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韩东诗歌13首

 韩东诗歌13首

◎起雾了
 
起雾了,或者是烟尘
或者是雾和烟的混合物
没有谁惊讶于这一点
 
可以直视太阳,在灰白的云层中
像月亮一样飘动
没有谁惊讶这一点
 
我的这个上午和其它的上午一样
我的昨天几乎等于明天
没有谁惊讶于这一点
 
即使是晴朗的日子我也看不清沿途的花和树
即使看清了,也记不住
即使记住了,也写不出
 
如果我不惊讶于这一点
就没有人惊讶于这一点
 
敷衍生活比敷衍一件事容易多了
应付世界也比应付一个人容易多了
增长了即时反应,丧失了全知全能
 
在一片弥漫的浓雾中我机警地躲避着来往的车辆
穿越这座城
 
◎隔墙有耳
 
隔壁传来邻居的说话声,
孤单中不禁一阵温暖。
然后,我听清了,竟然是法语,
这大大地出乎我的意料。
一样的唠叨和琐屑,
嗡嗡的人声底蕴和我们那里是一样的。
男人,女人,孩子,
杯盘的声音……
大约是周末聚会,
他们吃饭一直吃到很晚。
亲切而内向,一定是在
讨论他们彼此的生活,
不像在议论世界。
这中间有几次意味深长的停顿,
仿佛我马上可以加入进去。
 
◎读薇依
 
她对我说:应渴望乌有
她对我说:应爱上爱本身
她不仅说说而已,心里也曾有过翻腾
后来她平静了,但更极端了
她的激烈无人可比
言之凿凿,遗留搏斗的痕迹
死于饥饿,留下病床上白色的床单
她的纯洁和痛苦一如这件事物
白色的、贫寒的,谁能躺上去而不浑身颤抖?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至少宇宙是满盈的。”
 
◎我们的一切都源于太阳
 
我们的一切都源于太阳
包括随意吐出的一口痰。
一切金光闪闪,
一切皆可膜拜。
 
我怀念着这个世界,
怀念那些死去很久的人,
他们交还了一切或惟一仅有,
就像盲人交出了眼睛。
 
◎一摸就亮
 
楼道里的灯是触摸式的,
一摸就亮。
孩子被妈妈抱在怀里,
伸出小胳膊,一摸就亮。
小拳头肉乎乎的,
小手指都伸不直,
在金属片上一碰,灯就亮了。
每层楼妈妈都抱着孩子
贴着墙走。
母女俩就这么亮堂堂地下去了。
 
◎永恒的小诗
 
我和我的包永不分离,
但我还是把它给弄丢了,
四小时之内没再想起——
哦,遗忘之罪远胜于抛弃。
 
我和我的狗永不分离,
但它比我命短,
我的时间就是它的时间,
但它的时间并不是我全部的时间。
 
我和我的人永不分离。
曾在昨日的花间相爱,
由于一些原因和过错,如此这般
我俩在花花世界走散。
 
现在我决定,让我的人
背起我的包,里面装着我的狗,
打这首永恒的小诗里走过。
只有这是我完全可以做到的。
 
我和我的爱永不分离。
 
◎墓园行
 
如果你走进墓地,就知道
那儿比市场开阔。如果你看见
那石头的座椅,就知道
人间曾上演繁华大剧。
 
如果你为坟包的起伏而晕浪,
就知道生的海洋和死的无垠。
如果你悲伤,就捏住一棵小草哭泣吧,
这是值得的,也是允许的。
 
如果你思念母亲那就思念所有的死者,
思念死者,就停止追踪活着的人。
如果你牙疼就吃止疼片,
心疼就把心抛弃。
 
如果你乏了,那就走得更远吧,
孤单了,就以为自己从未出生。
如果你饥了渴了,就伸出一双叶子样的手,
阳光的灼热、雨水的冰凉会印在上面。
 
◎爱
 
雨下在外面,房子里安静下来。
如果你能爱这间房子,
就可以爱外面空旷的街道。
那儿正下着雨,树下没有人,
叶片闪着雨光。但愿你能爱那片叶子。
 
房子里安静下来。
雨水激越之时眼里的波光稳定。
那把椅子在墙角好一会儿了,
你注意到它的驯服。
就像一把椅子那样驯服吧。
 
甚至,你可以爱得更远。
你不知他已死去多年。
当雨水渐止,他走到街上,
甚至在雨中他也不会潮湿。
月儿升起,照亮他如月的脸——
再不可能有这样的脸庞了。
 
雨点在外面的屋顶上跳跃。
欢乐的掌声响彻宇宙黑暗的剧场。
 
◎起雾了
 
起雾了,
在这雾的后面有一个大海,
抹杀了昨日的骄阳。
在朗诵之后我谈到忧伤,
每个人都俱足拥有。
那时大雾正在海上升起,
而这里杯盘叮当,
嗡嗡的交谈声于我就像一片水雾。
没有说出的话隐藏在讪笑之后。
然后,我们走回海边的房子。
空荡荡的街口大放光明,
更多的海雾涌入。搅拌。
 
◎日出印象
 
每天的此刻,光景各有不同,
第一眼看出去,心中总会一颤。
每天你都会举起照相机,
记录当时的海天云霞。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它升起来了,巡游于天,
之后的一切平淡无奇。
 
与其说崭新未有,
不如说抹去了昨日的印象。
那空出的视野、空出的大脑和眼睛
看见了空的海、空桥以及一点点颜色。
每天启动的一瞬总是令我兴奋,
这意料之中意外的日出和时光。
 
◎我的眼睛
 
我的眼睛在退化,也在进化,
一只用来看近,一只负责看远。
看近的那只看远模糊一片,
看远的那只看近了无所得。
隐约中启动了第三只眼,
能在暗黑中看见黑暗的人心。
方法是向内看,穿过
贪嗔痴慢和可悲的自怜。
据说还有第四只灵魂的眼睛,
可以看见他人如己、
血泪之畔躺着无边福祉。
我的眼睛在退化也在进化。
 
◎我因此爱你
 
我们去了云南,骑过马,
也玩得很嗨。
但我什么都忘记了,
除了一件事:她用苹果喂马。
那马吃得口沫飞溅,
马嘴就像一台榨汁机。
我从没有想到苹果会有那么多的水,
你甚至可以拿一只杯子放在马嘴下面
接苹果汁,然后喝掉。
她感叹那马一辈子都没有吃过苹果,
除了这一次。我相信她这辈子
都没有喂过马一个苹果,
除了这一次。
事情就是这样的。
之后我们再次上马,
转过一座大山,进入到它的阴面,
气温顿时下降了五度。
马和人这才从刚刚的激动中平静下来了。
 
◎雨
 
什么事都没有的时候
下雨是一件大事
一件事正在发生的时候
雨成为背景
有人记住了,有人忘记了
多年以后,一切已经过去
雨,又来到眼前
淅淅沥沥地下着
没有什么事发生
 
 
 
韩东,1961年生,南京人。1982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哲学系。出版有小说集《西天上》、《我的柏拉图》、《我们的身体》,长篇小说《扎根》、《我和你》,诗集《吉祥的老虎》、《爸爸在天上看我》,《重新做人》诗文集《交叉跑动》,散文《爱情力学》,访谈录《毛焰访谈录》等。其作品被译成多种文字。
 

前一篇:朵渔诗歌13首            下一篇:燕庄生铁诗歌12首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