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届赤子 >>唐不遇

历史——致弱冠之年的你们

 

只有年轻的死者们深知

自己已不年轻,而这首诗的失败

在于每一行鞭痕都已结痂。

 

当它被署上名,并被夏天

以闷不透风的声音朗读,听众们都在远处

盯着被烟熏成腊肠的鞭子。

 

为什么它不变成蛇,顺着屋顶的绳子

溜走?它静静地吊着,只是

那根绳子上用以记事的

 

古老的结,沉默如悬挂的窗帘。

窗帘内,有人在灯火下表演吃诗,

用愤怒的嘟囔塞满嘴巴。

 

太神秘了。这首诗如果让坦克来写

也许将成为杰作,具备血和骨头的深度。

现在,只有黑夜从玻璃牙缝

 

挤出毒液,喷在他们眼里。

而墙上的钟走着,在均匀的鼾声中

它将梦见烤火鸡一只。

 

2009.6.6

前一篇:王家新            下一篇:欧阳江河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