树梢上
真的不是夸张,我曾亲眼看到
一头死猪漂浮在盐湖上
那么完好如初的死相
简直令人惊讶。不是夸张
在吉兰泰,盐湖就像一个浑身
布满皱褶的女人,有多咸
才能让盐山失去隆起的欲望
真的是太咸了,在吉兰泰
就是看见死猪的那一次
我试着伸了伸舌头,如果能一直
咸下去,我希望爱人的嘴唇
也可以变成一片盐湖
好比在吉兰泰,除了对一粒盐的热爱
还有什么能配得上真正的咸
 
◎夜宿黑河
 
黑河流淌。与我见过的很多河流
没有什么两样。河面上翻起
浑黄的波浪,一条埋头赶路的水领着
一群散漫的漩涡。两岸近得就像
一张就要合拢的嘴或两张急于贴在一起的脸
一边是田野,一边是旷野
默契的挤着一条河。额济纳河
我更愿意入乡随俗叫它黑河
这里我说的是向北流淌的那一支
蜿蜒,曲折。清晨发亮,夜晚变暗
这河流中的隐士。当月亮爬上我的帐篷
听着它月光一样均匀的涛声,岸边的沙土
一层层塌陷,为波浪刷上新的浑黄
八级风暴也不能激怒的黑河
与我见过的河流还是有所不同
 
◎背靠阴山
 
无马可牧。我背靠阴山
天空也无盘旋的鹰。只有云雾
 
在模仿马队的阵列。躲在密林里的
泉眼早已撤出了岩石深处
 
而忧伤和骄傲无处可藏
终年不化的积雪远不能平息
 
狂风刮过山顶时的暴躁
我背靠阴山,变成新世纪的懒汉
 
山上雷霆奔走,石头一声不响
与沉寂的群山保持默契
 
我张开双臂,摆出鹰的架势
白云飘过,背后的阴山岿然不动
 
◎新敕勒歌 
 
阴山下的一小片平原,背叛了群峰
又一无所获。只看见青草在飞
没有马蹄回应,那为雷霆报信的马蹄呢
风一吹再吹,草一低再低
新生的水泥不认识它的兄弟石头
石头不认识山,羊不认识青草
你不认识我,我们不认识阴山
风吹草动,背叛的平原一无所获
 
◎乌拉特草原之夜
 
但月亮不会掀翻一只公羊
骟掉它的睾丸。因为群星会
 
藏起这把多情的刀。不眠的牧场
到了夜晚,将由一座敖包主持
 
风来点燃牛粪,马奶桶倒在一边
哦,篝火,多想扑灭的冲动
 
忧伤不请自来,爱情镶着玛瑙
神秘的裂纹,从银碗纵身嘹亮的皮鞭
 
夜色深爱着夜晚,木栏围拢的羊圈
羊群在安慰无家可归的风雪
 
不止低垂的星辰,连谦逊的草地
都深信不疑:乌拉特的夜晚
 
除了出土的恐龙,地下埋藏的矿石
没有寂寞的人,只有孤单的神
 
◎巴音陶亥﹡
 
封冻的河流两岸。灰暗的群山
不断后退,连绵的丘陵也赶不上
 
寒流的步伐。严冬停滞了
如果连风都不屑吹起路边的煤灰
 
我该如何面对赛汗乌素的灯火
回家的路上,一丛丛柠条拧紧了黄昏
 
但大地保留了苍茫。巴音陶亥
既然你不掩饰你的荒凉,我也不怕
 
暴露我的沧桑。用不了多久
大雪将会擦亮我们风尘仆仆的脸
 
而渡口上的浮桥,正与浮冰一起
要把一条凝固的河流抬到岸上
 
﹡巴音陶亥,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境内的一个地名。
 
◎卡布其,山沟里的生活美学
 
煤炭不是玫瑰。同样是黑色
美好的一面,遇到石头也会闪光
从山沟里一直挖下去,就能
挖出白灰和水泥,青砖红瓦的房屋
挖出爱情和后代,最后挖出火焰
石头的灵魂,比玫瑰还热烈
但玫瑰不是煤炭。没有可比性
从爱情里挖下去,怎么挖
也挖不出浪漫和惊喜,一间
温情的花房,甚至挖不出
玫瑰的尸体,石头一样坚硬
这就是山沟里的生活美学
玫瑰滚出爱情,煤炭填进炉膛
石头开花,逼真了生活
 
◎天地之间阿拉善
 
一千公里尘土,只是进入阿拉善的门票
时光是免费的,但旅途很昂贵
飞奔的沙砾,也许磨不破一双鞋
一只轮胎。唯独紧闭的心才是易耗品
每一次打开都仿佛天地之合,需要磨损多少
闪电和雷鸣,清晨的风和傍晚的雨
阿拉善,苍天的俯卧撑,大地的仰卧起坐
如果双眼在充电,像野马一样奔跑的是打开的心
 
◎希拉穆仁
 
落日给足了草地面子。夕阳下
迎客的马队就像溃败的战俘
 
敖包倒是并不气馁,但挽救不了黄昏
如果炊烟可以卖钱,牛粪就能
 
重新变回天然的宝贝。毡包旁边
晚风非要挑逗一条干渴的河
 
谁会想到,青草的嘴唇也在
等待马蹄的亲吻,而乌云的屁股
 
比远处的山冈更占地方。亲爱的
蚂蚁骑士,请抓紧草叶上做梦的绿
 
希拉穆仁,我向奉命赶来的雷声承诺
今晚的雨水决不夹带一滴眼泪
 
 
 
广子,男,七十年代出生于内蒙古鄂尔多斯。主要写作诗歌、随笔,出版诗集《往事书》等三部。曾就读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内蒙古作家协会签约作家。
 

前一篇:苏浅诗歌14首            下一篇:颜梅玖诗歌14首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