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届赤子 >>王家新

 

王家新简介: 
 
    王家新,1957年生于湖北丹江口,高中毕业后下放劳动,文革结束后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从事过教师、编辑等职,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诗集《游动悬崖》(1997)、《王家新的诗》(2001)、《未完成的诗》(2008),《塔可夫斯基的树》(2013)、诗论随笔集《人与世界的相遇》(1989)、《夜莺在它自己的时代》(1997)、《没有英雄的诗》(2002)、《取道斯德哥尔摩》(2007)、《为凤凰找寻栖所》(2008)、《雪的款待》(2010)、《在一颗名叫哈姆雷特的星下》(2012)、《在你的晚脸前》(2013)、翻译集《保罗·策兰诗文选》(2002)、《带着来自塔露萨的书:王家新译诗选》(2014);编选有《当代欧美诗选》、《中国诗歌:九十年代备忘录》、《中外现代诗歌导读》等。
王家新被视为近二十多年以来中国当代最重要的诗人之一。在创作的同时,他的诗歌批评、诗学随笔和翻译也产生了广泛影响。北京大学教授吴晓东称王家新的全部写作“堪称是当代中国诗坛的启示录”。作品被译成多种文字,德文诗选《哥特兰的黄昏》于2011年出版,英文诗选《变暗的镜子》即将在美国出版,曾多次应邀参加欧美一些国家和日本、韩国的国际诗歌节、文学节,并在国外一些大学讲学、做驻校诗人。2013年8-11月应邀参加美国爱荷华大学的国际写作项目并在美国多地朗诵。曾获国内首届“刘丽安诗歌奖”(1996)、首届“中国当代文学学院奖”(2009)、首届“苏曼殊诗歌奖”(2011)首届“袁可嘉诗学奖”(2013)等多种文学奖,2013年10月获韩国昌原第四届KC国际诗歌奖。
 
王家新授奖词:
 
    王家新是智慧型诗人,他以极大的耐心和持久的创造力进入到了诗歌内部,作品不仅呈现了个人在历史阴影中的心灵痛楚,也揭示了诗人在文化错动中的历史重负。将个人经验与价值混乱、精神贫乏的时代构成一种紧张的对话关系,他的启示录式的诗歌方式自立一家,有着坚韧,清醒,独到的精神作风,揭露真相的同时也彰显出卓绝的文人风骨,显示出其精神上强大,纯粹的一面。有鉴于此,评委会决定将第二届“中国赤子诗人奖”授予王家新先生,以嘉奖他在多年诗歌创作,外国诗歌译介及中国新诗理论方面的建树。
 
 
 
第二届“中国赤子诗人奖”答谢词
 
 王家新
 
尊敬的各位评委和诗人朋友,
 
感谢你们将这一届“中国赤子诗人奖”授予我,纵然对此我不是感到荣耀,而是深感惭愧。在此充满雾霾的年代,我感到这一具有特殊意义的奖项,就像诗人谢穆斯·希尼在《山楂灯笼》中写到的提着灯笼漫游的狄欧根尼斯,在绝望地寻找那惟一真诚的人。我自己能面对这种审视吗?当那团微弱的但却一直在燃烧的灯笼被举到我的额眉前,我是不是也有点要往后退缩?究竟是什么或是谁在打量着我们?
当然,这只是一种想象,但是内心里的不安和惭愧却是确实的。说实话,我经常感到自己成了被自己所反对的人、甚至嘲讽的人。面对长久以来我心目中的那些艺术榜样,面对精神事物的严格尺度,面对人们对一个诗人的期待,面对我们那被赋予但却无力完成的生命,我都深感惭愧。甚至,不仅是惭愧,在这痛苦的现实中,有时我们的心还在流血,有时我们还不得不在自己“痛楚的泪水中盘作一团”……
    也正因为如此,我要感谢这个奖,不仅因为它把那盏不灭的灯笼举到了我的面前,也因为它对我们大家都是一个提醒——它提醒我们,即使在这样一个苟且的年代,也还有着一种如茨维塔耶娃所说的“良心烛照下的艺术”,还有着一种让我们不得不去接受它的检验、拷问和要求的痛苦的力量。也许正是这种力量,使诗歌这棵山楂树即使在冬天里也一直在燃烧,而现在,我再次感到它来到了我们中间——
因此我要深深地感谢你们!
 
                                              2014,4,16,夜
 
 

 

帕斯捷尔纳克
 
不能到你的墓地献上一束花
却注定要以一生的倾注,读你的诗
以几千里风雪的穿越
一个节日的破碎,和我灵魂的颤栗
 
终于能按照自己的内心写作了
却不能按一个人的内心生活
这是我们共同的悲剧
你的嘴角更加缄默,那是
 
命运的秘密,你不能说出
只是承受、承受,让笔下的刻痕加深
为了获得,而放弃
为了生,你要求自己去死,彻底地死
 
这就是你,从一次次劫难里你找到我
检验我,使我的生命骤然疼痛
从雪到雪,我在北京的轰响泥泞的
公共汽车上读你的诗,我在心中
 
呼喊那些高贵的名字
那些放逐、牺牲、见证,那些
在弥撒曲的震颤中相逢的灵魂
那些死亡中的闪耀,和我的
 
自己的土地!那北方牲畜眼中的泪光
在风中燃烧的枫叶
人民胃中的黑暗、饥饿,我怎能
撇开这一切来谈论我自己?
 
正如你,要忍受更疯狂的风雪扑打
才能守住你的俄罗斯,你的
拉丽萨,那美丽的、再也不能伤害的
你的,不敢相信的奇迹
 
带着一身雪的寒气,就在眼前!
还有烛光照亮的列维坦的秋天
普希金诗韵中的死亡、赞美、罪孽
春天到来,广阔大地裸现的黑色
 
把灵魂朝向这一切吧,诗人
这是幸福,是从心底升起的最高律令
不是苦难,是你最终承担起的这些
仍无可阻止地,前来寻找我们
 
发掘我们:它在要求一个对称
或一支比回声更激荡的安魂曲
而我们,又怎配走到你的墓前?
这是耻辱!这是北京的十二月的冬天
 
这是你目光中的忧伤、探询和质问
钟声一样,压迫着我的灵魂
这是痛苦,是幸福,要说出它
需要以冰雪来充满我的一生
 
                       1990,12,北京

前一篇:晴朗李寒            下一篇:唐不遇

网友评论
内容:
评论者:
验证码:
  
评论加载中...