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燕庄生铁诗歌12首

 

燕庄生铁诗歌12首
 
◎我真该对你好点儿
 
之前是激动人心的
在摇动着的玉米叶子上
一只个体小的螳螂
伏在个体大的螳螂身上,做爱
 
之后是震撼灵魂的
雄的让雌的从头开始,连同翅膀
一口一口吃掉、咽下
 
没有挣扎,每一口都是快感
最后的高潮,融进爱人的生命
 
我愣愣地站在风里
看天上白云飘飘,地上万物走动
亲爱,我真该对你好点儿
 
◎转悠
 
最值得怀疑的,是这一眼望不到边的
桌子
我想数清它上面的佳肴
却没有那么长的一生
 
盘子里盛着粮食,粮食上插着旗帜
旗子上挂着镰刀
那些名义上的椅子
我不能坐
我的子孙也不能坐
 
远远地望着一桌盛宴变成残羹剩饭
我只能谦恭地靠近,为了在另一个季节
给你们换一张桌布
 
你将看见我背着手,在地头瞎鸡巴转悠
我的子孙
也将背着手,在田垄上瞎鸡巴转悠
 
◎回来
 
我走入歌颂之城,空气因颤动而传播音乐
那里的审判锤还没落下
当一切都被涂上金色的辉煌
母亲,还在田野里捡拾麦穗
 
在一个亡灵回到村子之后,人们纷纷猜测
是谁将我带回老屋
喝光了一缸井水
我翻动所有衣橱,找出一双鞋
放在门口
但院子里的泥地上,到处是我的赤足的脚印
 
我不再有机会品尝母亲制作的面饼了
那些最终来临的,是广大虚无的藏身之处
一只口哨沿后山爬行,进入午夜
我再次离开是为了永久归来
从此,裁判锤永远举在空中
 
◎低处的阳光
 
瞥屈了一辈子的刘二
躺在上好的棺材板框住一小块黑夜里
庄严地睡着了
 
一声吆喝,棺椁被八条大汉抬起来
长子摔盆,长孙打幡
磕头,放炮,撒纸钱
亲朋好友哭成一片
 
低处的阳光,均匀地洒在土路上
比清水泼街,黄土垫道还恭敬
一队人马
浩浩荡荡,沿着土路向村外进发
 
离远看,这个已故的人的出殡
不亚于县太爷的一次出行
 
◎南充脑溢血
 
这一切都是可能的——
即便有家,也要到处流浪
即便有间破烂的瓦房也无法安居
即便60岁了也要外出觅食
即便有女儿也无人照顾
 
2013年,南充仪陇县
65岁老人陈平相因病重被遗弃
女儿说,“再见了我亲爱的爸爸,
我会去那边的世界
为你延长生命的”
 
即便姓陈
即便是汉人
即便是主体民族中的一员
即便拥挤在熙熙攘攘的13亿人中间
 
如果身无分文,老在祖国竟是如此简单——
只需一次脑溢血
便可风烛残年、举目无亲
像个偷渡者,客死异国他乡
 
◎领袖的肩周炎
 
翻开纵横杂志,看见
肩周炎三个字
细看是领袖的肩周炎
文章说,这病顽固,持久
令医生难于应付
 
我顿时旧病复发,艰难地
抬了一下胳膊
原来我敬仰了那么久的领袖
此刻和我那么近
 
第二天路过一个广场
看见领袖雕像的右臂一直抬着
我仰视了一下
忽然觉得,领袖毕竟是领袖
 
我想象着,大理石的肩关节里
有一个病灶
为了一个方向,领袖
忍着剧烈的疼痛
并且,不能让人发觉
 
◎临武秤砣
邓正加倒地死亡;
头有两血印,颅内有淤血
 
瓜农、执法者、扣押四个西瓜,扭打,倒地、流血
熄灭路灯、出警、抢尸、民众、围观、愤怒、驱散
这些词,和秤砣有关
 
是秤砣;不是秤砣
秤砣滚落在地,记不清那只手握过它
尸体都凉了
真相和流言还在扭打
 
没有敌人。但死亡预示着
在临武,两个严阵以待的阵营之间
零星的战斗
已经用秤砣展开
 
◎节俭
 
粘在我唇边的一粒大米饭,很可能
是母亲捡拾来的
 
咽下去的谷物,是奢华的部分
它已经变成我的身高
但我的骨骼里
延续着节俭
 
多年后我长高了
我侍弄土地
尽可能地
减少
弯腰次数
 
我不能忘记,母亲的手指伸来
将我腮帮边的一粒米饭
抹进我的嘴里
 
◎燃点
 
木头着火时,是600度
米粒掉在灶台上,440度就烧糊了
汽油的燃点,是427度
火药的燃点更低,225度
我二伯的燃点,谁也不知道
 
此前他承包土地,被人
抢去了
为此,他在土墙上捻灭了一只烟头
去年他进城卖菜,被掀翻三轮
他的两只眼,也只是为这个城市
落了几滴雨
 
昨天,一辆铲车把他家老宅的屋顶
拿下来,仍在地上
我二伯的两眼,导火索似地
冒烟了
 
我二伯被加热时
开始并继续燃烧的临界点是:家
 
◎非婚生思想
 
头脑撞见什么没有定数
和什么叠在一起
也不知道
只是意外地,头脑隆起来
因为爱,它怀上了一个想法
有胎动、仔细倾听有哭声
但不合时宜的、违法的想法
不能诞生
一个“非婚生思想”必须夭折
 
2014年第一天
我垂着头,像因偷情而背负耻辱的女人
在一个陌生的街道
寻找着
一个想法的安全产床
 
◎慰问
 
巷道亮起灯光
一个笑容甜美的女歌星,来慰问
挖煤人
 
歌曲唱到一半,歌星来到小黑子身边
用手指轻轻地
檫了擦他脸上的煤灰
 
此后许多年,歌星因时常慰
不断走红,并得到晋升
 
小黑子每次梦遗
都有一只温柔的手在他脸上抚摸
 
◎远去的教堂
 
起初我是靠在一根柱子上蹭痒痒 
但不知什么时候 
我被悬空了 
挑在教堂的塔尖,惊恐地俯视人群
 
这个位置很奇妙,高于人世,又无法挣扎 
我能听见塔尖发给上帝的电报 
唱诗班,神父,忏悔者,婚礼上新郎与新娘 
我偷听人间的一切欲望 
却无法破译密码
 
我死后,不再害怕什么 
塔尖指向天庭,我在入口处 
悠闲地晃荡 
一句又一句谎言,从我耳边溜走 
阳光照在身上,金灿灿的光芒 
看起来蛮像飞翔
 
 
 
燕庄生铁,诗人,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写作多年,现居河南,有作品在各大诗歌刊物发表。
 

前一篇:韩东诗歌13首            下一篇:空格键诗歌14首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