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蓝蓝诗歌13首

 

蓝蓝诗歌13首
 
◎即便如此
 
但我还是想把目光投向
因为怀孕而变得沉静的母鸡闪亮的背羽上
她在树下安静卧着
树在午间的微风中轻晃……
 
但我还是想低头吻我男人的嘴唇
那深渊,我想跳下去
猩红的晚菊花,为此快点开放吧
 
但我还是想写一写云彩在天上漫步
举着雪白的伞,向牧场里
牛的蓝眼睛投下一道清凉的阴影
 
……胆怯,懦弱,随波逐流
我那不怎么样的德行
并非接受一切龌龊的理由。
我还是想——我还是想——
 
当我的手因为曾伸进污水而变得肮脏
我依然希望用它
把我的脸洗干净
 
◎在石漫滩    
 
没有卡拉OK。没有公园。
风把一座水库慢慢推到岸边。
风把一盏灯吹向二郎山峰顶。
 
这里,麻雀在树林深处
温柔地呼唤。清晨的阳光飞舞着
在乌桕叶子上做巢。而山村的羊羔
如此洁白,永不会撒谎的咩叫
在麦秸垛旁撞击我们铁打的心房。
 
陡峭的岩石说着死亡。
辽阔的水面说着诞生。野菊花说着美。
炊烟说着生活。
而一束光穿透过我心中的黑暗
投向身边的诗人——
 
我爱你们。
胜过所有的美景和诗行
 
◎壁虎
 
它并不相信谁。
也不比别的事物更坏。
 
当危险来临
它断掉身体的一部分。
 
它惊奇于没有疼痛的
遗忘——人类那又一次
新长出的尾巴。
 
◎偏爱
 
铁匠最钟爱的是一块烧红的铁。
我知道你偏爱的是我。
 
砧子告诉过你我的柔弱了吗?
 
--举起你的铁锤吧--。
 
◎春之咏叹
 
不要怨恨任何人。不要降低你的蜂巢
蜜蜂不会带着沮丧
奔向它的花。
 
原谅你沉重的水桶。如果
你向山顶走,背负就会变轻。
一阵从深谷吹来的风换下你目光里
刚才的风景。
 
挑选你的遗忘。挑选
你新的笔记本,署上你的名字在祝福中;
 
在你栽下的种子里清点欠下秋天的债务;
在孩子和男人的脸上看到惊奇和
钟表的走动;
 
在你被痛苦呼喊成麦浪的地方收割
--如果你理解谷仓的宁静
意味着什么。
 
◎建材西路
 
妈妈带着她的两个女儿出门,
三棵杨树走在路上。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三棵杨树走在路上,棉花小狗
跟着她们。木头鸽子骑着柳絮带路。
 
没有人感到吃惊。清洁工在跳扫帚舞
一辆公共汽车央求
扛着站牌疾奔的退休老人停下脚步。
 
三棵杨树手拉手,骄傲而碧绿
风把她们干净的布裙子吹得闪闪发亮。
 
那是妈妈带着她的两个女儿
走在西三旗建材西路上。
             
◎真实
 
死人知道我们的谎言。在清晨
林间的鸟知道风。
 
果实知道大地之血的灌溉
哭声知道高脚杯的体面。
 
喉咙间的石头意味着亡灵在场
喝下它!猛兽的车轮需要它的润滑——
 
碾碎人,以及牙齿企图说出的真实。
世界在盲人脑袋的裂口里扭动
 
……黑暗从那里来
 
◎自负的生活
 
自负的生活,你滚在泥淖里的头
还在大睁着眼睛。
还在喘息的嘴。
 
你要说什么?既然泥浆已经灌满你的喉咙
你想看到什么?既然
天蓝得比美更无情。
 
你的骄傲里驻扎着战败的军队。
你的旗帜只剩下一根燃烧的旗杆
像自嘲的微笑,必须被
曝晒。
 
也许你是对的:
——欢迎你们围观。
欢迎幸灾乐祸的脸
像沼泽一样陷入你笑声那愈来愈亮的黑暗。
 
◎无 题
 
你在我的身上说话,但那是
不同的话。
你在我的手上写字,但那是
不同的字。
 
我翻译你,连同你栽种的白杨
在我的生长里它成为秋色。
 
在我的伤痛中你的嘴角抽搐
你的双唇滴血,当它们刚从话语的刀刃上离开。
 
但你不是镜子。不是倒影。
你是词的沙子,汉语的土坯,在我身上慢慢塑成人形。
                                     
◎我知道
 
我知道树叶如何瑟瑟发抖。
 
知道小麦如何拔节。我知道 
种子在泥土下挣破厚壳就像 
从女人的双腿间生出。
 
我看到过炊烟袅袅升起,在二郎庙的山脚 
树林和庄稼迅速变换着颜色。 
山谷的溪水从石滩上流走 
淙淙潺潺,水声比夜更辽远。
 
这一切把我引向对你的无知的痛苦。 
我知道。
 
◎哥特兰岛的黄昏
 
“啊!一切都完美无缺!”
我在草地坐下,辛酸如脚下的潮水
涌进眼眶。
 
远处是年迈的波浪,近处是年轻的波浪。
海鸥站在礁石上就像
脚下是教堂的尖顶。
当它们在暮色里消失,星星便出现在
我们的头顶。
 
什么都不缺:
微风,草地,夕阳和大海。
什么都不缺:
和平与富足,宁静和教堂的晚钟。
 
“完美”即是拒绝。当我震惊于
没有父母、孩子和亲人
没有往常我家楼下杂乱的街道
在身边——这样不洁的幸福
扩大了我视力的阴影……
 
仿佛是无意的羞辱——
对于你,波罗的海圆满而坚硬的落日
 
我是个外人,一个来自中国
内心阴郁的陌生人。
 
哥特兰的黄昏把一切都变成噩梦。
是的,没有比这更寒冷的风景。
 
 
注:哥特兰岛,位于瑞典南部,是波罗的海最大的岛屿,以风景优美著称。
 
 
◎野葵花
 
野葵花到了秋天就要被
砍下头颅。
打她身边走过的人会突然
回来。天色已近黄昏,
她的脸,随夕阳化为
金色的烟尘,
连同整个无边无际的夏天。
 
穿越谁?穿越荞麦花的天边?
为忧伤所掩盖的旧事,我
替谁又死了一次?
 
不真实的野葵花。不真实的
歌声。
扎疼我胸膛的秋风的毒刺。
 
◎让我接受平庸的生活
 
让我接受平庸的生活
接受并爱上它肮脏的街道
它每日的平淡和争吵
 
让我弯腰时撞见
墙根下的几棵青草
让我领略无奈叹息的美妙
 
生活就是生活
就是甜苹果曾是的黑色肥料
活着,哭泣和爱——
就是这个——
深深弯下的身躯。
 
 
 
蓝蓝(1967—)原名胡兰兰,祖籍河南郏县。著名诗人。郑州大学新闻系毕业。著有诗集《含笑终生》、《情歌》、《内心生活》、《睡梦睡梦》,散文集《人间情书》、《滴水的书卷》、《飘散的书页》、《夜有一张脸》,童话集《蓝蓝的童话》,长篇童话《梦想城》等。曾获河南省首届、第二届文学作品奖。

前一篇:空格键诗歌14首            下一篇:舒丹丹诗歌10首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