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文本 >>雪女诗歌12首

 雪女诗歌12首

☆蜘    蛛
-----致雕塑家路易斯.布尔乔亚
 
尽其所能地靠近一个中心。
它所有的腿,因为回忆
变得细长和弯曲。所有的腿
抬起来无从跨越,又全然落于地上。
 
你七十岁的脸上有它织过的网,
有它爬行的路径。
相对于你呈现出来的皱纹,
它不用老去,也能表达岁月的漫长。
 
由于孤独而悬垂的身躯,
用那么多腿支撑着,还是下坠。
一个下坠的中心,动摇了你
一部分控制欲。
它丑陋的头部和羞怯的尾部
为了爱,分别顺应了引力。
 
你必须虚构它,才能使它
看起来真实而温暖。
你必须放大它,才会发现
它的私生活乱成一团。
 
没有人怀疑你的想象力
来自童年的痛楚和悲伤,
当你张开口叫它----妈妈。
 
当它也张开口,发出无声。
 
2013年1月13日
 
☆体检报告
 
在一双眼睛审视下,没有另一双眼
可供求助。帘幕后显出身形的我,
开始为这显出的身形接受体检。
 
一个白衣人操纵着医学仪器,
把我变成某种符号前,紧盯我不放。
 
然而,我坚持我是个有身体的人。
我坚持至少有两个我作出反应,
怀着临床的忐忑和偏安一隅的淡定。
 
一个代另一个看,满眼肃穆。
一个代另一个闻,鼻腔里弥漫消毒水味道。
一个代另一个伸出胳膊,抽去四毫升血。
一个代另一个端着尿液,送到化验室。
一个代另一个出镜,被透视、扫描、测压——
 
所谓自我,也无法避免这些琐事。
自我取样,
自我散发化学气味,
自我排着队等待被叫号,
自我去了内科、外科、五官科、妇科、放射科、心电科——
自我露出的部位,就是身体
呈现的部位。尽管,它耽于隐秘。
 
身体被检查过了。
眀伤似已痊愈,暗疾
被白衣人写进报告单以备医治。
这具不太软弱的身体,从未排除过
大小病痛的侵袭。
这具印满了眼睛的身体,由于被看
渐渐开始发热。
 
2013年2月17日
 
☆雪中清晨
 
每一根枝条都接住了雪。
在这凛冽的早晨,它们
暂时停止摇曳。
 
欢乐或凄苦的摇曳
从未使它们离开过半步。
 
此刻,我是否可以称呼
这些与活跃起来的动物相对峙的静物
为寒骨,为翘楚,为站住的世界
向跌落的世界保留的耐受力?
 
环绕着它们的,是飞鸟、走兽、行人。
离开它们的,也是飞鸟、走兽、行人。
 
2013年2月19日
 
☆古老生物的尊严
 
物种的日渐稀少印证了
人类生活的斑斑劣迹。
在长江浑浊的深水下,
悄悄游弋着恐龙时期的鱼群。
它们叫中华鲟,也叫腊子、鳇鱼、覃龙、鲟鲨。
对于人类这些命名,它们置若罔闻,
仿佛由于身形巨大而忽略了对自我的归类。
 
为了穿越到今天,
它们保留了白垩纪的棱形体。
软骨硬鳞,与漫漫时光
擦出一路水花。
当它们顺流涌入海口
度过了盐分充足的生长期,
我更赞美它们在发情期
摇摆着美丽的长尾巴逆流而上。
 
而它们的繁衍期,被葛洲坝和三峡大坝
拦在一段苍茫的流域。无形的苍茫
让它们越不过高高的堤坝。
江水浑浊,正适合葬身,
适合逃过人工的繁殖和捞捕。
 
当它们摇摆着美丽的长尾巴
逆流而上,一条江水
经过它们的吐纳,变成了一片海水。
 
2013年3月5日
 
☆教堂里的歌咏者
 
只有对那个唱的人来说,才产生音乐。
而此刻,明亮的阳光,素白的蜡烛,
手持十字架凝神而立的雕像,因过于
圣洁宁静,达到了音乐境界。
所以,她唱得毫不犹豫。
放开喉咙,收紧小腹,
声情并茂首先感动了自己。
那甚至不是唱,是深深呼唤-----
她想要从那尊高贵的雕像中
唤出基督,从他手持的十字架中
唤出基督,从盈盈跳动的烛光中
唤出基督,从她自己
软弱、卑微的身体中,唤出基督。
 
2013年5月18日改旧诗
 
☆六月青翠
 
六月青翠,难以颓废。
 
白昼漫长得令人虚弱。
我有足够的时间用来午睡,
以漠视这个夏天炫目的光辉。
 
而夏天依旧在野外滋生风情。
我新认识的两种树——
鹅耳枥和鹿角漆,湿润碧绿,俨然
与周围的生物息息相通。
 
融入,在我这里
变成了一个棘手的哲学问题。
当我寻求自然的安慰,自然
谦恭、缄默,但没有一丝退缩。
 
2013年6月6日
 
☆困兽
 
今天早晨,父亲挥起镰刀
大肆砍伐栅栏外的一排柏树。
我阻止他,问他为何要这样?
他说它们挡住了他的视线。
 
此前,他坐在防滑瓷砖铺设的院子里。
每一块瓷砖的图案,拼接在一起
形成一个相同的大图案。
他坐在上面,仿佛被环环紧扣的奥秘吸附。
一排白色矮木栅栏外,
被削去头颅的柏树丛凭着下半身
仍在疯狂地生长。
 
我在窗前浇花,
抬头便看见他这举止疯狂的一幕。
听到呵责声,父亲停下手
转身与我无言对峙。
他闭着一张无力辩解的嘴,
却瞪着一双混浊挑衅的眼睛。
后来他屈服了,将手中那把
绿漆鉄柄镰刀放回了工具箱。
 
这位当年抗美援朝的老兵,年轻时
经常当着母亲的面,说他差一点
娶了朝鲜女人,生活在另一个国度。
母亲总是微笑不语。
我们几个孩子一脸不屑地看着他,
像看一个陌生男人。
 
2013年6月30日
 
☆我们了解最少的自然力
 
我们总是想飞起来,像鸟儿那样
双腿向后绷直,双臂向前舞动,
幻想御风而去的轻盈。
霍金却说,重力
是我们了解最少的自然力。
那年八月经过夏豆山,女导游
作为当地风物的知情者,
告诉我们一桩神秘事件。
她说,这座山上听不到鸟鸣,
也看不到飞翔的翅膀,你只能目睹
遍野横陈的鸟类尸体。
每至暮年,它们从四面八方飞回,
不是云集天上,而是一头栽下
归息在密林深处。
 
2013年7月10日
 
☆欢乐颂
 
唯独琴声能刈除杂草。
唯独一枚白键喑哑,每次
触及它,指尖荒寂。
然而,这并不影响我
继续弹奏贝多芬的《欢乐颂》。
墙上五个橙色裸女
手拉手疯狂地跳着圆圈舞------
用她们欢乐的头发,欢乐的乳房,
欢乐的臂膀,欢乐的臀部和脚板。
被琴声抚过的草坪上,平展、翠绿。
她们饱满的身体回环起伏,尽兴挥霍着
在男人那里用不掉的泪水和情欲。
 
2013年7月22日
 
☆秋月
 
犹如浑圆的梦境,在游历黑暗中
建立了发光的宫殿。
 
透过玻璃窗,我们看见
这颗夜晚最亮的星球因上升
而使大地混浊的事物逐次清明。
 
我们和我们端坐的椅子
也显现在一面墙上,但有些幽暗。
杯子和杯子里的琼浆,反着微光。
在我们默默的仰视中
它升得更高、更远,仿佛
推举着我们最明亮的心愿。
 
后来我们将目光
移回餐桌。围坐的一群人
谈论着另外的话题。他们
不在我们之中,但同样
得到了我们的举杯祝福。
 
2013年9月19日
 
☆黄山捕云者
——赠艺术家胡月朋
 
少年时,你应该和我们一样
捕蝴蝶,捕蜻蜓,捕麻雀——
一些长着翅膀的精灵
都是我们未曾见过的天使化身。
 
天使从未出现,而昆虫和鸟类
渐飞渐远,少年在追逐中长大。
曾经幻想过的事物都在下沉,唯有
白云挣脱了自塑的形体而上升。
 
当我们仰望,它们就消逝。
当我们描摹,它们就游移。
当我们触摸,它们就抽空。
 
蓝天上,它们常常变出
我们熟悉或陌生的物象与意象。
幻象万千,而真象何在?
有一天你突发奇想,
穿上汉服,手持法器,趁
天亮之前登上山巅,开始捕云。
 
黄山脚下的文雅村,
村民们忙着种地、砍柴、哺育儿女,牧养牲口。
你忙着捕云、种云、洗云、晒云、藏云、赠云——
你与他们在两个世界里劳作,
却在一个村里同吃同住,和平共处。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三年。
326朵云,被你收入气囊,
签名、编号,寄往世界各地。
你想让每一个朋友祥云在手,
在沉重的生活中掌握一种 “轻”。
而他们收到的,可能仅仅是
几滴晶莹的水珠。
 
2013年11月2日
 
☆参观黄震雕塑工作室
 
我宁愿相信这些人是不同的你,
聚在一间屋子里相互窥视。
尽管,有名有姓的塑像,
被你雕琢得更像他们本人。
 
他们的面孔覆盖在你的面孔上,
你窥视他们,从光洁紧致
到皱纹横生的每一张表情。
他们的眼睛叠加在你的眼睛前,
你窥视他们,从天真无邪
到沉如深渊的每一种思想。
 
你由里向外观察他们,是为了
由外向里雕刻他们。
至于穿不穿衣服,却无关紧要。
所以多数场合,你索性让他们赤身裸体。
 
每天,当你来到这间屋子,
置身在完全暴露的一群之中,
你也不再掩藏。
 
2013年12月19日
 
 
 
 
 
雪女,原名胥永珍,网名水晶钥匙,生于六十年代,诗人、摄影师。八十年代中期开始文学创作,在各类文学报刊发表作品若干。九十年代一度停止写作,2005年开始在网络发表诗歌。出版散文集《云窗纪事》。现从事编辑工作。
 

前一篇:鲁西西诗歌13首            下一篇:毛子诗歌12首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