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朵渔诗歌13首

 

朵渔诗歌13首
◎ 赞美
 
“幸福是一种美德。”读完这一句
我来到阳台上,并假装思考片刻。
在我思考之际,一只蝴蝶翩然飞过
这些完美的事物并不为我而存在
我只是借浮生一刻享用它们的荣光
世间一切均是恩赐,你说声谢谢了吗?
要说谢谢,在世间的每一个角落
在垂泪的肩头和欢笑的刘海,在偶遇的
街头和遗世的塔尖,都要说声谢谢——
谢谢这种短暂的相处,谢谢这种共和
谢谢。但丁和他的导师归来后如是说。
谢谢。尼采在他最后的十年里如是说。
谢谢。一片银杏树叶如此感激那道光。
谢谢。你上扬的嘴角如此回应我的爱。
 
◎ 夕光照影
                 
     (纪念小妹)
 
那只雨燕又回来了,它栖落在你哭泣过的梨树旁
夕光映着它的俏尾巴,它却没有唱,因为它非要等着你。
 
◎ 愿意
 
阳光在黄蜂的身上嗡响
松树冠被雨水浇得透凉
风吹细沙,她睡得像件瓷器
安静得就像我的榜样。
夜雨留人驻,蛙声叫来提灯人——
昨夜是她小小的木质渡口,将一艘沉船打捞上岸
如果流水愿意,记忆将不会消失
如果记忆愿意,会照见一个隐身人
如果她愿意,那人将会把她举上天
会让她安静、颤栗、破碎、飞翔
但是她愿意,她愿意
她愿意向他的隔空之爱奉上轻轻一吻
她愿意在他的盲杖之上开花生根
安提戈涅,安提戈涅,请照顾好这头老狮子
他的盲目在为你提纯泪水。
 
◎ 夜行
            手心冰凉。真想哭,真想爱。
                 ——托尔斯泰1896年圣诞日记
夜被倒空了
遍地野生的制度
一只羊在默默吃雪。
 
我看到一张周游世界的脸
一个集礼义廉耻于一身的人
生活在甲乙丙丁四个角色里。
 
我们依然没有绝望
盲人将盲杖赐予路人
最寒冷的茅舍里也有暖人心的宴席。
 
◎ 邮差
 
这经常登门的小邮差
热情而又不失小城的
狡黠与世故
他有时会故意调侃我
这点稿费,还不够一顿饭钱
有时又不无羡慕地说
你多好啊,宅在家里就能赚钱
他有时故意将朵渔念成多余
并偷偷朝我的书房张望几眼
有一次,他告诉我
他刚给一个作家协会的人
送去一大笔钱……
他的世故让我感动,让我相信
他与我那些莫名丢失的邮件无关
我也必须这样去信任他
以确信这摇晃的世界
尚可依赖。
 
◎ 最后的黑暗
 
走了这么久
我们是该坐在黑暗里
好好谈谈了
那亮着灯光的地方
就是神的村落,但要抵达那里
还要穿过一片林地
你愿意跟我一起
穿过这最后的黑暗吗?
仅仅愿意
还不够,因为时代的野猪林里
布满了猎手和暗哨
你要时刻准备着
把我的尸体运出去
光明爱上灯
火星爱上死灰
只有伟大的爱情
才会爱上灾难。
 
◎ 新月派·撞山       民国组诗之一
 
你看,我最终还是飞向了你
天空才是我们的床……我听到风
被邮政的美切开,一种江南银器的
刮擦声,一直响在耳畔
终于逃离了那绿手掌的追讨
这溃败的一半,在将我撕碎
我是天下美人负心的骑手
我将代表历代才子去爱你
而爱就是一场催眠,北平啊
想起那撕碎信物和照片的雨夜
何妨将爱过的人重新再爱一遍
但雾太重了,山在向我聚拢
如倦鸟投林般,云中铁
一次次做着完美的空翻
短时的恍惚,几乎可以确信
我来到了一片光明之地
那里,已有人在墓中为我点亮灯
爱真是一场伟大的催眠啊……
我睡了……他们说雨在外面哭
我听不到了听不到了……
 
◎ 怀念
 
突然想起那些早逝的诗人
他们的诗集就放在手边
他们的音容还留在记忆里
他们的邮件还躺在信箱里
他们喝过的酒、唱过的歌、骂过的人
还一样清白、愤怒、无耻地活在世上
而他们
也真的跟活着时没什么两样
只是安静了许多
只是不再讲话
而我们这个世界
又多么需要安静一小会儿啊!
 
◎ 冬天来了
 
冬天来了,孤立的时刻到了。
 
是不自由在为我们争取自由,
是星光在为黑夜颁发荣誉。
 
是枯木在认领前世的落叶,
是北风在自扫门前雪。
 
成群的乌鸦飞过丛林,必有一只
是最黑的;一只穿皮衣的大鸟,
敲响流亡者的家门。
 
是时候了,不能再给机会主义
以机会,不能再让天鹅恋上癞蛤蟆。
 
冷空气正在北方开着会议,我等着
等着你们给我送来一个最冷的冬天。
 
◎ 谢谢这样的人
 
今夜,月亮一党独大
所有的星光都羞于闪烁
 
祖国已经脱光了
谁来陪她玩一玩?
 
今夜,光明在黑暗中继续卖弄
迷雾在诱惑一朵小花提前开放
 
为什么那么多嘴唇不去亲吻却在废话连篇?
为什么那么多懂行的人却在不懂装懂?
 
幸亏还有几个因羞愧而提前死去的人
幸亏还有几个因羞愧而推迟复活的人
谢谢这样的人——
◎ 写小诗让人发愁……
 
写小诗让人发愁,看水徒生烦恼
混世也不是件简单的事
无望的人练习杀人游戏
大哥们在灯下说闲愁,你一支笔
能做什么?写小诗
让人发愁,看水徒生烦恼
就那样在菜心里
虚无着,在树干里正直着
混世,混这时代夜色,太阳多余
且迂阔。
 
◎ 黑犀传
总之是没兴趣,因过于巨大
它伤心透顶,不想说话。
有人对它吹口哨,它头也不抬
不屑于重量,以及腰身
不屑于一小块软骨的智慧
有人冲它喊:该减减肥啦!它理都不理
何况是你,过路的天使,浑身诗歌的
鸟雀们,你还要我如何不屑!
它不走,因此永不走投无路。
它浑浊,因此永不如鱼得水。
它沮丧,但不咳嗽;它迟缓,不屑于速度;它老子,时而庄子;
它庄子时,貌似一个巨大的思想。它有一条积极的尾巴,但时常被悲哀收紧;
它有一双扁平足,但不用来奔跑。这河谷之王,思想的厚皮囊,它有时连头都不抬,
它不抬头,你就看不到它悲哀的眼泪可以用来哭泣。
 
◎ 妈妈,您别难过
秋天了,妈妈
忙于收获。电话里
问我是否找到了工作
我说没有,我还呆在家里
我不知道除此之外
还能做些什么
所有的工作,看上去都略带耻辱
所有的职业,看上去都像一个帮凶
妈妈,我回不去了,您别难过
我开始与人为敌,您别难过
我有过一段羞耻的经历,您别难过
他们打我,骂我,让我吞下
体制的碎玻璃,妈妈,您别难过
我看到小丑的脚步踏过尸体,您别难过
他们满腹坏心思在开会,您别难过
我在风中等那送炭的人来
您别难过,妈妈,我终将离开这里
您别难过,我像一头迷路的驴子
数年之后才想起回家
您难过了吗?
我知道,他们撕碎您的花衣裳
将耻辱挂在墙上,您难过了
他们打碎了我的鼻子,让我吃土
您难过了
您还难过吗?当我不再回头
妈妈,我不再乞怜、求饶
我受苦,我爱,我用您赋予我的良心
说话,妈妈,您高兴吗?
我写了那么多字,您
高兴吗?我写了那么多诗
您却大字不识,我真难过
这首诗,要等您闲下来,我
读给您听
就像当年,外面下着雨
您从织布机上停下来
问我:读到第几课了?
我读到了最后一课,妈妈
我,已从那所学校毕业。
 
 

朵渔:独立诗人,专栏作家。1973年出生于山东,199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天津,写作诗歌、随笔。曾获华语传媒年度诗人奖、柔刚诗歌奖、后天及奔腾诗歌奖、《诗刊》《诗选刊》《星星》等刊物的年度诗人奖等。著有《史间道》(天津人民出版社)、《追蝴蝶》(《诗歌与人》专刊)、《最后的黑暗》(北岳文艺出版社)、《意义把我们弄烦了》(人民文学出版社)、《原乡的诗神》(北邮出版社)《生活在细节中》(花城出版社)等诗集、评论集和文史随笔集多部。

前一篇:苏小和诗歌10首            下一篇:韩东诗歌13首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