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赤子著作 >>书讯:王家新译诗集《带着来自塔露萨的书》出版

 王家新译诗集《带着来自塔露萨的书》出版

 

    “我将迟到,为我们已约好的相会,/当我到达,我的头发将会变灰……”
    这是诗人王家新二十年前在伦敦翻译的茨维塔耶娃《约会》一诗的开头,近期,《带着来自塔露萨的书:王家新译诗集》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终于来到了我们中间。
 
    
    王家新为近二、三十年来贯穿中国当代诗歌历程的重要诗人之一。在创作和从事诗歌研究、批评的同时,他一直致力于诗歌翻译。他在十多年前翻译出版的策兰诗歌在中国诗人和读者中产生了广泛、深刻的影响,近些年来,他又投身于对一些如他所说的来自“同一精神家族”其他诗人的翻译。青年诗人和译者胡桑说王家新的翻译总是“浸润着精神力量”,令他“折服”,“王家新的翻译总有一种富于张力的呼吸,出自一种生命的辨认。”
    作为作家出版社策划出版的“世纪北斗译丛”第一种,这本译诗集精选了茨维塔耶娃、曼德尔施塔姆、阿赫玛托娃、帕斯捷尔纳克、沃尔科特、扎加耶夫斯基、叶芝、奥登、阿米亥、威廉斯、斯特兰德、默温、维斯托尼提斯、夏尔、洛尔伽、策兰十六位杰出诗人近二百首诗作,并附录有一些诗人的诗歌随笔、获奖致辞和书信,全书324页。如该书腰封词所说,这本译诗集体现了“诗人王家新二十余年翻译精华”,体现了王家新的生命辨认、精神取向和独具的翻译风格。
    在该书封底的书封上,还印有王家新的这样一段话:

     “我的翻译首先出自爱,出自一种生命的辨认。我的翻译观的前提仍是‘忠实’。我最看重的技艺仍是‘精确’——尤其是那种高难度的、大师般的精确。纵然如此,翻译仍需要勇气,需要某种不同寻常的创造力,需要像本雅明所说的那样,在密切注视原作语言的成熟过程中‘承受自身语言降生的剧痛’。”
   
    译诗集名《带着来自塔露萨的书》,出自王家新翻译的策兰献给茨维塔耶娃的一首长诗“带着来自塔露萨的书”(茨维塔耶娃的童年在奥卡河畔的塔露萨度过)。这本译诗集的编选也很特别:以茨维塔耶娃开始,以策兰“终结”。诗人卢文悦在书评中说这是“两个伟大疼痛点的重合,似乎有着某种深刻的隐喻”。从茨维塔耶娃到策兰,译者在一种最深刻的生命辨认中侧身而行,并以他精确的优异的翻译,让我们听到了“那船夫的嚓嚓回声……”
 
    (《带着来自塔露萨的书:王家新译诗集》,作家出版社2014年6月出版,定价:36:00元)
 

 

前一篇:李寒诗集《秘密的手艺》            下一篇:《塔可夫斯基的树:王家新集(1990-2013)》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